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零八十七章 怀疑

第二千零八十七章 怀疑


  方彦钧应该差不多十岁左右,只是个半大的少年,叶蓁和他说了几句,觉得这个少年沉稳老成,就像以前在宫里生活的明熙一样,不过明熙的沉稳老成是环境造就,而且他天生就跟凡人不一样,虽然沉默少言,却目光明亮清澈,不像方彦钧,看起来有些阴郁。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梦魇的?除了梦魇,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叶蓁低声地问道。
  方彦钧仔细地想着,“两个多月前,我从祖父那里回来之后,就开始整夜整夜无法入眠,就算睡着了也会梦魇,梦中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便全身都痛,我说不上是哪里痛,就是难受……听到一点声音都很暴躁,我以前并非这样的人。”
  “后来有没有再见过你祖父?”叶蓁心中诧异,是去见方云松之后才这样的?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方彦钧神一暗,“只见过一次,祖父有很多事要忙。”
  看来真的跟方云松有关系。
  “你去见你祖父的时候,都吃过什么了?”叶蓁低声问道,“有些人对某种食物过敏,也会引起生病的。”
  “只是喝了茶……那是我平时喝惯的。”方彦钧说,“叶大夫,我到底是什么病?”
  多半是中毒,而且还是慢性发作的毒,只是因为剂量下得少,所以才没有人能看得出来。
  不过叶蓁却没有将她的怀疑说出来。
  “如今还不好说,我先给你开药,你先服两天。”叶蓁说道。
  “你连我们少爷是什么病都不知道,怎么就能开药?”桃花终于忍不住叫道。
  叶蓁淡淡地说,“那就另请高明。”
  “叶大夫,我相信你。”方彦钧说,没有哪个大夫的药能够让他安安稳稳地睡半天,只有这个叶大夫,他觉得除了他,不会再有别人能够治好他的病了。
  “你相信我有用吗?要不要问过你丫环的意见?”叶蓁面无表情地问。
  方彦钧尴尬地笑了笑,“不用。”
  “那好,先约法三章。”叶蓁淡淡地说。
  “你……”桃花脸一怒。
  叶蓁冷声地说道,“一,我说话的时候,让你的丫环最好不要插嘴。”
  桃花怒瞪着叶蓁,却听到方彦钧答应,“好。”
  “二,既然你选择相信我能够治好你,那就不要再吃别人的药,我让你吃什么就吃什么,包括你的一日三餐。”
  “你以为你是谁!”桃花叫道。
  叶蓁沉默了一下。
  “桃花,你出去。”方彦钧低声开口。
  “小少爷……”桃花不敢置信地看着方彦钧。
  “三,如果你的病有起,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叶蓁淡淡地说。
  方彦钧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好,我答应你。”
  桃花不可思议地看着方彦钧,怎么可以答应这个条件,万一以后这个人要求得太过分呢?
  “好,那就这样,我去抓药,一会儿给你亲自送来。”叶蓁说道。
  “让下人煎药就行了。”方彦钧说。
  叶蓁淡淡一笑,“不用,我只信得过我自己。”
  “哼,难道我们从小伺候少爷的都信不过,还不如你一个外人。”桃花嘲讽地说道。
  “对。”叶蓁点了点头。
  桃花气得咬牙切齿。
  “你且好好休息。”叶蓁说,拿着药箱离开。
  在外面遇到来看望弟弟的方彦轩。
  “方大少爷。”叶蓁作揖一礼,想要知道方家如今是什么情况,除了方彦钧,只能从方彦轩身上打探了。
  “叶大夫,舍弟的病……”方彦轩微微皱眉,担心这个大夫还是治不好弟弟的病,已经有太多名医开始是信心满满,最后却查不出个所以然。
  叶蓁说,“还不能确定,先吃两天药。”
  方彦轩神情沉重,“舍弟的病,就靠叶大夫了。”
  “方大少爷客气,我也只是尽力而为。”叶蓁说。
  “有什么需要,叶大夫尽管开口。”方彦轩说道。
  “好的。”叶蓁含笑点头。
  叶蓁和方彦轩寒暄了几句,转身回到客房,墨容湛没有在里面,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周围安静得连一点声音都没有,真不像是人口众多的名门望族。
  不知道墨容湛能不能查出什么秘密来。
  叶蓁从空间里拿出药材,方彦钧的病太奇怪了,不,应该不是病,而是中毒了。
  不过,方彦钧是方家的天之骄子,又是方云松的命根子,方家谁会对他下毒?
  她得找出他中的是什么毒,这样才能知道是从哪里下毒的。
  方云松为什么不去看望方彦钧呢?
  叶蓁纳闷着,一边将药材挑选出来,其实她大可不必自己煎药,但她不相信方家的人,既然她已经成为方彦钧的大夫,就要秉持医德治好他的身体。
  门轻轻地打开,墨容湛走了进来。
  “阿湛!”叶蓁眼睛一亮,将药炉的盖子放上,“你回来啦。”
  “嗯。”墨容湛微微点头,关上门走到叶蓁的身边,“怎么要自己煎药?”
  叶蓁说,“我信不过方家的其他人,所以就自己煎药了,你发现什么了没有?”
  “方家后院住的都是女眷,男人都不在,方云松的三个儿子应该是在方家书院,年轻一辈的,除了方彦钧就只有方彦轩,唯一比较可疑的是方家的上房。”墨容湛皱了皱眉,“那是方云松住的地方。”
  上房的气息很阴沉,他心里有个怀疑,不过却不敢肯定。
  “我觉得方云松应该有问题。”叶蓁说出她的疑惑,“方彦钧是去见过方云松之后开始生病的,这几个月来,方云松只来看过他一次,我觉得跟以前听说的不太一样,方云松应该是很宝贝这个孙子的。”
  “方彦钧是中毒?”墨容湛挑眉。
  “对。”叶蓁点了点头,“不过我还没查出他究竟是中了什么毒,还要再查清楚。”
  墨容湛若有所思地看着提炉。
  “哎呀,药好了,我给方彦钧送去,要是通过其他人的手,我也不放心。”叶蓁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墨容湛说。
  叶蓁笑道,“不用,又不远,走几步就到了。”
  为了方便医治方彦钧,他们就住在他旁边的院子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