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亲哥哥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亲哥哥

    叶木兰已经和二皇子他们离开春园了,水榭里只剩下叶蓁也叶宝仪,连丫环都只是在远处等着。
  
      在所有人的眼中,叶蓁的确只是个废柴,因为她从出生的时候就没有灵根,不然不会被遗弃在外面这么多年才找回来,哦,她还有个不太好的名声,那就是克死了父母,就因为她的出生,她的父母才会死的,所以,她的存在并不是让人高兴的。
  
      这是叶蓁对自己如今这个身份的所有理解。
  
      不过,她还想知道联姻到底是什么鬼。
  
      “我因为身份被接回来,你的修为就算再精湛,似乎都不能住进来。”叶蓁弯唇一笑,笑眯眯地看着叶宝仪。
  
      像这种尖酸刻薄的挑衅,叶蓁从叶家到陆家,又在宫里生活那么多年,早就已经练成精了,叶宝仪不管说什么都刺激不到她。
  
      “你以为自己能够在这里住多久?很快,你就会被送去天昊城的。”叶宝仪压下被叶蓁激出来的怒火,“啊,你还不知道天昊城是什么地方吧,天昊城是跟周国不一样的存在,不属于哪个国主统治也不属于哪个宗派,天昊城的城主是这个大陆最离开的人,不过,听说他已经上千岁了,就算修为再高深,可能已经白发苍苍,比家主还要老了,除了叶家,半年前唐国还嫁了两个公主过去呢,不到三天就传出死讯,你知道她们是怎么死的吗?是全身的血都被吸干了,天昊城的城主是个怪物,是靠少女的鲜血维持修为的。”
  
      所以这就是叶木兰不想嫁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要将原主从山林里找回来的原因。
  
      因为天昊城的势力,周国国主不敢拒绝提亲的要求,所以只好牺牲叶家的姑娘,本来是打算随便找个分支的女孩送去天昊城的,结果天昊城那边却要求一定要嫡女。
  
      不能牺牲掌上明珠叶木兰和叶木心,那就只有她了。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叶蓁笑着说道,至少她已经很清楚自己是有什么用处了。
  
      叶宝仪见她一点都不吃惊和害怕,感觉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上面,“你不知道自己要面临是什么命运吗?”
  
      “你已经告诉我了,所以我很清楚,我不会嫁到天昊城的。”叶蓁笑着说道。
  
      “你以为自己有得选择吗?”叶宝仪冷笑一声,“除非你的修为能够在叶木兰她们之上,除非你的灵根比她们更纯净,不然……你就认命吧。”
  
      这点倒是难倒叶蓁了,她是来自人间大陆的,哪里有什么灵根!
  
      叶宝仪看到叶蓁的脸色微变,笑得更加开心,“大家都知道你是个没有灵根的人,肯定是你克死了你的父母,他们怨恨你,所以没将灵根传给你。”
  
      “你真是聪明,连我父母的想法都知道。”叶蓁笑着问,不再理会叶宝仪离开水榭。
  
      她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要是真的被送到天昊城,她想要找到儿子的机会就更渺茫了。
  
      “你就是叶蓁?”
  
      叶蓁正打算回到小院子,在门外就听到有人在背后叫她的名字。
  
      回头一看,原来是个年轻男子,穿着辊红边的白色衣裳,五官俊美秀逸,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你又是谁?”叶蓁淡淡地问,心中大约已经猜到这个人的身份。
  
      “在外面这么多年,你就是被养成这样一点教养都没有的丫头?”年轻男子目光悲伤失望地看着她。
  
      叶蓁轻笑出声,“是啊,在山林里住了那么多年,真不需要什么教养。”
  
      年轻男子目光变得更加阴沉,“我是你的哥哥,难道奶娘从来没跟你提起我吗?”
  
      “没有。”叶蓁简单直接地说。
  
      叶铨脸色僵了一下,“你不该回来的,你没有灵根,回到这里根本没有用处。”
  
      “不是我想要回来的。”叶蓁淡淡地道,“你就是我的亲哥哥?”
  
      “连我在族学都被人看不起,你如果留下来,会更加难过的。”叶铨没有走进叶蓁,只是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他不是不想要关心自己的妹妹,这么多年来,他只知道自己有妹妹,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他好不容易得到教谕的同意从族学回来,本来想要第一时间来找妹妹的,他却有些犹豫了。
  
      他其实……根本没有一点当哥哥的自觉,这么多年来,他连自己都没能保护好,该怎么保护自己的妹妹?
  
      可是,刚刚看到叶蓁,他立刻就想起母亲了。
  
      妹妹和母亲长得太像了。
  
      “我该怎么离开?”叶蓁问道,“不是我不想走,是走不了。”
  
      叶铨咬了咬牙,低声问道,“我听大哥说,过两天要带你去族学,你真的要去吗?你没有灵根,一点修为都没有,在族学只会被人看不起。”
  
      “难道我如今在这个家里就不会被看不起吗?”叶蓁又问道,她打量了叶铨一眼,“你这些年看来也过得不怎么好。”
  
      “是我自己没用,总是学不好罡气功法。”叶铨低下头,他虽然有灵根,但是天赋不好,别人怎么教他,他就是学得不够好。
  
      叶蓁本来想说对族学没兴趣的,可她立刻就想到了圣宗门,“进族学,才能有机会去大圣宗吗?”
  
      “如果你能够在族学有出息,祖父自然会举荐你进入大圣宗。”能够进入大圣宗,那肯定都是被叶家视作未来一样培养了。
  
      “你呢?成为大圣宗的弟子了吗?”叶蓁歪着头看他。
  
      叶铨自卑地低下头,“我还不行,我学不好。”
  
      “我想要去大圣宗,该做什么?”叶蓁认真地问道。
  
      “你疯了!”叶铨脱口而出,“你根本不明白,没有灵根的人连族学都进不了,更别说去大圣宗了。”
  
      叶蓁皱了皱眉,“这么多年来,难道就没有特例的?”
  
      没有灵根又怎样呢?难道就一无是处了吗?大圣宗有没有可能出现个特殊的规矩,她好有努力的目标啊。
  
      “你……”叶铨瞪着叶蓁,气得转身就离开了。
  
      他是帮不了妹妹的,只能怨她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