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 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 水阵

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 水阵

    叶蓁不知道自己被困在水里多久了,周围都是黑暗的,连日夜的变化都无法看出来,她用了很多办法都无法破开阵法,不知道这个水阵要怎么才能破开。
  
      卧生他们肯定很担心她
  
      说来奇怪,她之前对卧生他们还充满戒心的,可相处的这些天,她却找到熟悉的感觉,仿佛跟他们已经相处了许久,很确定他们肯定会很担心她。
  
      叶蓁重新进了空间,在里面见到精神奕奕的火凰,火凰在水阵里面失去所有精神气,只有在空间才好起来。
  
      “夭夭,打开水阵了吗?”火凰急忙跑过来问道。
  
      “还没有。”叶蓁叹了一口气,“我再去找找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火凰叫道,“你都要把空间里面的书翻烂了。”
  
      本来还以为能够在空间里面找到办法打开水阵,夭夭是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可是过去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办法能够打开的。
  
      “我再去看看古书,肯定会有办法的。”叶蓁说道,墨容湛给她的这个空间很奇怪,好像是没有上限的,只要她的修为上升一点,空间会相应跟着变大,之前只有三层,如今都有四层了。
  
      而且空间里面有很多关于上古的书籍,这真的让她很惊讶。
  
      墨容湛的空间……到底哪里来的古书籍。
  
      等见到他的时候再问吧。
  
      “夭夭,你的空间不是跟城主的想通吗?要不我们过去找他,这样就能够离开水阵了。”火凰叫道。
  
      “我试过了,不行。”叶蓁低声说,“他……应该不在人间大陆。”
  
      火凰叫道,“那他会在什么地方?”
  
      “阿湛说过在望月湖的黑洞有可能跟荒芜地狱有关系,他和钰修帝君可能去荒芜地狱了。”叶蓁说道。
  
      “什么!”火凰猛地跳起来,“他们居然去荒芜地狱!”
  
      叶蓁看了他一眼,“你还担心他?”
  
      “那是荒芜地狱,难道你不担心?”火凰反问道。
  
      “担心。”叶蓁低声说,埋头查阅着古书,她觉得肯定会有关于破解水阵的办法,“可是有什么办法?”
  
      如今哪里不危险?他心里是很担心墨容湛的,可是,别说荒芜地狱了,连人间大陆如今哪里安全都不知道。
  
      火凰跺了跺脚,“这个兕真是个混蛋。”
  
      “她的儿子被杀了,杀子之仇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叶蓁淡淡地说。
  
      “你还替她说话。”火凰哼道。
  
      叶蓁说,“我不是替她说话,只是……面对兕的仇恨,我们一定要小心,她跟我们之前遇到的不一样。”叶蓁低声说道,“她是上古就活下来的大妖兽,妖力都不是以前的妖兽能够相比的。”
  
      “就是,一个水阵就将我们给困住了。”火凰叫道。
  
      叶蓁双手压在书上,叹息了一声,“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兕对小夭的恨也太深刻了。”
  
      “夭夭,她来了。”火凰全身紧绷起来,他感觉到兕的气息了。
  
      “我出去看看。”叶蓁从空间里出去,正好看到兕出现在水阵外面。
  
      兕是原形出现的,生得独角参差,双眸黑亮,口阔板牙黄,毛皮发青,怎么看怎么恐怖。
  
      “你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叶蓁开口问道。
  
      “卧生什么时候把妖令旗给我,我什么时候放你。”兕说道,慢慢地变成中年妇人的模样,一双眼睛藏着阴森森的冷意。
  
      叶蓁皱眉看她,“你见过卧生了?你要妖令旗?”
  
      “没错。”兕说道,“你不用指望他们能够来救你,就算他们站在你的面前,你也看不到的。”
  
      这么说,水阵是能够阻挡别人的视线。
  
      就算卧生来救她,还不一定找得到她。
  
      “大姐,你要不要跟我说说以前的恩怨,你这样关着我,我对你们以前的恩恩怨怨一点都不清楚,我很冤枉啊。”叶蓁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兕围着叶蓁打量了一眼,以小夭有半神族的血统,她就算轮回投胎几次,修炼到这样的程度,多少是会想起一点以前的记忆,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叶蓁苦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连闻天的记忆也没有?”兕挑眉问。
  
      “是。”叶蓁点头,肯定地回答,她根本不知道谁是闻天。
  
      兕见叶蓁不像是撒谎,或许是还没有想起来。
  
      “闻天当初出卖我们,或许是为了你有活下来的机会。”兕冷笑着说,“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居然让闻天为你这样神魂颠倒,还有少帝……”
  
      “小夭!”
  
      “小夭……”
  
      耀风和梵梵的声音在不远处传了过来。
  
      叶蓁的脸上一喜,“我在这儿。”
  
      兕嘲讽地轻笑,“不管你叫得多大声,他们都听不到,也感觉不到你的气息。”
  
      “你……”叶蓁瞪了她一眼。
  
      “小夭,我以前被关在水阵里,是你找到我的,你一定有办法离开的。”梵梵手里拿着防水珠,那些水自动地避开她,她在水里能够自由活动。
  
      她找到梵梵的?
  
      叶蓁疑惑着,正想听清楚梵梵到底怎么说的,却见兕的脸色难看,大手一挥,水底涌起一股湍流,她被感觉自己被大浪推了上去,转眼就听不到梵梵的声音。
  
      她知道兕肯定将她转移到别的地方了。
  
      “不知所谓。”兕哼道,决定去将间接害死她儿子的梵梵先杀了。
  
      叶蓁顾不上她被兕转到什么地方,但是,梵梵说的话,她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被她遗漏了。
  
      梵梵以前被兕的儿子抓走……应该也是被困在水阵里,可是,谁都找不到,只有她才找到梵梵,所以才杀了兕的儿子?
  
      这么说来,小夭以前是发现水阵了。
  
      那怎样才能够打开水阵……或者让别人发现水阵呢?
  
      “火儿,你说水阵到底突破口在哪里?”叶蓁疑惑地问着。
  
      火凰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水阵让我的火焰蔫了,总不能用火给烧开……”
  
      “火?”叶蓁的眼睛顿时一亮,“或者有个办法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