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天昊城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天昊城

<>玄天大陆各国君主不敢冒犯天昊城,除了墨帝深不可测的修为让他们忌惮,还有就是天昊城并不能以寻常一个城池看待,虽说是城,但实际已经和一个国家无疑。
  
      天昊城共开十二座城门,南面正中为明门,东西分别为夏门和安门,东面正中为春门,南北分别为延兴门和通化门,西面正中为金光门,南北分别为延平门和开远门,北面的中段和东段分别与宫城北墙和大明宫南墙重合,西段中为景耀门,东西分别为芳林门和光化门。
  
      整个城俯瞰是个长方形,东南西北正门都有一条长长的大街,直通城楼,就是墨帝居住的地方,四条相通的横街都以天之四灵命名,分别是朱雀,玄武,白虎,青龙。
  
      “我行青龙,彼行白虎,彼前朱雀,我后玄武,不死之道也。”至上看着地面上的白虎,神色虽然淡淡,语气却有些感慨。
  
      叶蓁对天昊城的了解并不多,而且都是从小火凰那里听来的。
  
      “太尊,这大街上雕刻的白虎就是传说中的圣兽之一吗?”叶蓁低声地问。
  
      “这不是雕刻上去的,天昊城四方横街都有圣兽的封印,天昊城有他们守护,这么多年来才能够固若金汤。”至上说道。
  
      小火凰看了至上一眼,心里愤愤不平,要不是因为墨帝,四方圣兽才不会守护在这里。
  
      “朱雀……”叶蓁小声问,低眸看向在她腿上的小火凰,“就是凤凰吗?”
  
      “不是。”小火凰傲娇地抬起头,“凤凰是长得像我们,不过,血统没有我们的纯正。”
  
      叶蓁诧异,“这么说,你也是朱雀吗?”
  
      至上听到他们的对话,若有所思地看了小火凰一眼。
  
      “我……”小火凰想要说自己是圣兽朱雀的后代,但因为至上在这里,它又不能说出来,“我们如今是要去城楼吗?”
  
      叶蓁不知道至上是什么打算,她自己是不愿意去城楼的,墨帝制压那些烈兽之后就不见踪影,显然是不想要跟他们过多应付,他们还去城楼找他,那也太没面子了。
  
      “先去找墨城主治好你的伤。”至上说,他不能让叶蓁有事的,烈兽留下的印记越久就越难除掉了。
  
      “其实我的伤口看起来已经没什么大碍,或许还有别的方法。”叶蓁低声说,她只要想到是去求墨帝,她心里就一千万个不愿意。
  
      至上说,“伤势容易好,印记难除。”
  
      小火凰劝着叶蓁,“你就听至上太尊的,夭夭,别忘了我们还有事没做。”
  
      如果它已经恢复神兽的力量就好了,可是它就算浴火过后,也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这段时间它怎么保护她?
  
      “要是墨帝不愿意帮忙吗?”叶蓁淡淡地问。
  
      小火凰愣住了,它没有想过墨帝会不帮忙,就算他表现得再冷漠,他心里某处肯定是想念着叶蓁的,分身的记忆就算锁住了,情感还是改变不了的。
  
      至上看她一眼,“如果墨城主不愿意帮忙,我们就想别的方法。”
  
      “抱歉,是我连累你们了。”东方邰听他们的言语,大约猜到是发生什么事,如果不是他身上的嗜血草,这位小兄弟也不会被烈兽所伤了。
  
      “跟你没有关系……”叶蓁刚想说这都是东方煜的错,她的肩膀忽然剧烈地痛起来,好像有什么在钻进她的血脉之中,“痛!”
  
      小火凰惊声叫了起来,“夭夭,夭夭!”
  
      “快去找墨城主。”至上将叶蓁抱了起来,“烈兽的印记在强行进入她的血脉,如果印记刻在她的血脉里,那就永远都除不掉了。”
  
      “我不想去求他!”叶蓁痛得脸色发青,她不想对墨帝低头,死都不愿意。
  
      小火凰着急地跳脚,“求他和死,你选哪样?”
  
      叶蓁的额头都是冷汗,她从来没经历过这种痛苦,比她生孩子的时候还痛!
  
      至上正打算将她抱起来,墨帝忽然出现在马车的前面,一双深幽的眼睛看不出息怒地盯着叶蓁苍白如纸的脸庞。
  
      她宁愿死都不去求他吗?
  
      “夭夭……”小火凰见叶蓁已经痛得几乎要晕过去,着急地拍着翅膀,扭头看着墨帝。
  
      “把她交给我。”墨帝冷冷地说。
  
      至上打横将叶蓁抱了起来,“墨城主,本座随你一同去。”
  
      看到叶蓁被别的男子抱在怀里,墨帝脸色更加暗沉,一黑一红的眸色更加明显了。
  
      “至上太尊,你快把夭夭交给墨帝。”小火凰叫道,要是把城主惹怒了怎么办?
  
      “墨城主,叶蓁虽没有拜本座为师,但一直都随本座修炼,本座只是想要陪着她。”至上客气地说。
  
      墨帝冷冷地说,“若是想救她,就将她交给我,不然就滚。”
  
      至上闻言蹙眉,对于墨帝的行径感到疑惑。
  
      “我不去!”叶蓁痛得咬牙,脸色又白了几分,眼前已经阵阵发黑,她双手紧紧地抓着至上的衣袖,不想要被墨帝带走。
  
      她不要欠他的!一定还会有别的办法的。
  
      虽然他长得和墨容湛一样,可是他不是墨容湛,还有他上次说过的话,她至今还记得。
  
      墨帝转身想要离开,心里的怒火已经蹭蹭地往上冒,她居然敢在他面前被别的男人抱着,而且抓着那个男人的衣裳。
  
      他更愤怒的是自己居然会感到愤怒,他明明一直很厌恶女子的,就算是叶蓁也不例外。
  
      “墨城主!”至上叫住墨帝,“本座将她交给你,希望您能解除她的印记,本座感激不尽。”
  
      叶蓁从至上的怀里飘移出去,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她被送到墨帝的面前。
  
      墨帝清隽漠然的脸庞没有一丝情绪,他伸手将叶蓁抱在怀里,看都没看至上一眼就离开了。
  
      “等等我。”小火凰扑腾着翅膀急忙跟了上去,直接回到叶蓁的空间里面去了。
  
      “我不需要你帮我!”叶蓁忍着痛,咬牙切齿地对墨帝说道。
  
      墨帝垂眸看着她,“欠我的是至上。”
  
      他帮她不是因为心软,是不想她出了什么事,他分身的记忆太深刻,不知要花多少年才能抹灭,如果她死了,那就更没办法忘记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