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问话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问话


      宋炯被叶蓁留下来,虽然他是不甘愿的,走动门口发现有两个陌生的面孔拦着他,衡量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应该打不过他们,所以又退回来了。
  
      他忘记了,陆夭夭如今不仅是锦国皇后,还是元国的天妃,她身边多几个武艺高强的侍卫是正常的。
  
      端木涯很快就被带来了。
  
      “找我来作甚?我还在忙呢。”端木涯叽叽歪歪地叫着,他还想研究一下那个中毒的人,多难得有个现成的给他研究,说不定他能找出配方呢。
  
      叶蓁冷冷地看着他,将端木涯看得背脊发凉,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端木涯,你的毒腥丸究竟从哪里来的?”叶蓁寒声地问着,随着时间推移,她如今渐渐养出不怒自威的气势,就算比不得墨容湛那种慑人的凛冽,却足够镇得住别人。
  
      “是有人送去药王谷的啊。”端木涯疑惑地问,他不是都说过了吗?
  
      “是不是陆翎之?”叶蓁不想和端木涯兜圈子,直接将陆翎之点出来。
  
      端木涯一愣,随即轻笑出声,“不可能!我最是清楚陆翎之了,他要是有这样的本事,当初在安河城就不会受那么重的伤,还把自己的身体给毁了。”
  
      “毁了身体,可是还活着。”叶蓁冷声道,“这毒腥丸是千手蜘蛛传出来的,陆翎之就是千手蜘蛛背后的人,你说这件事跟他没关系,本宫会相信吗?”
  
      “什么?”陆翎之跟千手蜘蛛?不可能吧!端木涯是听说过千手蜘蛛这个邪派的,比千罗刹还心狠手辣的存在,陆翎之怎么可能……“娘娘,我从来没听陆翎之提起千手蜘蛛,一直以为,我都以为他只是在为齐国陆贵妃做事而已。”
  
      是啊,不可能!可看着皇后娘娘的脸色,好像不是在开玩笑,是真的!
  
      他还以为自己对陆翎之了如指掌了,原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本宫再问你一次,陆翎之在哪里?”叶蓁不相信端木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他不清楚陆翎之和千手蜘蛛的关系,但是,陆翎之最后消失不见之前是见过端木涯的,他一定知道什么。
  
      端木涯真是快要哭了,“皇后娘娘,我要是知道陆翎之早哪里,我早就告诉庭之了,当初我在安河城救了他,他的身体已经破败,我好不容易才让他活下来,告诉他将来子嗣艰难,之后陆翎之就离开药王谷去了帝都城,是去跟庭之他们告别,再就没有见过他了。”
  
      叶蓁深吸了一口气,看端木涯的样子的确不像在撒谎。
  
      “娘娘,我要是知道他在哪里,一定会告诉您的。”端木涯说,“我是真不知道他跟千手蜘蛛的关系,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毒腥丸真有可能是他让人送去药王谷的,他……他想做什么啊?”
  
      她也想知道陆翎之究竟要干什么!
  
      如果毒腥丸是他让人做出来的,那他应该知道配方,如果将毒腥丸送到药王谷,他就不怕端木涯研制出解药吗?
  
      或者,他本来就是想要得到解药?
  
      “毒腥丸未必是陆翎之做出来的。”宋炯说道,“阁主说,真正的黑手不是千手蜘蛛,那只是被利用的一只棋子,但是究竟是谁,现在还没找出来。”
  
      会是谁?叶蓁对江湖不熟悉自然猜不出来,可是连墨容湛和慕容恪都不知道,足以知道这个人藏得有多深。
  
      叶蓁深深地看了端木涯一眼,她仍然觉得他是有所隐瞒的,不过,既然他不肯说,她不勉强,早晚他都是会说的。
  
      端木涯面上镇定由着叶蓁打量,其实他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他是真的不知道陆翎之还跟千手蜘蛛手关系,如今他就算将知道的都说出来,皇后娘娘也不会相信他不知道陆翎之长什么样子。
  
      他得先将陆翎之找出来。
  
      “你先下去。”叶蓁让端木涯下去。
  
      端木涯小心翼翼地问,“娘娘,我……还能去守着靖宁侯吗?”
  
      他是很想知道究竟能不能治好毒腥丸的毒,听说整个江湖都没人能治好这个病。
  
      “去吧。”叶蓁知道端木涯的医术在龚院判之上,有他守着唐祯自然是最好的。
  
      “谢娘娘。”端木涯大喜,高高兴兴地行礼退出去了。
  
      屋里又只剩下叶蓁和宋炯。
  
      “你跟皇上说了什么?”叶蓁淡淡地看向宋炯,墨容湛将中毒的唐祯留下,连等她回来的时间都没有就出城了,肯定是宋炯跟他说了什么事。
  
      “我能说什么,皇上问了阁主的下落,我说阁主打算亲自去查真相,皇上问了毒腥丸的事,就带着人离开京都了,我旁的话一句都没有。”宋炯说道。
  
      “六王爷要亲自查真相?他想怎么查真相?”叶蓁看着宋炯沉声问道。
  
      宋炯愣了一下,“我不知道……阁主没说。”
  
      叶蓁想起慕容恪曾经为了她被蛊虫噬遍全身,她闭上眼睛,就算宋炯没说,她大约也能猜到慕容恪是打算做什么。
  
      她能够猜到,墨容湛怎么会猜不到呢?这就是他连夜赶出京都城的原因吧。
  
      虽说知道墨容湛的武功高强,可叶蓁还是免不了担心他。
  
      “本宫知道了。”叶蓁淡淡地说,“六王爷……还有别的话吗?”
  
      “他就让我看一看您,您过得好,他就好了。”宋炯这话说得有些带怨气。
  
      叶蓁心中一阵酸涩,“这几年,你们一直都在海上?都去过哪里了?”
  
      “您走了以后,阁主便让人去打听您的下落,我们出海之后,在海上半年才知道您在大西洋,等我们到了华国,才知道您回来了。”宋炯淡淡地说,虽然是心疼阁主一片痴心得不到回报,但说真的,这是怨不得陆夭夭的。
  
      那墨容湛也不是很差。
  
      叶蓁诧异,“您去过华国?那……见到本宫的家人了?”
  
      “见过叶大人了。”宋炯说,“不然怎么会知道您已经回来了。”
  
      “既然回来了,六王爷……怎么不回京都?”叶蓁叹息,她和墨容湛都派人去找他了,慕容恪消息灵通,他应该知道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