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二百二十七章 痴傻

第二千二百二十七章 痴傻

墨容沂同样希望太后留在沂王府方便照顾,慕容恪并没有强求,跟叶蓁叮嘱了几句,便带着雷冰芙离WwW..lā
  
  叶蓁留在沂王府中等着太后入睡,她还是要亲自给太后把脉,这样才能确定她的病到底该怎么医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太后才睡了过去。
  
  赵宁这才亲自过来带叶蓁进屋里。
  
  “太后说话口齿不清,只有旁边那个陆双儿知道她在说什么,连阿沂都听不懂,我在旁边站着,她一个眼神都不给我,阿沂抱着俊哥儿给她看了,她才算有了好脸色。”赵宁低声地跟叶蓁抱怨着。
  
  “已经很不错了。”叶蓁笑道,若是以前的太后自然不会这样,但是,被叶瑶瑶催眠过后的太后,性子大变,眉眼间总是带着一股戾气。
  
  “那个陆双儿还在里面。”赵宁压低声音,和叶蓁一起进了屋里。
  
  陆双儿守在太后的身边,她看到叶蓁进来,紧张又害怕地缩着肩膀。
  
  “你先出去。”墨容沂对陆双儿说道。
  
  “不出!”陆双儿握着太后的手,警惕地看着叶蓁,好像叶蓁会伤害太后似的。
  
  墨容沂板起脸,压着声音喝道,“让你出去就出去,难道本王还会伤害自己的母后吗?”
  
  陆双儿被墨容沂的脸色吓了一跳,她指着叶蓁说道,“她她是鬼,会带走太后的!”
  
  “胡说八道!”墨容沂喝道,“青天白日的哪来的鬼。”
  
  赵宁皱眉,对林芝然吩咐,“把她带下去。”
  
  林芝然上前拉着陆双儿的手,半哄半骗才将她带下去了。
  
  “嫂子”墨容沂对叶蓁无奈地笑着。
  
  “她真的像傻了。”叶蓁望着陆双儿消失的身影,“查过她是怎么到太后身边的吗?”
  
  墨容沂说,“我让人去查过了,听说原来是路边的乞丐,被太后路过的时候捡到,大概是认出她的身份,所以将她带回行宫了。”
  
  “这么说,太后捡到她的时候还没有生病。”叶蓁低声问。
  
  “行宫的宫女说太后那时候已经手脚不利落,陆双儿很照顾母后。”墨容沂低声说。
  
  叶蓁没有再说过,而是坐在床榻旁边的锦杌,给太后仔细地把脉。
  
  一个人可以装病,但是身体的脉象变化是不会假的,特别是以太后这样的年纪,想要控制自身经脉更加不可能。
  
  太后是真的老了,病了。
  
  墨容沂紧张地看着叶蓁,见她收回手之后一直不说话,不由轻声叫了一句,“嫂子?”
  
  叶蓁从来没有想过再次见到太后会是这般光景,曾经疼爱她,后来又恨她入骨的太后,如今却像个无助的老人,躺在这床榻上什么都坐不了。
  
  “痴呆病很难痊愈,太后不肯让我靠近,不然还能够给她针灸。”叶蓁低声说,针灸的时候又必须是清醒的。
  
  “母后可能只是一时糊涂,说不定明天就好了。”墨容沂说道。
  
  叶蓁笑了笑,“我重新开药方,先服用几天的药试试,等太后愿意我给她治病,我再为她行针。”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好。”墨容沂小声地应着。
  
  “我出去见见陆双儿。”叶蓁眸色微冷,她还是觉得,陆双儿会出现在太后的身边并不是偶然的。
  
  陆双儿就在屋子外面的台阶上,对面是林芝然在看着她,看到叶蓁走出来,她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
  
  叶蓁来到陆双儿的面前,目光清冷地看着她脸上害怕紧张的神色,竟是完全看不出作假。
  
  “把手给我。”叶蓁低声说,扣住陆双儿要往后面缩的手。
  
  脉象很平稳,身体并不像是有病。
  
  “你叫什么名字?”叶蓁问道。
  
  陆双儿的手在颤抖着,她是真的很害怕叶蓁,连声音都带着惧意,“我我叫陆双儿。”
  
  “你记得自己的名字,却不记得其他吗?”叶蓁冷声问道。
  
  “是是太后说我叫陆双儿的,我原来叫傻乞儿。”陆双儿说道。
  
  叶蓁捏住她的脉门,“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陆双儿叫了起来,用力地挣脱着叶蓁的手。
  
  “你怎么连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是谁将你从元国皇宫放出来的?”叶蓁眸色越来越冷,她觉得陆双儿的出现不会是那么简单的。
  
  她被关在元国皇宫那么多年,如果没有人将她放出来,她不可能出得来。
  
  究竟是谁将陆双儿放出来的,那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那人是怎么把陆双儿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我真的不知道。”陆双儿哇一声哭了起来。
  
  墨容沂诧异地看向叶蓁,“嫂子?”
  
  叶蓁松开陆双儿的手,目光冰冷地望着陆双儿,“盯着她,别让她离开这个院子。”
  
  “嫂子,我知道怎么做。”墨容沂说道。
  
  陆双儿怯怯地缩在一旁,连看都不敢看叶蓁一眼。
  
  叶蓁皱起眉心,在陆双儿的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年傲慢的影子,如果不是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陆双儿,她怀疑是不是哪个长得相似的人而已。
  
  离开沂王府,叶蓁便去了陆家。
  
  裴氏已经从百花园回来了,正带着陆向岚在庭院里玩着。
  
  叶蓁跟裴氏见过面后就去找陆翔之了。
  
  “什么?陆双儿跟着太后回来了?”陆翔之吃惊地站了起来,“她怎么到太后身边的?”
  
  之前陆庭之来信说过陆双儿不在元国皇宫的事,他们都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就算陆双儿逃出皇宫,在外面也不会容易生存的,谁能想到她会去到太后的身边。
  
  “二哥那边还有消息吗?”叶蓁问道,她想知道到底是谁将陆双儿放出皇宫的。
  
  陆翔之轻轻摇头,“我怕让人发现他与我通信,已经没有再联系他。”
  
  叶蓁想了想说道,“无妨,我让别人去查查这件事。”
  
  “这件事得告诉爹娘,爹或许会去见她。”陆翔之说,父亲一直对大房的事耿耿于怀的。
  
  “我明白。”叶蓁颔首,“陆双儿如今什么都忘记了,行为举止犹如孩童,如果见了爹能想起过往,那也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