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阵法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阵法

    ♂,
  
      张友昌是程铮一手提拔上来的,他一直将程铮视作恩师,在他的心目中,恩师顶天立地,像神一样屹立不倒,如果程铮是战死在沙场,那至少还叫死得其所,依旧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死在一个女人的手中,这让人如何接受?
  
      是这个女人!是她将他们齐国的英雄给杀死了。
  
      张友昌想要杀死叶蓁的心不会比赵娆更少。
  
      “活捉陆夭夭!”张友昌下令,他比谁都想杀死陆夭夭,但他知道只有活捉陆夭夭回去,才能够让陛下彻底地报仇。
  
      “夭夭,他要抓你。”火凰对叶蓁叫道。
  
      叶蓁淡淡地看着张友昌,这个人她没有见过,不过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恨不得杀了她。
  
      “他们有五千人,我们只有一千。”叶蓁低声对火凰说,“尽量克制你的灵力,别让对方看出异样。”
  
      “我在他们眼中就是个几岁大的小屁孩,不管怎样都是异样的吧?”火凰低声说,他就这样跟着出征,难道不够异样吗?
  
      叶蓁瞥他一眼,“既然已经是异样,就别再太突出,能够不杀人就尽量不杀,让他们困在这里就行。”
  
      “那太简单了,弄个阵法,让他们在这里转不出去就好了。”火凰说道。
  
      “嗯,意思意思打一打吧。”叶蓁也是准备这么做的,杀孽太多始终不好,何况他们现在虽然人数在他们之下,但还是占便宜。
  
      张友昌愤怒地看着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的陆夭夭,他已经堵住他们的去路,她居然还在谈笑风生,这是彻底的藐视。
  
      这个陆夭夭定是用了卑鄙无耻的手段才暗杀了程大人,今天他一定要为程大人报仇。
  
      “陆夭夭,你竟贪生怕死让一个孩子替你送死!”张友昌不齿地骂道,觉得叶蓁简直是个无耻又卑鄙的人,这样的女子居然能够成为元国的天妃,看来元国的气数该尽了。
  
      “你哪来的废话,你以为老子打不过你吗?”火凰率先飞了出去,踩着那些冲上来的齐兵头上,空手跟张友昌过招。
  
      张友昌愤怒的看着火凰,“原来陆夭夭也不过如此。”
  
      叶蓁挑了挑眉,这个人是想要挑衅她亲自出手?
  
      锵——
  
      “陆夭夭,受死吧!”数十士兵将叶蓁给围住了。
  
      虽然她跟火凰的武功不低,但人数毕竟是比不上对方。
  
      叶蓁正在布下阵法,见状只好取出银鞭,将围住她的人先从马背打下来。
  
      “她就是用银鞭杀了元帅!”有人大叫,是那个晚上亲眼看到叶蓁用银鞭杀程铮的。
  
      “对啊,所以你们要小心了。”叶蓁勾唇一笑,将数人给甩了出去。
  
      除了当晚亲眼看到叶蓁杀死程铮的人以外,在听说叶蓁亲手杀程铮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一定是程铮落下陷阱,否则以他的武功,怎么可能会死在一个弱女子的手中?
  
      陆夭夭虽然盛名在外,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不会武功的。
  
      可是,她毫不费力就将数十精兵从马背打下去,这还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吗?
  
      同样震惊的还有张友昌,他本来是打算对火凰手下留情的,谁知交手才发现这个小孩根本是扮猪吃老虎,他不但武功在自己之上,连打都不肯认真跟他打,根本是在逗着他玩。
  
      “你……”张友昌一枪刺去,火凰轻快地避过,还在他头上踩了一下。
  
      “嘿嘿,你要看准一点才行,这样哪里打得到你爷爷?”火凰笑着叫道。
  
      “火儿!”叶蓁叫了火凰一声,示意他将张友昌引进她的阵法中。
  
      叶蓁和火凰本来就能够心灵相通,听到叶蓁叫他,火凰立刻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元国的士兵虽然不知道叶蓁要做什么,但见她一直将齐兵往旁边的山丘引去,他们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陆夭夭,有本事你跟我单挑!”张友昌被火凰调戏得怒火直冒,他现在早就不想活捉叶蓁了,他要杀了她。
  
      “好啊!”叶蓁淡淡一笑,银鞭如蛇一般飞向张友昌,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缠住他的腰,她用力一扯,将张友昌提了上来,直接扔进阵法里面。
  
      叶蓁对火凰说道,“进去把我们自己人带出来。”
  
      “好的。”火凰应道。
  
      其实被引进阵法里面的只有三千多齐兵和数百元兵,其余两千人已经被杀的杀,被打晕的打晕。
  
      叶蓁带来的一千精兵只剩下七百。
  
      “他们……”随着叶蓁而来的副将诧异看到在几座山丘来回奔跑的张友昌,明明出口就在他的眼前,怎么就没有看到?
  
      “这个阵法只能困住他们两个时辰,我们的时间不多,尽快赶路。”叶蓁沉声地说道。
  
      副将低声对叶蓁说道,“夫人,会不会有人从西南的方向进攻百里洲。”
  
      “肯定会。”叶蓁淡淡地点头,所以她在不久之前,就让明熙和澪儿回城里去了,“城里的事,我已经有安排,继续赶路。”
  
      那副将若有所思地看了叶蓁一眼,“夫人,不如末将先回去告知统帅一声?”
  
      “不必。”叶蓁冷冷地说,“他自然会知道的。”
  
      “末将担心有诈,还是……”那副将调转马头,胸口已经被叶蓁一箭射过去,他震惊地回过头。
  
      叶蓁淡淡一笑,“在元国当奸细,当得高兴吗?”
  
      “你……”他明明掩饰得很好,怎么会被发现的。
  
      “哦,我不知道军中会不会有奸细,不过,这么巧在这里遇到张友昌,向来不是那么巧合。”叶蓁淡声说。
  
      火凰骑着马过来,“我们还有多少奸细?”
  
      “应该是没有了。”叶蓁说道,“走。”
  
      “夭夭,我们是按照原计划去偷袭齐兵的后方吗?”火凰压低声音问道。
  
      叶蓁微微笑道,“我们先去烧了他们的粮仓。”
  
      “那要进城?啧啧,你和城主说要偷袭后方,根本就是要引出奸细。”火凰摇头,“我就说,城主对付那几个人,何须偷袭……”
  
      “你不用跟着我进城,你按照原来说的,带着他们去偷袭,我只要二十个人就够了。”叶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