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 紫气

第二千二百八十三章 紫气

王从志听到王皇后这样说,他只好按住心中的不甘和激动,不得不承认,以他们王家如今支离破碎的力量,的确没有任何胜算了,钱丹青将他们王家的根基已经完全打败了。
  
  北堂宣炜虽然也有不甘,但他向来听王皇后的安排,自是没有反驳。
  
  这时,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倒是墨公子回来了,要求见王皇后。
  
  “墨公子与北堂宣炀的恩怨与我们无关,他们也不过是利用我们罢了。”王皇后见弟弟的眼睛骤然一亮,便知他在想什么,先提醒他几句。
  
  王从志说道,“互相利用才能够达到目的。”
  
  “你啊!”王皇后叹了一声,不知该怎么说服弟弟不要急于这个时候报仇,“请墨公子进来吧。”
  
  和明熙一起来的是叶蓁和沈异。
  
  王皇后在看到叶蓁的时候,便猜到她的身份。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皇后娘娘,这是我母亲,还有他是沈异,这次护送北堂钰回来的。”明熙给王皇后介绍了叶蓁和沈异。
  
  “早已经听闻秦王妃的风采,今日一见,果然是风采卓绝。”王皇后含笑望着叶蓁,关于锦国皇后曾经的事迹,她在多年前就听说了,即使如今陆夭夭不再是皇后,在锦国只怕无人能够再与她相比。
  
  叶蓁以前听说过王皇后,但是了解得不多,只知道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传言王皇后粗野不堪,而且丑陋无比,随之传言有假,倒是没想到差别这样大。
  
  原来竟是个优雅平淡如菊的女子。
  
  看来传出谣言的人十分痛恨王皇后。
  
  寒暄一番之后,王皇后便进入正如正题,他们彼此都很清楚,他们没有多余的交情叙旧,墨明熙带着陆夭夭一起前来,必定是有别的事要说。
  
  “那我们就直说了。”叶蓁说道,将手中一个锦盒交给王皇后,“这是北堂钰进宫之前交给我们暗卫的,请你过目。”
  
  王从志和北堂宣炜闻言走了过来,眼睛盯着王皇后手中的锦盒。
  
  “原来是先皇的东西。”王皇后淡淡地说,并不急着打开锦盒,“多谢你们一路护着先皇。”
  
  “姐,快看看是什么。”王从志催促着。
  
  王皇后不急不慢地说,“不过是先皇的遗物,留着一点念想罢了。”
  
  叶蓁打量了王皇后一眼,听出王皇后这是逃避的意思。
  
  “母后,看一下吧。”北堂宣炜低声说。
  
  王皇后看了他们一眼,无奈地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卷明黄色的圣旨。
  
  “这是……”王从志激动又不敢相信地看着还没打开的圣旨。
  
  叶蓁一直都在打量着王皇后的神情变化,却见她一点激动都没有,反而有一点抗拒。
  
  看来是真的很不愿意在卷入皇位争夺中了。
  
  “母后,是遗诏!”北堂宣炜激动地说,“父皇他最终还是……”
  
  “又有什么意义。”王皇后将圣旨收了起来放进锦盒里,没有因为北堂钰最终将皇位传给她的儿子感到高兴。
  
  她不会感动的,有什么值得她感动?
  
  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北堂钰,他是被钱家背叛了,才想起他们母子的,他无非就是想要在最后利用他们去对付钱家罢了。
  
  他的不甘心,却要他们因此付出一生的时间甚至是生命。
  
  “你不想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吗?”叶蓁看着王皇后问道。
  
  “那本就是我不要的。”王皇后淡淡地说,“明日我们便会离开定都城。”
  
  王从志不甘心地叫道,“姐,有了这道遗诏,我们就能名正言顺要朝臣帮我们了,为什么不试试?”
  
  “母后?”北堂宣炜低声地叫着。
  
  “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王皇后说,“也没有必要。”
  
  明熙挑眉看着王皇后,“你是不敢,还是不想?”
  
  “不敢也不想。”王皇后坦白地说,“我不想让我的儿子再有危险。”
  
  “但这是他作为儿子应该去争的。”叶蓁低声地说道。
  
  王皇后猛地看向叶蓁。
  
  “北堂钰虽然是个混蛋,但他的确死得不明不白,北堂宣炜是他的儿子,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他都要为北堂钰报仇。”叶蓁淡淡地说道。
  
  “他何时把宣炜当是儿子了。”王皇后冷声说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你应该问问你儿子的意思。”叶蓁看向北堂宣炜,“他是否愿意去争回原本属于他的东西,还是愿意放弃一切随你避世生活。”
  
  王从志跟着点头,“姐,就算你不愿意去争,他们还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刚才就说过了,我们拿什么去争?”王皇后淡声问道,“我们什么都没有。”
  
  “只要你将遗诏拿出来,这就是你们最大的武器。”明熙指着她手中的圣旨说道。
  
  王皇后平静地望着叶蓁,“秦王妃,不如你直接了当地说,你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北堂宣炀的背后是元国,我们不想要看到将来元国坐大,还有,北堂宣炀重伤了我们的人,此仇不报,心有不甘。”叶蓁说道。
  
  王从志说,“姐,北堂宣炀刚登基就想着要迁都,已经得罪不少人,而且,我还听说他将钱家父子从宫里赶出来,此时钱锡禹他们对他肯定是很失望的。”
  
  北堂宣炀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忽然就变了个人,再这样下去,他肯定要跟钱家决裂了。
  
  只要北堂宣炀跟钱家决裂,那就是他们的机会。
  
  “母后,不管结果是什么,我都不想就这样离开定都城。”北堂宣炜坚决地说道,“我一定要知道父皇是怎么死的。”
  
  王皇后抬眸默默地注视着儿子,“你真的要这样做?”
  
  “母后,请您帮我。”北堂宣炜说,“不管是为了父皇还是王家,也是为了我自己。”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随你吧。”王皇后无奈地叹息。
  
  叶蓁和明熙交换了个眼色,她说道,“我们不敢保证一定保护你们的周全,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尽全力保住你们母子的性命。”
  
  “多谢。”王皇后淡淡地说,“如果事成,你们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