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 嘲讽

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 嘲讽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蓁他们一行加入白意之后,一路上走得更加顺畅,几乎没有妖兽敢招惹他们,甚至他们经过的地方,妖兽都会自动避开,不敢伤害百姓,虽然感到欣慰,可叶蓁也很清楚,卧生之前的命令已经完全失效了,如今只有找到妖令旗,才能够完全保护人间大陆的百姓。
  
  “你这么上心作甚,就算你找到应泱和妖令旗,百姓感激的也不是你。”白意懒洋洋地说着,他们这一路赶着去京都城,为的就是找到应泱的妖令旗,想要让妖兽不得伤害百姓。
  
  她就是不明白,这个小夭怎么一点都没改变,一万多年前会做的事情,转世投胎之后还是一样,她到底在图什么,以为这样能够得到大家的感激吗?
  
  叶蓁淡淡地说,“我不需要他们的感激。”
  
  “那你想要什么?”白意问道,“对你有什么好处?”
  
  “非得有好处才能这么做?”叶蓁看了白意一眼,“在你们没有出现之前,凡人过得是平静祥和的日子,这里已经不属于你们了。”
  
  白意轻笑出声,“这里,一直就是我们的地方,没有闻天出现的话,人间大陆早就被神族毁了。”
  
  “那是以前的事。”叶蓁说,如今人间大陆已经是凡人的地方。
  
  “小夭,你真是一点都没变,总是喜欢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永远都记不住教训,你看着吧,说不定到时候那些凡人不但没对你感恩戴德,还会埋怨你。”
  
  叶蓁听出这话好像意有所指,“为什么要埋怨我?”
  
  “因为这是凡人的德性,他们习惯欺善怕恶。”白意冷笑着说,“你真是不长记性,你保护凡人,他们也不会把你当菩萨,只会把你当傻瓜。”
  
  “你不是正在努力当傻瓜吗?”梵梵没好气地问,“你不是正学着小夭保护凡人吗?”
  
  白意撇嘴说,“我不是学她。”
  
  “哦,你是为了尊主,可惜了,就算你怎么学小夭都没用的。”梵梵说道。
  
  “要你多嘴。”白意瞪着梵梵。
  
  梵梵搂着叶蓁的肩膀说,“不用理会那臭狐妖,她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小夭以前是被误会了?”叶蓁低声问,听出白意话里的意思,小夭以前保护凡人,应该是没有得到凡人的感激。
  
  不过,那时候的凡人跟现在的不一样吧。
  
  “误会总是会有真相的时候。”卧生说,“一万年前的事,跟现在不同。”
  
  “卧生大哥说得对,小夭,我们做自己的事就好。”梵梵说。
  
  白意嗤笑一声,“你们就等着重蹈覆辙吧。”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梵梵没好气地问。
  
  “不许欺负夭夭!”关戒瞪着白意,眼睛充满了敌意。
  
  白意的脸色微微一变,眼睛直直地盯着关戒。
  
  “关戒,回来。”火凰叫道,怕白意一个大怒把关戒给打死了。
  
  虽然关戒是武功高强,不过他的武功在白意面前真的什么都不算。
  
  “哼!”白意冷哼了一声,撇过脸不再开口了。
  
  卧生对叶蓁说,“很快就到京都城了。”
  
  叶蓁垂眸不语,他们到了京都城,意味着最后一个地宫就要打开了。
  
  属于慕容恪的紫气也即将消失,照着卧生他们的说法,如今除了明玉,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上有紫气。
  
  对了,澪儿说过燕小六也有紫气,可燕小六如今却被梵洛抓走,还不知道到底怎样了。
  
  “应泱是不是一定会听你的?”叶蓁低声问道,她如今只怕应泱醒来之后,不会按照卧生说的那样,用妖令旗命令人间大陆的妖兽,让他们不得伤害百姓。
  
  卧生含笑说,“他会的。”
  
  那就好!叶蓁心里虽然还不能完全放心,但想到能够拿到妖令旗,还是抱着极大的希望。
  
  “前面是凤梧城,要不要先落脚?”束离面无表情地问,眼睛却看向关戒。
  
  他们已经连续在路上两天了,虽然有吃有喝,可是作为凡人的关戒应该还是受不了的。
  
  “看起来快要暴风雨,我们先在城里住一个晚上。”叶蓁望着黑压压的天空,觉得再过不久就会大暴雨,还是先休息一下。
  
  “好。”卧生说。
  
  他们进了凤梧城,因为驴马兽生得怪异,立刻引来不少人侧目,大家的脸上都带着好奇和惧意。
  
  “……像不像怪兽?”
  
  “可他们是人,怎么能骑着怪兽?”
  
  街道两旁传来窸窣的声音,叶蓁在心里叹息,如今凡人似乎都已经知道妖兽的存在,他们虽然害怕恐惧,但似乎已经不会尖叫躲开了。
  
  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卧生他们对于凡人的议论置若罔闻,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一直来到客栈的门外,让耀风和忌眀将驴马兽牵到后面去了。
  
  “这里真热闹啊。”白意兴致勃勃地看着街道两旁,“比以前的人间大陆好玩多了。”
  
  “就算再热闹,也不是你能玩的。”火凰走到白意的身边,对她做了个鬼脸。
  
  白意想要敲火凰的脑袋,被他灵活地避开了,哇哇叫道,“你敢欺负灵兽!”
  
  “就你这个还没长大的灵兽?”白意嗤笑一声,“我还真不怕。”
  
  “呵呵,你还见过别的火凰吗?”火凰冷笑道。
  
  白意低眸打量着他,忽然咦了一声,“你不说我还没发现,你长得挺像火奇的。”
  
  “谁是火奇?”火凰问道。
  
  走在最前面的卧生顿住脚步,连梵梵的脸色都有些怪异。
  
  “以前的火凰灵兽。”白意说,眼睛一直打量着火凰,“你的眼睛……像孔闲闲的。”
  
  火凰的脸色一紧,“火奇跟孔闲闲是谁?”
  
  “一个是火凰,一个是白孔雀。”白意说,似笑非笑地看着卧生他们的背影,“你该不会是他们的孩子吧?”
  
  “白意!”卧生回头冷冷地看着她。
  
  “我就是随便说说。”白意摆了摆手,笑盈盈地走进客栈。
  
  火凰的脸色却不太好看,火凰和白孔雀都同属于灵兽,虽然白孔雀不如火凰尊贵,但也是不可多见的灵兽。
  
  他是有白孔雀血统的……
  
  “你站住,我还有话没问完!”火凰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