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两年前

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两年前

冉惠娓娓道来关于云落宫和叶薇的Щщш..lā
  
  她时候就被卖了当童养媳,才刚成亲没多久,新郎就因病去世了,她被当成克夫的黑寡妇赶出家门,是叶薇经过的时候收留了她,将她留在云落宫的薇云楼,她武功不好,只能做些杂务,后来她自己学了几招功夫,自幼学了几个字,便替薇云堂打点日常琐碎事。
  
  云落宫是从飞羽山庄分支出来的,创立以来一向与世无争的,在江湖中地位不算高也不算低,他们的宫主玉云落收留的都是女弟子,不知道是不是想要区别于飞羽山庄,玉云落并没有教弟子们学习暗器,飞羽山庄最擅长的就是暗器了。
  
  “……本来我们在云落宫过得好好的,除了数年前出现了大魔头仇憾杀死了我们几个弟子,仇憾消失之后,我们恢复以往的平静生活,直到两年前……”冉惠到两年前的事,眉心皱了起来,眼底还有困惑,“两年前,我们云落宫的弟子外出办事的时候莫名其妙失踪了,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三个月我们就不见了十个弟子,完全无迹可寻,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
  
  “宫主让我和叶薇出去调查,我们在路上遇到袭击……”冉惠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显然她那时候的经历让她至今想起来都觉得不好受,“那些刺客是我们失踪的弟子,她们看起来却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们,我受重伤掉落江里,醒来的时候,已经被相公救了,我是半年之后才伤势痊愈回到云落宫,因为是和相公一起去的,所以宫主不让我再等云落宫的弟子,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叶薇同样受伤失踪,一直都没有回云落宫。”
  
  叶蓁默默地听着冉惠完,这么看来,她对于云落宫最近两年生的事情并不清楚了。
  
  “叶薇受伤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吗?”叶蓁问道,她之前并没有仔细寻味叶薇是怎么被水一琛救的,如今听冉惠这么,她应该跟冉惠不是同一时间受伤的。
  
  “我们当时分开去查线索了。”冉惠道。
  
  果然!叶蓁叹了一声,“叶薇在云落宫是什么身份?”
  
  “她是薇云楼的楼主。”冉惠道。
  
  “没有姓卫的堂主?”叶蓁皱眉问。
  
  冉惠,“王妃,云落宫是没有堂主的。”
  
  难道卫堂主并不是云落宫的?叶蓁秀眉微蹙,却也没有再多问,冉惠已经得很多了。
  
  “你们两年前失踪的那些弟子,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吗?”叶蓁问道。
  
  “好像是没有……”失踪的人当中,有几个跟她关系是不错的,如果已经回到云落宫,一定会传消息给她的,可两年过去了,她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收到。
  
  两年前……
  
  叶蓁实在不想将两年前的事情跟如今的联想在一起。
  
  这是大妖兽,是血魔!如果两年前人间大6就存在的话,那代表什么呢?
  
  她宁愿相信大妖兽是从不久前的缺口过来的,这样起码他还没有真正适应这个大6。
  
  “王妃,云落宫是不可能会伤害明玉公主的。”冉惠声地道,“我们宫主虽然足不出户,但其实是很善良的。”
  
  玉云落是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叶蓁如今不好下定论,她只觉得事情好像比之前又复杂了一些。
  
  她和墨容湛都以为卫堂主就是云落宫的人,如果不是的话,可能又要牵连到其他门派了。
  
  “我知道,我会让人查清楚,不会无端冤枉云落宫。”叶蓁,“对了,你知道那些失踪的弟子是在哪里失去消息的吗?”
  
  “在沧海城,还有落梅城等地,不仅是云落宫的弟子失踪,其他门派也有弟子失踪,一直都没有消息,当年在江湖上还引起不的震荡,大家都以为……”冉惠沉默了一下。
  
  叶蓁问,“以为什么?”
  
  “以为是不是仇憾又回来了。”冉惠低声。
  
  “不可能!”叶蓁立刻摇头,仇憾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就算鬼修都救不回来的,所以不可能是他又逃到人间大6。
  
  冉惠,“那就真的不知道究竟什么原因,这两年来都没有查个水落石出。”
  
  “只要生过,就一定会有线索。”叶蓁沉声道。
  
  “那……王妃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尽力。”冉惠,她正想着该怎么报恩的,如果能够帮到秦王妃,她自然全力而为。
  
  叶蓁笑着,“如果有需要你帮忙的,我不会客气的。”
  
  “好。”冉惠立刻,“那……我就先告辞了,枣枣还,我……”
  
  “我明白。”叶蓁含笑点头,知道冉惠是挂念着家里的女儿了。
  
  冉惠腼腆一笑,从秦王府告辞离开回到家里。
  
  刚哄着肚子饿的女儿喝了奶,便听到丫环来禀报,是老夫人来了。
  
  “把枣枣抱回屋里吧。”冉惠想起秦王妃叮嘱过她的话,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去见王氏。
  
  “我的孙女呢?把我的孙女抱过来给我瞧瞧。”王氏看都不看冉惠,横眉竖眼就要见孙女。
  
  冉惠低声,“枣枣刚喝奶,如今已经睡了。”
  
  “难道睡了就不能让我看吗?”王氏怒声问道,“还不快去抱过来。”
  
  如果真是疼爱孙女的祖母,怎么舍得吵醒正在沉睡的枣枣。
  
  冉惠心里一阵无奈,“娘,还是等枣枣醒了,我再抱来给您看吧。”
  
  “你别叫我,我没有儿媳妇。”王氏呸了一声,“一个江湖儿女,能教出什么样的姑娘,今日我就要将枣枣带回去。”
  
  “那就等相公回来了,您亲自跟相公吧。”冉惠淡声道,每次都是热脸去贴冷屁股,她也觉得累了。
  
  王氏站起来骂道,“你想拿瓒之来压我吗?”
  
  “不敢!”冉惠垂眸,她知道王氏怕秦王妃,便道,“秦王妃还让我明日抱枣枣去给她过目,毕竟这是秦王妃救下来的孩子。”
  
  “什么?”6夭夭那个死丫头回来了?王氏的脸色一变,不敢再提枣枣,只是含糊地问6瓒之什么时候回来,在得到冉惠的回答之后,灰溜溜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