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章 农家院里的是是非非

第二章 农家院里的是是非非


  阿呆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桌子中间小盆里放着的两张肉饼。
  平日里肉饼只有一张,是给三叔吃的。
  今天却多了一张。
  给自己的么?
  阿呆馋了,嘴角流出口水,可随后他的小脑袋晃了两下。
  不可能,赵氏不喜欢自己的。
  他记得有一次,自己只是先上桌抓筷子,就被赵氏用筷子狠狠打了一下,手都打肿了。
  疼得他哭了好久,以后也再不敢先上桌了。
  薛家虽是农家,规矩也是颇多的。
  早些日子,薛老爷子父亲在世时,还有女人、孩子不能与男人同桌的规矩。
  不过,这个规矩在薛老爷子父亲死后,在一次饭桌上,就被薛老夫人赵氏给废掉了。
  对此,老爷子只是低头吃饭,恍若未闻。
  赵氏年轻时很漂亮,有很多小伙子追求。
  但赵氏看不起那些人,一张利嘴经常将那些人骂得体无完肤,屁滚尿流地跑了。
  久而久之,赵氏在十里八乡就出了名,人称小辣椒。
  小辣椒的名声响了,更多的年轻人坚持不懈追求赵氏,可不知怎的,竟然被当时木讷老实巴交的祖父给追到手了。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便是薛家的四个儿子也都想不通。
  为什么妈会嫁给爸。
  但这话,他们是绝不敢问出来的。
  这可是大不孝。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赵氏年过半百,容颜不复当年,性子也柔和了许多,但当年的影子,也依稀可见。
  赵氏穿戴十分整齐,有着些许银丝的发丝盘成发髻,插着一根紫檀花发簪。
  一身半新襦裙,上面虽然打着几个补丁,但洗得干干净净,端坐在那里,十分威严。
  薛家如今的规矩,大多都是赵氏定下的,在薛家,赵氏说一不二,薛老爷子的话......
  算了,薛老爷子没有话说。
  阿呆看了看坐在赵氏旁边的一个男子,心里羡慕。
  男子身材微胖,胡须甚少,扎着发髻,穿着半新的灰色妙才袍服,此时闭着双眼,嘴唇来回蠕动,神神叨叨的,也不知在念些什么。
  他就是薛家全力供养的休仙者,阿呆的三叔,每天都有一张肉饼吃的薛丙材。
  阿呆从小就想成为三叔一样的人。
  他也想每天都吃肉饼。
  不过,私下里,他知道娘亲和婶婶们并不喜欢三叔。
  还说三叔整天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干,的确是修仙者。
  薛丙材六岁始修仙,十五岁时,通过了院试,成为了一名妙才。
  那时薛家都跟着高兴了一下。
  可后来十六年里,薛丙材屡屡不中,大家都有些灰心丧气。
  如今薛丙材也三十出头了,在十几岁就成家的乡村,薛丙材年龄实在太大了。
  赵氏劝薛丙材放弃继续修仙,娶亲生子,操持农务。
  薛丙材却发誓,只要不通过乡试,不成为一名羽士就绝不娶亲。
  薛丙材发了这个誓,家里人则不好再说什么。
  而薛老爷右手边则依次是薛父、阿呆,薛母还有阿呆的妹妹小颖。
  薛父神情有些恍惚,愁云浮上眉梢。
  他答应了大哥,帮衬着大嫂说话,可自己要如何面对孩他娘,还有阿呆。
  一旁的薛母脸上笑吟吟地,为了儿子,她今天见了谁都是大笑脸。
  她不求家里人能支持,只要他们能不反对就成。
  再说,他们凭什么反对啊。
  家里的经济来源,大半都是孩子他爹支撑着的。
  薛母脸上笑意更浓,换了个姿势抱着小颖。
  今天这事准能成。
  小颖这小丫头今年也四岁,头上扎着两个冲天揪,鼻子下流着两条清涕,时而吸溜两下。
  坐在薛母怀里,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盆里的肉饼。
  紧挨着阿呆一家,是阿呆的四叔薛老疙瘩一家。
  老疙瘩二十出头,身材有些黑瘦,但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显得很是精明。
  与老疙瘩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旁笑呵呵的老四媳妇,显得有些傻乎乎的。
  老四媳妇性格温和,在平常的日子里很少与家里人拌嘴,属于不惹事也没啥子主见那种。
  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他们这个四婶。
  老四媳妇抱着怀里的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才一岁多,却已经断奶了。
  原因无他,营养不良,没有多少奶水,只能多给两个孩子喂点稀粥。
  早晨时候,孩子最安静,此时睡得还比较香甜。
  因为两个孩子都是女孩,所以老疙瘩跟媳妇商量,打算再要一个,一定要有一个男孩,好传宗接代。
  在老疙瘩一家右边,阿呆一家对面,是薛老大一家三口。
  薛老大今天精神很不错。
  老大媳妇脸上也是容光焕发。
  就在刚才,她这个没啥子出息的丈夫告诉她,老二答应了。
  这可实在是意外之喜。
  看来人就是得逼一逼,否则都不知道有多大能耐。
  老大媳妇暗地里踢了薛老大一脚,示意让薛老大说。
  薛老大没料到媳妇让自己说,一时间,他心里有些虚,瞥了一眼母亲和二弟妹,没敢开口。
  赵氏眼神明锐,看了薛老大一眼:“老大,有事?”
  “没,没有。”事到临头,薛老大缩头了。
  老大媳妇气得胸膛都要炸了:“真是没用的窝囊废。”
  赵氏心中一叹。
  老大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太懦弱了,受兄弟的气,受媳妇的气。
  除了老三,老大就最孝顺,心里总想着她这个当娘。
  这份孝心,就比老二、老四强多了。
  老二、老四有些让他失望。
  尤其是老二,两口子有什么东西都藏着,也不说孝敬给她。
  “要是都像老大、老三一样多好啊!”
  想到这,赵氏看向自己的三儿子,眼中又是疼惜又是怜爱。
  心里想着:“这次不管考没考上,都得给老三弄个媳妇了。”
  “村头老张家的丫头就不错,今年十六,还没人家,自己去找人说道说道。”
  “虽说老三年纪大了些,但毕竟是修仙者,还有妙才的头衔,也不委屈他家姑娘。”
  “说到底,还是他家姑娘占了便宜呢。”
  “吃饭吧!”赵氏声音落下,众人方才拿起眼前的碗,喝着碗里清澈的稀粥。
  老大媳妇又踹了薛老大几脚,薛老大闷不吭声,还示意让她说。
  老大媳妇狠狠剜了一眼薛老大,随后笑呵呵开口道:“娘最近咱家的收成还可以吧?”
  “老大家的,有事就直说,不用藏着掖着的。”
  被赵氏将话挑明了,老大媳妇也不再遮掩:“娘,我看近两年咱家收成还可以,我想让小涛也开始修仙。”
  阿呆一听来了精神,他知道三叔可以吃肉饼,就是因为三叔在修仙。
  “娘,我也想修仙。”阿呆回头看向薛母乖乖道。
  薛母心里一急,狠狠踢了薛父一脚,示意薛父也赶紧为阿呆争取。
  薛父没有言语,气得薛母几乎当场发作。
  薛母压着性子,果断开口道:“娘,本来我也想跟你提了的,但大嫂开了口,我也不能不说了。”
  “阿呆今年也不小了,今年家里收成还行,我也想让阿呆也去修仙。”
  一时间,全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老大媳妇跟老二媳妇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