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懒人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撤军?

第七百三十五章 撤军?


      “将军,张郃将军回来!”就在白仁思考如何处理这群俘虏的时候,一旁的士兵面色紧张的来到了白仁的面前,语气有些匆忙地对着白仁说道。
  
      白仁听了将目光望向了一旁,只见张郃骑着自己胯下的战马来到了白仁面前,面色沉重的来到了白仁的面前,语气有些无奈地对着白仁说道:“将军,末将无能让周泰和孙权在我面前逃跑了!”
  
      “哦!没事的,如今已经大获全胜。东吴的军队已经损失惨重,他们跑了也没用,迟早有一天会落在我手里。”白仁听了张郃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而是面色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张郃,语气有些柔和的说道。
  
      张郃听了白仁的话,面色还是有些自责,无奈的有些低头丧气的说道。
  
      “隽义,你这样低头丧气的如何是好,我正有要事要交于你呢!”白仁看着面前张郃着垂头丧气的样子,目光有些平静地看着一旁瑟瑟发抖的俘虏,顿时面色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拍了拍张郃的肩膀,语气有些平静地对张郃说道。
  
      张郃听了白仁的话,默默地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目光有些疑惑地看着白仁,语气有些疑惑的对着白仁问道:“不知主人有什么要事?”
  
      白仁目光有些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东吴军队投降的俘虏语气带着一丝笑容的对着一旁的张郃说道:“我想让你把这一万东吴士兵投降的俘虏,带到寿春城之中,然后亲自交给你训练,到时候训练出来的军队,由你亲自统领。”
  
      张郃听了这样的话,顿时面色有些惊讶地看着白仁,语气不可思议的对着白仁问道:“此话当真?”
  
      张郃心中其实非常渴望自己能单独统领一军,如今白仁给了他机会,他怎么不开心,只不过白仁让他统领这么多军队,他也有些不可置信啊。
  
      “只要你有本事将他们变成你的手下,我就把他们交给你。”白仁看着面前的张郃,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地微笑,然后语气有些从容不迫地对着张郃说道。
  
      “主人放心,末将竟然能把它们训练成一支优良的军队。”张郃看着白仁那坚定的目光和充满肯定的话语,面色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语气有些沉重的对着白仁说道。
  
      “潘璋,你带领手下的士兵,和张郃将军把这群俘虏押到寿春城中吧!”白仁看着张郃如此兴奋的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语气有些平静地对着潘璋说道。
  
      白仁看着潘璋和张郃带着士兵缓缓离开了大营,顿时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白仁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故事。
  
      想当初汉高祖统一天下了以后特意找到了大将军韩信聊天。
  
      汉高祖问韩信自己能统领多少人马,韩信语气有些平静地对着汉高祖回答道:十万!
  
      汉高祖又问韩信他能统领多少兵马,韩信看着汉高祖面色有些得意洋洋的说道:多多益善!
  
      汉高祖面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韩信也发现了自家老大的面色变得不好,于是辽忙回答道:陛下善于驭将,而末将善于统兵。
  
      白仁看着自己远去张郃和潘璋,心中暗想,自己终有一天不要成为别人的猎犬,而是成为驾驭猎犬的猎人。
  
      “将军,看样子又要准备重新安营扎寨了。”一旁的贾诩看着自家主人那一脸笑意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然后看着已经基本上烧成灰烬的营寨,语气有些感慨的对着白仁说道。
  
      “徐盛,你去吩咐手下的士兵暂时找一处空地安营扎寨吧。”白仁听了贾诩的话,默默地点头,将自己的目光望着烧成灰烬的营寨,然后对着一旁的徐盛吩咐道。
  
      而另外一边,孙权在周泰和蒋钦两人的护送下,飞快的逃回了自己的营寨。
  
      而此时,鲁肃正在营门口,面色有些沉重地等待着孙权的回来,看着孙权三人狼狈而归的样子,鲁肃好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在下恭迎吴侯归来!”鲁肃看着孙权三人骑着战马回到军营的样子,身后并没有其他的士兵,鲁肃默默地走到孙权战马旁,看着孙权那灰头土脸的样子,语气有些淡然的对着孙权说道。
  
      孙权看着鲁肃面色有些平静的看着自己。再看看自己这狼狈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翻身下马,语气有些感慨地对着鲁肃说道:“在下当初没有听信先生之言,才有今日之败,如今是本侯错了!”
  
      鲁肃看着孙权那面色有些沉重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如何劝说孙权。
  
      孙权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营寨,简直是欲哭无泪啊,自己带出去的三万兵马,如今没有一人跟随自己归来,如今白白损失了三万兵马,这可是让孙权非常的心疼啊!
  
      孙权看着自己手下已经非常疲惫的周泰和蒋钦,突然又想到为了自己而战死的陈武,顿时眼角划过一丝泪水。
  
      “如今我军恐怕已损失惨重,不如先暂时返回江东,等到来年再战。”一旁的鲁肃此时面色有些沉重的看着孙权呐,有些沮丧的样子,犹豫了一下,然后语气平静地对着孙权说道。
  
      孙权默默地将自己的目光望向了一旁的鲁肃,然后面色有些迟疑地对着鲁肃说道:“如果是我军退回江东,不知道哪年才能入住淮南呀?”
  
      “可是我军不可再久战,如今已经夺得了庐江城。可以暂时将庐江城变为我军在淮南的据点,而吴侯则带手下的兵马暂时退回江东。等到休整一些时日,再和北面的白子符一决雌雄。”鲁肃看着孙权极其不情愿的样子,然后面色有些沉重的看着孙权,语气有些沙哑的对着孙权说道。
  
      孙权听了鲁肃的话,默默地待在原地,面色有些沉重,此时皱着眉头正在思考,权衡利弊,考虑着是不是应该撤退回江东。
  
      “吴侯,末将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此时周泰看着孙权呐,有些犹豫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面色有些平静地对着孙权说道,
  
      孙权看着平常沉默不语的周泰突然讲话了,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周泰,然后语气有些平静地对着周泰说道:“幼平,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如今我军虽然开始占据了上风,但一开始那白子符突袭了我军的先锋部队,斩杀了董袭将军。后来随着斗将的失利,我军重要的将领,比如说甘宁和凌统两人在这次战役中都受了重伤,无法再继续征战,我军的士气随着斗将的失利也有所下降,而今天夜里吴侯带兵前往偷袭敌营,却没有想到中了白子符的奸计,不仅折了陈武将军,手下的人马基本上都损失殆尽,如今,虽然我军还有将近万人的军队,只不过以现在的士气,恐怕再也难以匹敌白子符的军队了!”周泰此时面色有些沉重的看着孙权,目光带着一丝无奈,语气有些感慨地对着孙权说道。
  
      孙权听了周泰的话,顿时面色变得更为沮丧,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感慨地说道:“看样子我军已经无力再战了,只能乖乖的撤回江东。等到来日再北上了报仇了!”
  
      鲁肃但一众的文武听了孙权所说的话,都面色有些感慨,原本以为有极大的胜算能够平定淮南结果最后的结局却是这样,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吴侯,我现在有一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鲁肃看着孙权面色有些沮丧的样子,顿时心中想到了一件事,于是语气有些沉重的对着孙权说道。
  
      孙权偏过自己的脑袋,看着一旁的鲁肃,面色有些疑惑的看着鲁肃问道:“子敬你我君臣相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