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零三十九章 担忧

第二千零三十九章 担忧


  这场雨一连下了三天都没有结束,地面已经的积水已经到膝盖,百姓担心不已,都觉得这是不祥之兆。
  叶蓁站在屋檐下面,望着依旧黑压压的天空,眼中蒙上一层轻愁。
  “这场雨不会那么快停。”墨容湛走到叶蓁的身后,他的眼睛三天前一阵刺疼,接着就开始能够视物,叶蓁以为是他的毒素都清除了,只有他知道,这是天道制衡在对他失去作用。
  虽然他的气海仍然被制衡着,但比起之前,他气海的灵气充沛不少。
  “我很担心……”叶蓁眉心紧皱,这场雨太诡异了,如今是腊月,这样连着三天三夜的大雨,应该是前所未有的,“再这样下去的话,会有大灾。”
  水灾之后,瘟疫会随之而来。
  “你在这里,我去看看。”墨容湛低声说。
  “我和你一起去。”叶蓁拉住他的手腕,她的预兆向来很准,这场雨太诡异,她有点不放心。
  墨容湛搂住她的肩膀,“你留在这里等我。”
  “你是不是觉得这场雨有问题。”叶蓁抬眸和他对视,“不许瞒着我。”
  “是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三个大陆之间是有制衡规则的,所以我们来到人间大陆,气海才会被受制,更不能杀这里的人,否则就会受到惩罚,我的眼睛虽然是被蛟龙的毒气伤了,但不至于会看不见,是因为天道制衡的原因,我两窍被封,修为受制,本来应该是回到上神大陆才能重新恢复光明,如今忽然恢复视力,已经很不寻常,虽然修为仍然受制,但我担心……可能是制衡规则出现崩溃。”
  叶蓁惊讶,“天道制衡?”
  墨容湛想起之前一直瞒着她,轻咳了一声,“之前没有跟你说,是怕你担心。”
  如果她知道自己是因为来了人间大陆才失明,肯定纠结到底是留下陪女儿还是陪他回去上神大陆,到时候心情郁结的人就是她,虽然他并不怎么在乎能不能看见。
  “难道你不说我就不担心吗?”叶蓁气结,对于他总是喜欢瞒着自己的习惯很不高兴。
  “如今不是都说了。”墨容湛笑着说,“而且也已经看得见了。”
  叶蓁狠狠地瞪他一眼,“你还瞒着我什么事?”
  “没有了。”墨容湛低声笑着,“不要生气,如果你知道我是这个原因才看不见,还会心安理得留在人间大陆吗?”
  “你说过,相伴一生的人是彼此,不是儿女。”叶蓁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她是舍不得明玉,但也清楚明玉有她自己的人生,而她和墨容湛才是一体的,她不想再跟他分开了。
  墨容湛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心头一阵发热酸软,他一直知道孩子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和自己的孩子计较太失气度,何况那还是他的儿子和女儿,然而,在他心目中,最无可替代的仍然是她,听到她心里已然将他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他如何能不欢喜。
  “嗯。”他低声地应着,嘴角却已经翘了起来,笑容止都止不住,低头细吻着她的唇瓣。
  “我和你去看看。”叶蓁轻轻推开他,红着脸说道。
  墨容湛说,“只怕会有洪灾,你让周围百姓先离开这里,免得到时候遭难。”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叶蓁说道,这雨太大了,而且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怕会有洪灾,“那你小心。”
  “你劝说他们若是不听,不用勉强,先到山上去等我。”墨容湛交代着。
  叶蓁轻轻颔首,她明白他的意思。
  墨容湛垂眸看了她一会儿,这才没入雨中,大雨落在他身上,却是半滴不沾身。
  轰隆——
  天边雷声不断,叶蓁脸上蒙上忧,她回到屋里拿斗笠,没有用灵力避开雨滴,来到城里的衙门,要求见这里的县令。
  “哪里来的贱民,我们正忙着,快走快走。”衙门的士兵将叶蓁赶走。
  “城河河水已满,县令不命人加紧筑堤,也不发告示让百姓往高处避难,他在忙什么?”叶蓁身穿斗笠,手里拿着雨伞,站在县衙门前,目光清冷严肃,她刚刚一路走来,只看到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百姓,街道到处都是积水,只怕整个和安镇和周边都有难,县衙这时候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士兵呸了一声,“哪里来的贱民,也敢使唤县令做事。”
  啪——
  那士兵的脸上忽然被打了一巴掌,他捂着脸,透过雨帘瞪着叶蓁,他根本没看清楚叶蓁是怎么出手打他的。
  “我再说一次,让县令立刻出来见我。”叶蓁声音冷冽地开口。
  “你……”士兵大怒。
  旁边另外一个士兵却看出端倪,急忙拉着他往里面县衙跑去。
  叶蓁皱眉看着,不一会儿,便有穿着七品官府的青年从里面走出来,脸上带着愤怒和惊慌,还没看到叶蓁便大声地呼喝,“谁人敢在县衙门前放肆。”
  这就是和安镇的县令大人方少明了。
  “方大人,大雨不断,到处积水不退,城河水满为患,还请你颁下告示,让百姓们往高出避难。”叶蓁看了他一眼,依旧岿然不动,声音清淡地说着。
  “你是何人?不过是一场大雨,哪里就需要避难,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个什么。”方少明怒声骂道,他要是颁布告示,那必定影响甚大,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将来一定会影响他的政绩。
  叶蓁耐心说,“这场雨并不简单,已经三日不曾停。”
  “和安镇的排水沟渠去岁才修好的,几天的大雨又不是没有过,你到底是谁?尽是在这里胡言乱语。”方少明不耐烦地喝道,要不是看这个女子气度不凡,他才没有这样的耐心在这里废话。
  看来道理是讲不通,“秦王妃,陆夭夭。”
  “什么?”方少明一愣,随即瞠圆眼睛,陆夭夭!以前的皇后娘娘!
  “你……你可知冒认身份,是什么罪。”方少明结结巴巴地叫道,他是有听闻以前的皇上和皇后娘娘已经回来了,可是,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这个偏僻的小地方。
  叶蓁挑眉,手中出现一块令牌,“如此,方大人可信了?”
  方少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溅起满身水花。...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