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难受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难受

    ♂,
  
      我没有爹娘!
  
      这句话就像有锤子在她的心口重重地打了一下,又闷又痛。
  
      明玉记得哥哥,却不记得她和墨容湛。
  
      她不是真的忘记了,她只是不想要他们了。
  
      叶蓁不知道该怎么办,看到明玉陌生冷漠的神情,她根本不敢再靠近过去,怕引起女儿的反感。
  
      “父皇,我们回去了。”明玉拉着慕容恪的手臂,望着慕容恪的眼神充满了依赖。
  
      “明玉,你以前不是说过很想念娘亲吗?”慕容恪弯低腰,在明玉的耳边低声地说着,“她就是你的母亲,是你以前一直念的父皇和母后。”
  
      叶蓁目光颤颤地看着明玉,胆怯不敢接近她。
  
      墨容湛将叶蓁轻轻地搂在怀里,他看不到自己的女儿,却能够从她的声音感觉到她的抵触,作为父亲,他心里自然不好受,但他只是紧抿了唇,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父皇,我们走。”明玉拉着慕容恪的手,她不喜欢在这里。
  
      “明玉……”叶蓁轻声地叫着,“你是不是生气了?娘不是故意丢下你的,事出突然,如果可以的话,我……我当时宁愿带着你一起走。”
  
      明熙也解释着,“是啊,妹妹,我们当时真的没有办法,娘天天都想着你,无时不刻不想来找你的。”
  
      “父皇,我们快走,我不想留在这里。”明玉叫道,她有些激动起来。
  
      “明玉!”慕容恪握住她的手,“怎么了?你刚刚不是很高兴来承德山庄吗?”
  
      “我现在不喜欢了,以后也不喜欢了。”明玉扑到慕容恪的话里,说话已经带着哭音。
  
      慕容恪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他没有见过明玉这样激动的,他将明玉抱在怀里,无奈又为难地看向叶蓁。
  
      “明玉……”叶蓁双手捂着自己的唇瓣,她多想将女儿抱在怀里,可女儿对她的抗拒是这样明显,她根本不想要她这个母亲了。
  
      “你先带她走吧。”墨容湛沉声地说道,俊美的脸庞神色沉静,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明玉听到墨容湛的声音,小身板更加僵硬,她没有回头,而是将脸埋在慕容恪的肩膀,不肯再看叶蓁一眼。
  
      看样子,想要明玉立刻释怀是不行的。
  
      “那我先带她离开,我会慢慢跟她说的。”慕容恪压低声音对叶蓁说道。
  
      “嗯。”叶蓁说不出话,除了点头之外,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明玉肯定在心里恨着她,以为她和墨容湛是故意抛下她的,他们一走三年多,把她一个人留在人间大陆,她会恨他们也是正常的。
  
      慕容恪目光复杂地看了叶蓁一眼,抱着不肯再说话的明玉离开大厅。
  
      叶蓁终于再也忍不住,趴在墨容湛的怀里哭了起来。
  
      “她还小。”墨容湛轻轻拍着叶蓁的后背。
  
      明熙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她不是忘记我们,她是……恨我们。”叶蓁哭着说,“怎么办?阿湛,明玉恨我们。”
  
      “等她明白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就会知道我们不是丢下她,明玉不会恨我们的。”墨容湛低声地安抚着。
  
      叶蓁说,“可她如今连看都不看我们,她以后还会原谅我们吗?”
  
      “会的,别担心。”墨容湛安抚着。
  
      “她如今一心只信任慕容恪了。”叶蓁咬了咬唇,“慕容恪将她照顾得很好。”
  
      墨容湛沉默了一下,“我看不到她,不过,应该长得很像你小时候的样子。”
  
      “是很像。”叶蓁点了点头,在墨容湛的安抚下渐渐平复了心情,“连性子都是一样的。”
  
      “明天再找她,慢慢来。”墨容湛说。
  
      叶蓁小声说道,“以前女儿很粘着你的。”
  
      “以后也会的。”墨容湛说,明玉是他的掌上明珠,他也不希望她这样误会他们。
  
      “阿湛,我心里好难过。”叶蓁哽咽着说。
  
      她设想过无数个重见女儿的情景,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女儿会强迫自己把他们给忘记了。
  
      其实早些时候,金善善的话已经让她有一点怀疑了,直到真正面对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去找善善,她肯定知道明玉发生了什么事。”叶蓁说道。
  
      “好。”墨容湛轻轻颔首,他比谁都清楚叶蓁的心情,在玄天大陆的时候,她所有的目标都是为了回来见明玉。
  
      叶蓁抹去脸上的泪水,“走吧。”
  
      “我去找明熙。”墨容湛揉了揉她的肩膀,“不用担心我的眼睛,我灵力已经恢复了些,就算看不见,也不会妨碍我走路。”
  
      “那我去找善善。”叶蓁知道他的耳力好,便放心去找金善善了。
  
      金善善看到叶蓁眼睛红肿来找她,心中叹了一口气,她刚刚就听说明玉来了,“夭夭,见到明玉了?”
  
      “善善,明玉她……是真的忘记了?”叶蓁低声问道。
  
      “一开始她天天都想要知道你在哪里,每天都站在宫门外面等,谁劝也不离开,听说你去过归云山,便要她舅舅带着她去归云山,每天晚上都在梦中哭着醒来,不管遇到谁,都问父皇和母后去哪里了,哥哥去哪里了,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等一天又一天,我们以为时间过去,她就会淡忘,可一年过去了,她还是这样,没办法……只能说你们有事出海了,从那时候起,她就没有再提到你们,后来开始叫如今的皇上为父皇,有时候我们提到你们,她也是闭口不再多问。”金善善低声地说着明玉这三年来的生活。
  
      叶蓁本来已经忍住的眼泪又落下来了,“她说只有一个父皇,没有爹娘,她连看都不肯看我。”
  
      金善善安慰着叶蓁,“都是为人母的,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们当时应该跟她说清楚,不该让她误会你们的。”
  
      “不,你们是对的,不能让她总是每天都在等我们。”叶蓁没有怪任何人让明玉误会了他们,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明玉肯定会一天天地期待,一天天地绝望,她和墨容湛万一真的回不来呢?
  
      “如今你们回来了,可以跟明玉解释,她一定会理解你们的。”金善善说道。
  
      叶蓁低眸,“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