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留下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留下


  
      <!--start-->        章节内容开始-->叶蓁提着两个木桶走出厨房,她已经跟王婆子打听过了,喝水的井就在花园旁边,听说那个井的水源来自飘云山,最是甘甜纯净了。
  
      “我和你一起去。”皇甫宸不放心叶蓁一个人出打水,跟在她身后出现了。
  
      “爹,我一个人可以的。”叶蓁笑眯眯地说,“今天还要做好几份饭菜,您在厨房里忙吧。”
  
      皇甫宸淡淡地摇头,“不行。”
  
      叶蓁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我都说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走吧。”皇甫宸接过他的两个木桶,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刚刚的吵闹已经停歇了,看来是几个毒人都制住,没有再胡乱自相残杀了。
  
      “师父,应该就是那口井了。”叶蓁指着前面的一口四方形的井,一会儿她已经要在里面加入灵泉。
  
      皇甫宸轻轻点头,眼睛在周围观察了一下,“我过去打水。”
  
      叶蓁跟在皇甫宸身后,跟他一起来到井边,“这井水很清澈呢。”
  
      “有人过来了。”皇甫宸说,“别让人发现了。”
  
      “哦。”叶蓁笑了一下,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捧灵泉,看在别人眼中,也不过是井水。
  
      皇甫宸眼尾扫到这一幕,惊愕得说不出话,他方才明明没看到她掌心有水的,怎么一眨眼就出现一捧水在她手中?
  
      叶蓁将手中的灵泉放到井里,回头对皇甫宸一笑,“爹,这水真凉。”
  
      “小心点。”皇甫宸回过神,低声地叮嘱着。
  
      “好的。”叶蓁对他一笑,掌心又出现一捧清泉。
  
      “你们在做什么?”有两个人走了过来,而且都是叶蓁认识的。
  
      一个是罗成,一个是关戒。
  
      叶蓁将手中的灵泉继续放到井里,站起来怯怯地低着头。
  
      皇甫宸露出个憨厚的笑容,“我们在打水,厨房的水用完了。”
  
      “谁让你们到这里打水了?”罗成呵斥道,“厨房的水都是在那边打的。”
  
      “我们不认识路……”叶蓁小声说,“王婆子说这里的水也是能食用的,所以就过来了。”
  
      罗成喝道,“快滚,不许再来这里。”
  
      皇甫宸和叶蓁对视一眼,提着两桶水就要离开。
  
      “你……叫大山的,站住。”罗成忽然想起什么,把叶蓁叫住了。
  
      “什么事?”叶蓁小声地问道。
  
      罗成皱眉看着他,似乎很厌恶看到她这样怯弱的样子,“让你送膳食到前面去,你怎么不送?”
  
      “不是没水了吗?”叶蓁勉强一笑,她根本忘记陆翎之要她送膳食的事了。
  
      “快点去做饭送过来。”罗成说道。
  
      叶蓁笑着说是,和皇甫宸一起离开。
  
      “他要你送膳食去给谁?”皇甫宸皱眉问道,“另外一个看起来很眼熟,是不是陆翎之的人?”
  
      “昨天我遇到陆翎之了,他要我今天给他送膳食,我一会儿给他送去。”
  
      皇甫宸的脸色一变,“不行,你立刻离开这里,不能再留下了。”
  
      “他没认出我,没事的。”叶蓁说,“而且,我不想放过他。”
  
      “你想做什么?”皇甫宸猛地看向叶蓁,他每时每刻都是提心吊胆的,就怕她出了什么事,如今她还要去陆翎之身边,那不是羊入虎口吗?万一陆翎之将她认出来了呢?
  
      叶蓁淡淡一笑,“陆翎之病了,听说还有半年时间,我就让他连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
  
      她知道陆翎之在吃什么药保命,药都是有相克的,她只要在他的饭菜里面加些和他吃的药相克的东西,别人不会察觉出来,但是他保命的药肯定就没用了。
  
      “夭夭!”皇甫宸无奈地叫她。
  
      “好了,赶紧做饭吧。”叶蓁笑了起来,利落地做了几样饭菜,趁着皇甫宸不注意的时候,到空间里面拿了几样和陆翎之的病相克的药,放在汤里煮了起来,她加的不多,不过这些都是灵药,药性肯定很强。
  
      不错,汤里的味道不浓,陆翎之不会看得出来的。
  
      “我去送饭。”皇甫宸说。
  
      “师父,你别再和我争了,不用担心我,我有自保的方法。”叶蓁低声说道,“我们已经将解药放到井里了,接下来三天是关键,你先想办法将消息送出去吧。”
  
      皇甫宸沉声说,“明天要出城去买肉,到时候是机会。”
  
      “嗯,那我先去送饭了。”叶蓁笑着说,提着食盒就离开了。
  
      燕锦堂的毒性已经控制住了,她早上还熬了一大锅汤送去,他应该会让自己的心腹喝下,到时候有燕锦堂帮忙,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清醒过来的。
  
      陆翎之住的院子在燕锦堂附近,她并不难找到,在门边就看到关戒。
  
      这个少年已经长大不少,不过眼神好像和当年还是没什么变化。
  
      “过来。”罗成看到叶蓁,脸色依旧沉沉的,他要叶蓁每样菜式都吃一口。
  
      叶蓁从善如流地吃着,表现得越发害怕。
  
      “罗成,让他进来。”在屋里的陆翎之淡淡地说。
  
      “进去吧。”罗成冷哼了一声。
  
      叶蓁提着食盒走了进去,看到陆翎之歪在软榻上,她眼底闪过一抹诧异,才一个晚上而已,陆翎之的脸色好像比昨天更难看了。
  
      “他们吓到你了?”陆翎之含笑看着叶蓁。
  
      “没有。”叶蓁小声说,将食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我只会做一些简单的饭菜,您别嫌弃。”
  
      陆翎之淡淡一笑,“过来扶我。”
  
      叶蓁顿了一下,幸好想起如今自己的身份才没有露出厌恶的神色,她低着头走了过去,扶着陆翎之的胳膊,“你自己不能起来吗?”
  
      “嗯,病了。”陆翎之低声说,闻到这个少年身上有淡淡的馨香。
  
      “要不要给你去请个大夫?”叶蓁闻到。
  
      陆翎之眸中笑意加深,“不用,已经在煮药了,吃了药就会好点。”
  
      “那你吃饭,我先回去了。”叶蓁说道,一刻都不想和陆翎之多呆。
  
      “你留下,陪我。”陆翎之低声说,不让叶蓁离开。
  
      叶蓁忍了又忍,才勉强笑道,“可是我吃饱了。”
  
      “那就跟我说话。”陆翎之笑道。章节内容结束-->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