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蛊惑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蛊惑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墨容沂兴致勃勃地出门,听到朱束的话,他顿时蔫了下来,不敢去庄子里见赵宁,以为赵宁又想跟他说和离的事。

    他是不会跟她和离的!绝对不会!

    朱束被墨容沂怒吼了一声,脸上带着愧疚,“王爷,庄子里那边的人想要拦下时已经来不及了,如今吟冬被王妃留在庄子里,还请了大夫给她安胎……”

    “吟冬怎么会跑到庄子里,吟秋呢?”墨容沂气急败坏,他明明已经下令要将她们送走,只差没将暗中处死的话说出口,他们居然还让她们逃脱了,“本王养的都是废物吗?你们居然还不如两个女子?”

    朱束更加不敢抬头看墨容沂,“王爷,他们本来是打算将她们送出城,那两个女人一直吵吵闹闹,吟秋求了钱德,说太久没吃东西,等她们吃饱了会自己离开,钱德才在路边的茶馆吃点包子,谁知道那个茶馆突然就起火了……”

    “饭桶!”墨容沂气得怒骂,一听就知道这是两个女人在拖延时间,这么愚蠢的招数,他的那些下属居然还被骗了。

    真是奇耻大辱!

    “钱德他们在门外等候王爷的发落。”朱束低声说,“他们将茶馆的火扑灭之后,只找到吟秋的尸首,没找到吟冬,没想到她会找到王妃那里。”

    “本王不想在见到他们,你领四十鞭。”墨容沂冷冷地下令,他将另外一个心腹叫了过来,“江泽,去查清楚,这件事必定有人在背后帮忙。”

    吟秋和吟冬只是两个瘦马,就算再怎么聪慧,也只是知道该怎么取悦男人,她们怎么从茶馆逃出来?

    朱束和江泽都领命而去。

    墨容沂踌躇地站在原地,望着穿透云层的阳光,他心里的阴霾却没法散去。

    “王爷,要不要去庄子呢?”墨容沂身后的侍从低声地问。

    “去跟王妃说……”墨容沂犹豫了一下,“去跟王妃回一声,本王最近太忙了,抽不出时间去庄子,等过两日再去。”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去见赵宁,她肯定会提出和离的,上次她就一直这么说了。

    就算他想要解释自己从来没碰过那两个女人都不行了,吟冬有身孕是事实,赵宁会相信他吗?会原谅他吗?

    连他都相信不了自己,更别说原谅了。

    在庄子里的赵宁听说墨容沂不来见她,差点就气笑了。

    “王妃,王爷可能是有事耽搁了。”紫鹃低声地说道。

    赵宁没好气地说,“他哪里是有事耽搁了,他是知道吟冬来了这里,所以不敢来见我了。”

    “那也是王爷没将她们放在心上,不过是玩物,王妃,您别生气,免得得意别人。”紫鹃劝着。

    “他有没有将她们放在心上,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赵宁冷冷地说,他还不是在南越那么久,连只言片语都没让人带给她,要她相信他没有宠爱她们,她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王妃,您还在气着王爷呢?”紫鹃小声地问,“王爷要是重视她们,怎么会让人将她们送走,更不会让人给吟冬灌药了,那就是不想要她生下孩子。”紫鹃低声说。

    赵宁冷笑,“如果真的这么想,就不会去碰她们了。”

    紫鹃无话可劝,心里是希望王妃能够早点消气,王爷如今是将王妃放在心尖上,要是王妃一直都不理他,王爷早晚也会厌烦吧。

    “让人继续去请,让王爷来这里将吟冬接回去。”赵宁冷冷地说着,“还有,请临总管也来一趟,这两个女子的事,得让临总管去查清楚才行。”

    临总管是父皇安排给她的人,除了他,她没有其他人可以信任,而且临总管仅仅用了几年时间就已经在京都站稳了脚步,可见是个极有手段的人,他一定能够帮她查明这件事的真相。

    “是,王妃。”紫鹃低声地应着。

    ……

    ……

    连日的大雪,郊外山林都是一片素白,树枝屋檐全都是冰凌,和冰天雪地的外面不同,在行宫的闲居里面,确实温暖如春。

    即便是烧着地龙,陆翎之身上依旧要围着大氅,他的身子不如以前,轻易一点寒风都会让他病几天,而且比谁都怕冷。

    “临公公的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墨容晖给陆翎之递了一杯热茶,发现他比上次见到的还要脸色苍白。

    “天气不好,难免有些影响。”陆翎之含笑地说道,轻咳了几声,喝了几口热茶才好了一些。

    墨容晖看了他一眼,明明看起来是很虚弱的太监,不知道为何,却给人有一种能够翻云覆雨的凌厉,“临公公以前来过锦国吗?”

    “殿下为何这样问?”陆翎之笑着问。

    “你见过叶蓁。”墨容沂说道,他不是在问陆翎之,而是很肯定这个临公公肯定是见过叶蓁的。

    “在画像上见过。”陆翎之面不改色地说,“也见过陆夭夭。”

    墨容晖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低声地道,“墨容湛恨叶蓁入骨,怎么会娶陆夭夭为妻?”

    而且还将陆夭夭立为皇后,每天看着一个和自己所恨之人相似的女子,他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陆翎之抬眸看着墨容晖,这位被软禁在这里的废帝,果然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他这两年暗中操作,这行宫之中,只怕还全都是墨容湛的人。

    他不得不感谢去了大西洋的叶蓁,如果不是她,墨容湛又怎么会疏忽了这里。

    “太子想要知道什么?”陆翎之低声问,“您应该知道,陆夭夭和叶蓁是同胞姐妹,只不过因为双生儿的关系,陆夭夭自小被送走了。”

    墨容晖想起藏在他心里多年的小姑娘,依旧觉得痛彻心扉。

    “叶蓁是被墨容湛下令赐死了。”陆翎之低声说,“这位秦王妃,也是可怜,和自己的妹妹真是命运相差甚多。”

    “你说什么?”墨容晖猛地抬头,“墨容湛下令杀叶蓁的?”

    “如果不是墨容湛,他当时的心腹陆翎之又怎么敢对秦王妃下手?”陆翎之低眸说,“只可怜了秦王妃,明明身份尊贵,死后却被葬于乱葬岗,连个牌位都没有……”<!--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