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零二十章 十年

第二千零二十章 十年


      得知叶蓁他们还想出海去华国,姜大川便提出想要跟着一起去,他不想留在元国了,当初他跟着叶蓁从华国回来,本来就是叶亦清的意思,如今叶蓁都不想当元国的天妃,他自然没什么兴趣再留在朝廷。
  
      还不如回去跟着叶亦清过逍遥自在的日子。
  
      水一琛当了皇帝的话,并不是那么好伺候的。
  
      叶蓁原是想劝他的,不过姜大川很坚决不想再回王都城,她也不好再劝下去,但还是让他亲自去了王都城跟水一琛请辞。
  
      同时,叶蓁还让他们将元国的天妃玉玺和一封让位书带回去了。
  
      “让位书?”沈洛阳愣住了,看着手上的让位书和天妃玉玺,“夫人,您……您真的决定了?大将军肯定不会同意的。”
  
      叶蓁淡笑,“你把这个拿给他,他自然就同意了。”
  
      沈洛阳面上有几分为难,她看着叶蓁低声说,“大将军如果真的接受了,那不是成了忘恩负义的人。”
  
      “这是让位书,不是水一琛忘恩负义,是我让贤。”叶蓁说道。
  
      “夫人,要不您跟我们一起回王都城吧。”沈洛阳说,她觉得水一琛肯定想要亲自跟叶蓁谈一谈的,不会就这样接受让位书的。
  
      “不了,你不用担心其他的,我和水一琛之前就谈过了,他会明白,也会接受的。”叶蓁笑着说。
  
      沈洛阳拿着让位书,看来她是劝不了叶蓁的,“那……”
  
      “你不用担心其他人会反对,水一琛这几年做得很好,而且得尽民心,就算有人心存不满,也影响不了全局。”叶蓁明白沈洛阳的顾虑,但她相信水一琛肯定能够解决的。
  
      沈洛阳点了点头,“好。”
  
      叶蓁微微一笑,拍了拍沈洛阳的肩膀。
  
      在确定宋弘敖撤兵离开沙九城之后,沈洛阳也撤兵了。
  
      明熙和澪儿他们三个孩子先去天津城,叶蓁千叮嘱万嘱咐他们不能惹是生非,她则和墨容湛要回京都城,她在出海之前想去见见明玉,如果明玉不愿意和她一起出海,那也要好好道别的。
  
      因为他们这一走,可能又要两三年的时间。
  
      从沙九城离开,叶蓁不用在担心其他事情,终于能够全心全意照顾墨容湛的眼睛。
  
      “从今天开始,你的一日三餐都交给我负责,虽然人间大陆的灵力不够,但是,说不定能够让你的眼睛重见光明。”叶蓁捧着墨容湛的脸,仔细地观察他的双眸,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怎么还是跟开始一样呢。
  
      墨容湛苦笑,“你不会还想给我熬药吧?”
  
      “知道你不喜欢吃药。”叶蓁没好气地说,反正也没什么效果,药吃多了也不好。
  
      “我们走水路回去吧。”墨容湛将叶蓁搂在怀里,这么多年了,他们两个很少有这样惬意的时光,难得独处,自然走水路更加静谧悠闲。
  
      “好啊。”叶蓁靠在他的肩膀上,“以前生活在宫里的时候,我以为想要跟你这样自由自在地生活,起码要等我们的儿子继位,想不到现在就可以了。”
  
      墨容湛淡淡一笑,“以后也可以。”
  
      “如果……”叶蓁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她抬头看着他,“如果仇憾没有出现,你只是分身在人间大陆,会不会突然有一点消失,而我再也找不到你?”
  
      墨容湛挑了挑眉,当时分身还没回来,他的确是有打算收回来的,“即使如此,我也会来找你的。”
  
      “我才不相信。”叶蓁哼道,“别忘了,你一开始看到我是多么厌恶,你还会来找我?”
  
      “是我错了。”墨容湛低声地求饶,他不该封锁了记忆,让她一个人在玄天大陆吃苦。
  
      叶蓁笑嘻嘻地说,“逗你的。”
  
      墨容湛无奈地在她的脸颊轻轻咬了一下。
  
      ……
  
      ……
  
      宋弘敖撤兵回帝都城,留下数百精兵在这里保护赵娆,赵湘也留下来了。
  
      “你不用在这里陪我。”赵娆对坐在身边的赵湘说道,“我不会再冲动的。”
  
      “我不放心。”赵湘说,“以前我一个人想母妃的时候,只敢躲在角落偷偷地哭,是你陪着我度过最难过的岁月,如今我也要陪着你。”
  
      赵娆笑看了赵湘一眼,“心里不想着儿子吗?”
  
      “怎么会不想?”赵湘叹了一声,“过几个月不就见到了。”
  
      “赵宁是不是差点失去孩子?”赵娆忽然问道。
  
      赵湘眸色一紧,有点疑惑赵娆会突然提到赵宁,“好像……是的。”
  
      “她那时候心里肯定在怨恨我,因为我,程铮才会那样对她和墨容沂。”赵娆目光幽冷地望着远方的蓝天。
  
      “不会的。”赵湘不敢多提赵宁,怕触动赵娆心中的痛处。
  
      赵娆莞尔一笑,“你放心吧,我的确还恨着陆夭夭,但多少明白赵宁当时的心情,陆夭夭和我不同立场,我们彼此看重的人不同,就像赵宁,在她心目中,墨容沂肯定比谁都重要。”
  
      “姐妹之间,何来的怨恨。”赵湘说。
  
      “生长在帝王之家的姐妹,没有怨恨是很难得。”赵娆说道,“赵兰不就想要置我死地。”
  
      赵湘无奈地说,“大姐在小时候就压制着兰儿,什么都比她强,父皇每次只夸你,从来不重视她,她不得不装病避开您的锋芒,换了别人,加上德妃和二皇子的事,她哪里能不怨。”
  
      “怨,也要有本事。”赵娆闭上眼睛,感受着照射在她身上的阳光,她这两天感到身体在渐渐好转了,而且心境难得平和,这里是程铮以前生活的地方,她在这里,好像就在他身边一样。
  
      他一定会保佑她,保佑孩子的。
  
      赵湘拿了一张毯子盖在赵娆的腿上,“只能在外面坐一会儿,等下就要回去躺着休息才好。”
  
      “嗯。”赵娆含笑地点头。
  
      望着赵娆平静安详的笑脸,她终于能够放心了。
  
      或许这样的情况是最好的,不管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有这段时间给赵娆去缓和心中的悲痛和仇恨,不管对她还是对齐国,都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