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十一章 睡觉

第十一章 睡觉


  中午休息了不久,又到了上课的时间。
  阿呆等一众孩童对此充满了期待。
  不多时,陆师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大盆水。
  众多孩童不解地看了看陆师,又看了看水,不知陆师端水过来干嘛?
  “陆师,你是要表演洒水成冰么?我爹爹说仙人可以洒水成冰。”二虎兴奋地说。
  二虎这么一说,所有人眼睛都是一亮,包括阿呆。
  他早就听说,仙人有种种玄奇的能力,让天下雨,让夏天变成冬天,也能让冬天变成夏天。
  下午陆师是要讲什么呢,看着样子不像是再讲文字,真的是要讲洒水成冰么?
  阿呆心里期盼着。
  陆师手压了压,孩子们的声音小了下来。
  “这水是给你们睡觉用的。”
  “下午,我们学睡觉。”
  陆师微微笑道。
  二虎大声道:“陆师,睡觉谁不会啊,你还是教我们修道吧。”
  “是啊是啊,教我们画那种会让只蝴蝶变大飞起来的画。”
  “陆师,睡觉为什么睡觉要用水啊?”阿呆发问。
  陆师含笑道:“学习睡觉,也是修道的一部分。”
  “想要修道,首先就要睡好觉,想要睡好觉,先要去除身上污秽。”
  “现在,都过来洗手,洗脸、洗头、洗脚......”
  陆师说完,一众小孩乱哄哄跑过来,洗了起来。
  “洗完了。”一众小孩乱哄哄地说着。
  陆师继续道:“现在,都坐在席上,用手抓头。”
  陆师开始示范,一众孩童跟着学,阿呆仔细地看着。
  他的精神力集中,眼中的世界再度虚幻,唯有陆师的身形越发清晰,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落在阿呆的眼中,印刻在脑海里。
  “好了,躺下,双掌掌心朝下,推肚子,舒缓腹部的经络与丹田。”
  片刻后,陆师继续道:“侧躺,头枕左臂,拇指食指分开,耳朵放在虎口处,以使耳窍开通,右手至于胯上,或放于小肚,左腿身直,右腿弯曲。”
  “全身放松,脊背正直,双目微闭,舌顶上颚,抿嘴合齿,鼻息自然,呼吸幽深、绵长、气匀、细若游丝,微不可查。”
  “静静感受自己的呼吸,去感受随着一呼一吸,身体的起伏变动。”
  陆师的声音动作完全呈现在阿呆的脑海里。
  阿呆调整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与陆师保持一致。
  起初这很困难,不过脑海里的影像让他清楚知道哪里做得不足或者过头。
  他一次次调整,最后终于进入了状态。
  他的呼吸逐渐由肺转腹,由口转鼻,呼吸变得深长,变得均匀,变得细微......
  四周喧嚣黯淡了,四周变得安宁了。
  脑海里陆师的声音、影像也消失了。
  慢慢地,他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四周一片混沌虚无,寂静无声,唯有他的一呼一吸,深远绵长。
  做完了示范,陆师缓缓起身,开始纠正孩子们动作上的错误。
  可当他看到阿呆时,眼中露出讶异神色。
  便见阿呆呼吸均匀深长,四周天地灵气随着一呼一吸不断从毛孔涌入他弱小的体内。
  陆师怎么都没想到,这小家伙第一次竟然就找到了气感。
  灵气不断向着阿呆腹部丹田汇聚,不过转眼又消散虚无。
  这个过程身体不会存留灵气,不过也只有当在灵气刺激、滋养下,丹田灵根才会显现,这时吸收灵气才会有一小部分存留体内,滋养肉身,也就迈入了修真境的第一境,引气境。
  “引气入体有三个阶段,气感、觉醒、凝脉,记得自己当年也是花了半柱香才有气感。”
  “这娃娃的资质真是上佳啊!”
  “没想到自己隐退到这山野中,竟也能遇到如此资质的学生。”
  陆师微微一笑,手指微微一弹,十几道灵气射在阿呆关节处,帮助阿呆细微调整姿势,让灵气在其体内运转得更加流畅。
  为阿呆调整好后,陆师目光又投向了二虎。
  陆师目光越发柔和:“又是一个不错的苗子,小小的修道院能出两个璞玉,老天也算待他不薄了。”
  自古徒弟想求名师难,可名师想要找个好徒弟何尝不是千难万难。
  这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当真是祸兮福所倚啊!
  陆师嘴角掀起笑意。
  孩子本就躁动,睡了一会,便你捅一下我,我捅一下你,顿时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孩子,陆师让他们去了外面,不要影响里面的人。
  不多时,院中还在睡的只剩三人。
  陆师的女儿陆柔,猛虎村的二虎,以及阿呆。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放学的时候。
  不久,二虎也醒了,看了一眼还在睡的阿呆吐了吐舌头。
  “阿呆是猪吗?竟然还在睡。”
  二虎与其余孩子都随家长离开了,唯有阿呆的母亲薛母还在干等。
  看着阿呆在里面睡觉,薛母眉头皱得老高。
  她是让阿呆来修仙的,可不是来睡觉的。
  若非陆师名气极大,她肯定是要质问的。
  又等了许久,到了傍晚十分,阿呆方才转醒。
  这一觉他睡得浑身舒畅,他从没觉得睡觉竟然可以如此舒服。
  伸了个懒腰,发现母亲正坐在自己面前瞧着自己。
  “娘,你怎么来了?”
  薛母冷哼一声:“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天都要黑了。”
  “啊......已经这么晚了!”阿呆没想到自己一觉睡了这么久,他回头看了看,修道院里空荡荡的。
  “娘,我的同学呢?陆师呢?”
  “你的同学早就走了,陆师让我看着你等你自然睡醒,也走了。”
  “我们也回家吧。”
  阿呆随着薛母下山,虽然仍是气喘吁吁,一路上却没停过几回,这让薛母觉得甚是奇异,什么时候睡觉可以让身体变得这么好了。
  晚上。
  薛家人汇聚一堂,饭桌上赵氏开始询问两个孩子一天的学习情况。
  “大孙啊,今天都学了什么啊?”
  薛涛一拍胸脯:“学得可多了,上午学了文字。”
  “不愧是奶奶的好大孙,好好跟奶奶讲讲。”
  “嗯,文字就是在胸口画虎头,让女人生孩子。”
  噗!
  薛老四一口稀粥喷了出来。
  “我不是有意的。”薛老四尴笑说。
  老大媳妇一脸难看,赵氏却不在意,继续问:“上午学了文字,下午学了什么啊?”
  “睡觉。”
  一家人面面相觑。
  这时,薛母问阿呆:“阿呆,你们上课就学了这些么?”
  阿呆真瞧着桌上的肉饼,母亲发问,他连忙回答。
  “今天陆师教了我们文字。”
  “文,最开始是用来分辨的人的,比如二虎在胸口画两个虎头,我们知道是二虎。”
  “字是几文组合在一起。”
  “字本身也是一个字,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面是房子,下面是孩子,意思是女人在房子里生孩子。”
  薛家人这么一听,顿时松了口气,知道这灵石没有白花。
  不过一家人神色又古怪了起来,都是一起学习的,学出来的东西差得也太大了吧。
  老大媳妇一脸难看,薛母却一脸的高兴。
  这就是自己的儿子。
  赵氏看了一眼阿呆,夹起了一张肉饼。
  阿呆满脸期望,自己表现这么好,应该是给自己的吧。
  结果一张肉饼夹给了薛涛:“奶奶的好大孙,可得好好补一补,上课才能听得懂。”
  阿呆一阵失望,扒拉碗里的稀粥。
  薛母心里生闷气,这偏心偏得也太厉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