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小皇子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小皇子

赵娆感到前所未有的Щщш..lā
  
  失去程铮的时候,她觉得天都要塌下来,程铮是她的天,是她的未来,那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再也没有期待了,只有仇恨支撑着她一步一步往前走。
  
  如果不是后来发现有孩子了,她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儿子已经替代程铮,成为她生命中唯一的色彩。
  
  “陛下,您喝口水吧。”赵湘倒了一杯水,来到赵娆的身边,担心地看着她苍白的脸庞,这才半天过去,赵娆看起来都快要倒下了。
  
  “放下。”赵娆淡声说,这一句话好像用尽了她的力气,说完便觉得筋疲力尽。
  
  赵湘柔声说,“您要坚强,小皇子福大命大,会回来的。”
  
  “你觉得真的还能活着回来吗?”赵娆低声问道,“那是妖兽……会吃人的。”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妖兽。”赵湘眼底闪过一抹悲伤,她心里是觉得小皇子凶多吉少,可是她根本不敢说出来。
  
  赵娆垂眸,心尖像是有成千上万的针在扎着,痛得她连呼吸都觉得难受。
  
  “说不定……陆夭夭真的能救回小皇子。”赵湘说道,陆夭夭都能够凭空消失,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如果皇儿落在她的手上,你觉得……跟落在妖兽的手中有区别吗?”赵娆冷笑着问。
  
  赵湘说,“至少皇子还能活着,陆夭夭肯定会和我们谈条件的。”
  
  “她到底是人还是鬼?”赵娆低声问,“她到底……”
  
  “不管是人是鬼,我们都不用怕她。”赵湘说。
  
  赵娆嘴角动了一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皇上,皇上!”外面有宫人大声地叫了起来。
  
  “闭嘴,吵什么!”赵湘沉声喝道,“何事?”
  
  宫人喘着气,“庄大人派人来说,看到小皇子被……被救回来了。”
  
  赵娆猛地站了起来,“皇儿还活着?”
  
  “活着!小皇子还一直哭呢。”宫人大声说道。
  
  “人呢?庄大人把小皇子带回来了吗?”赵湘立刻问道。
  
  宫人摇头,“说是被……被今日来宫女的女子抱着。”
  
  赵娆和赵湘对视了一眼,陆夭夭真的把皇儿给救回来了?
  
  “庄大人在何处?”赵娆问道。
  
  “来禀话的人说庄大人一直跟着小皇子……”宫人说道。
  
  赵娆深吸了一口气,“去找陆夭夭。”
  
  ……
  
  ……
  
  叶蓁他们找了个客栈住下,她给小皇子做了仔细的诊断,这孩子的血的确是因为她当初的灵泉受了影响,这并不难消除,如果不消除的话,让他就这样回到宫里,不到两天肯定又要吸引妖兽来抓他的。
  
  “你要救赵娆的儿子啊。”火凰在叶蓁的旁边坐下来,看着她给小皇子消除灵力。
  
  小皇子哭了一场,叶蓁给他喂了一碗肉粥,他已经安静下来,躺在床上正眼睁睁望着叶蓁,居然一点害怕都没有了。
  
  一团淡淡的光芒笼罩着小皇子,他血液的味道在渐渐地消失。
  
  “不然呢?看着他被妖兽一口给吃了?”叶蓁反问,这个孩子跟团儿似的,天真无暇,对她充满了信任,她看着都觉得喜欢,不管是谁的儿子,她都不忍心看着被吃了。
  
  火凰撇了撇嘴,“就算你救了他,赵娆也不会感激你的。”
  
  叶蓁看他一眼,“那你将这孩子带回来的时候,有想过要赵娆感激你吗?”
  
  “我不是为了她感激,是你让我救的。”火凰说道,他才不稀罕赵娆的感激呢。
  
  “可是你也不忍心看着他被雕兽吃了。”叶蓁笑着说。
  
  火凰哼了哼没有再说话。
  
  叶蓁垂眸看着小皇子,“这孩子长得像程铮。”
  
  “爹爹……”小皇子听到熟悉的名字,小声地叫出口。
  
  “害怕吗?”叶蓁轻轻抚摸着小皇子的头发,“刚刚是不是做噩梦了?”
  
  噩梦?小皇子眨了眨眼,“我是在做梦啊?”
  
  “是不是梦到一只大鸟了?”叶蓁笑着问,“别怕,梦里不是真的。”
  
  小皇子露出一个愉快天真的笑容,“嗯嗯。”
  
  “香味消失了。”火凰说,这样一来,那些妖兽就不会盯着他了,赵娆要是知道叶蓁为她的儿子做了什么,就该感恩戴德了,不要每次见到叶蓁都气焰嚣张,恨不得挫骨扬灰一样。
  
  叶蓁收起光芒,将小皇子给抱起来,“好了。”
  
  “想母后。”小皇子小声说。
  
  “你母后应该很快就来接你回去的。”叶蓁笑着说,客栈外面躲着那么多士兵,不都是为了这个小家伙么。
  
  小皇子听到他母后很快来找他,眉开眼笑十分高兴。
  
  正说着,客栈下面已经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来了!叶蓁淡淡一笑,让火凰抱着小皇子,“走吧,你母后该到了。”
  
  火凰心不甘情不愿地抱着小皇子,他撇嘴说,“便宜赵娆了。”
  
  “陆夭夭,出来!”刚走到门口,赵娆凌厉的声音便传过来。
  
  “吵什么,我听得到!”叶蓁慢吞吞地走下楼梯,望着已经被士兵包围的客栈,卧生他们都默默地站在走廊,像是在看戏一般。
  
  赵娆怒目瞪着她,“陆夭夭,朕的皇儿呢?”
  
  “不管怎样,我都替你救回儿子,我也没指望你感恩戴德,不过,你这态度不太对啊。”叶蓁淡淡地说,她是没想过要赵娆感恩的,她杀程铮的仇是不共戴天,不过赵娆这么一来,好像是她抢走她儿子似的,这就不对了。
  
  “都说别救她儿子了。”火凰拎着小皇子出来,忽然就将小皇子给抛了出去。
  
  “不……”赵娆尖叫出声,眼睁睁地看着火凰在二楼就把她儿子扔出来。
  
  在小皇子被扔到半空的时候,火凰又忽然将他抱了回去,一脸不屑地望着赵娆惊恐害怕的表情。
  
  “再对我们夫人不客气,我可以教教你怎么做人。”火凰笑眯眯地说。
  
  小皇子倒是不害怕,在火凰的怀里咯咯地笑着。
  
  赵娆被吓得背脊一阵冷汗,她深吸了一口气,半天才缓过气。
  
  “火儿,别吓她。”叶蓁无奈地说,“把孩子还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