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讨好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讨好

    慕容恪披着单衣从屏风后面出来,泡过药汤,他身体出了一层薄汗,却是全身舒畅,看到雷冰芙靠在软榻上看书,脸上还带着笑,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有什么高兴的事?”慕容恪在另一边坐下,挑眉望着雷冰芙。
  
      “方才我父亲来找我了。”雷冰芙笑着说,走过去拿着巾子替慕容恪拭干头发,“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求到我面前。”
  
      慕容恪懒懒地靠着,知道雷老爷是为了什么事来求雷冰芙,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还不是为了另外一个女儿,“很高兴吗?”
  
      “当然高兴。”雷冰芙低声说,“我说了,如果不将雷洁婷送进宫里当宫女,那就是欺君之罪。”
  
      “原来是利用朕。”慕容恪嘴角微勾。
  
      雷冰芙的手顿了一下,“臣妾明明是说实话,怎么就是利用皇上了,明明是他们说愿意进宫伺候臣妾的,那不就是进宫当宫女吗?”
  
      “让你妹妹进宫,你真放心?”慕容恪淡声问。
  
      “臣妾能有什么不放心的。”雷冰芙替慕容恪通着头发,她既然敢让雷洁婷进宫,自然就笃定她蹦跶不了多远,要是慕容恪真能看上她,只能说是有人眼瞎了。
  
      慕容恪转头看着她,“你对谁放心?”
  
      “臣妾相信……皇上的眼光。”雷冰芙说。
  
      “朕的眼光确实挺好的。”慕容恪淡淡地点头,他还没有正眼看过雷洁婷,不过,以雷家的情况看来,这个庶出的雷家姑娘,绝对不是善茬。
  
      雷冰芙在进宫之前能够压住她,的确是不容易。
  
      “皇上这是在夸自己,还是在夸臣妾?”雷冰芙开玩笑问道。
  
      “朕夸你了吗?”慕容恪瞥了她一眼,“你进宫时遇到海盗,查出是谁派去的吗?”
  
      雷洁婷只是个生活在深闺中的女子,有什么能耐让人去杀害雷冰芙?必定是外面有人帮她的。
  
      “臣妾还没腾出手去查。”主要是她没有可以用的人在外面帮她查,何况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了。
  
      “朕替你查了。”慕容恪说。
  
      雷冰芙愣了一下,猛地来到他面前,“您替臣妾查出什么了?”
  
      “一点好处都没有,朕凭什么告诉你。”慕容恪站了起来,将头发松松垮垮地扎着。
  
      “皇上,您还要什么好处,您已经是要什么有什么了。”雷冰芙挂着笑,将一杯温度刚刚好的茶送到慕容恪的面前。
  
      慕容恪挑眉看她,“狗腿子。”
  
      雷冰芙笑得更讨好了。
  
      “郭家还有什么人吗?”慕容恪问。
  
      “郭家?”雷冰芙微微一愣,“郭姨娘还有个哥哥,皇上,我见过那个无赖,不可能有作为,怎么有本事勾结海盗劫船呢?”
  
      慕容恪淡声说,“他没有能耐,但是能够让有能耐的人去做,谢家有人不想让你进宫。”
  
      “臣妾明白了。”雷冰芙笑了起来,雷夫人的娘家便是谢家,她成为秀女的消息传到京都城,谢家立刻就来人了,道是谢家已经有姑娘要进宫,让雷冰芙找个借口躲开不要进宫。
  
      雷冰芙没有听谢家的安排,执着地要去京都城。
  
      雷洁婷这是跟谢家某些人勾结了。
  
      “需要朕帮忙吗?”慕容恪问。
  
      如果她想要报仇的话,没有他帮忙,对付谢家还需要花费一番力气。
  
      “不用。”雷冰芙含笑说,“皇上让臣妾成了惠妃,这就足够了。”
  
      谢家如今肯定不敢再想着将她弄死,而是要想着怎么巴结她,何况,她都要将雷洁婷带进宫了,这笔账能够慢慢清算。
  
      慕容恪垂眸看着她,在宫里的时候,他怎么都看不清这个女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说她处心积虑,却又不曾主动接近他,倒是更愿意接近明玉,说她欲拒还迎,他给她什么封号,她都淡然处之,并没有特别高兴,更没有因为成了惠妃而沾沾自喜,反而躲着不见任何人。
  
      他以为她肯定为了更大的目的,然而,这么久过去,从京都城到这里,她的性子都非常坦荡自然,对他是不讨好不迎合,但却莫名地了解他。
  
      只要他一个眼神,她仿佛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慕容恪第一次觉得身边有个人,还算是挺舒服的。
  
      “随你。”慕容恪沉声说,眼角却染上浅浅的笑意。
  
      “皇上,臣妾跟您讨个免责金牌可好?”雷冰芙小心翼翼地问。
  
      慕容恪挑眉,“想要什么免责金牌?”
  
      “也不是什么,臣妾怕日后有些狂妄自大,惹您不高兴。”雷冰芙说。
  
      “你,还想狂妄自大?”慕容恪被逗笑,他几乎可以肯定,就算让雷冰芙成了贵妃,她都不可能狂妄自大,这跟位尊没有关系,性子使然。
  
      雷冰芙认真地说,“对付某些人的时候,还真的要狂妄自大才能压得住,臣妾要是狂妄起来,是真的很自大的。”
  
      慕容恪笑出声,“朕给你机会狂妄自大。”
  
      “多谢皇上。”雷冰芙喜滋滋地道谢。
  
      “嗯。”慕容恪面色淡然地应着。
  
      这时,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到时候薛大人求见。
  
      雷冰芙看了慕容恪一眼,替他取来衣裳换上,“皇上,京都城那边……有妖兽作乱吗?”
  
      “天下各地都有妖兽,不过忽然又消失了。”慕容恪说,“秦王那边有消息,说是只能暂时压住。”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些怪物。”雷冰芙说。
  
      慕容恪沉声说,“世上的事,从来是无奇不有。”
  
      叶蓁能够死后重生在陆夭夭身上就已经很神奇了,更别说墨容湛和她消失在山洞里四年,四年后又完好如初地出现,这个天下会有什么稀奇的事情发生,他都不觉得奇怪。
  
      如今想这些也没用,要想的是在妖兽再次出现时,该怎么应付。
  
      薛林是带来荒原那边的消息。
  
      锦国的军营虽然有妖兽,但影响不大,已经被叶淳楠杀死了,元国大军死伤太重,水一琛已经带兵返回元国了。
  
      唯一的坏消息,是齐国的宋弘敖已经下令要攻打北冥国,也就是如今宁国。
  
      “让靳楼带兵去增援明玉。”慕容恪冷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