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十三章 薛父重伤

第十三章 薛父重伤


  不多时,两人便挖出了一拳头大小的什物。
  这什物表面黄白色、略呈扁圆,表面十分粗糙,有些地方还坑坑洼洼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只是在阿呆的眼睛里,这个东西表面散发着淡淡的青光,但远没有昨天虎妞手中的那个花散发得浓郁,却要比他三叔体内的青光多。
  看了一会,阿呆停止了使用窥天眼。
  时间久了他的眼睛会很疼,而且每次使用后都要休息好久。
  阿呆献宝似的将这东西递到母亲面前:“娘,这个东西一定能卖很多灵石。”
  薛母瞧了瞧,这东西她却是不认得的,不过看去可不像是什么能唤起灵石的的东西。
  “好好好,我的阿呆真能干,等到你父亲打猎回来,你跟着他一起到镇上去卖了。”薛母笑着说。
  她没有阻止阿呆,在她看来,阿呆只要不去河里玩,她就不会管。
  得到了薛母的支持,阿呆找得更起劲了,可是这次他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什么都没找到。
  到了山顶,薛母便带着小颖离开了。
  此时天色尚早,来得人并不是很多,但二虎已经到了。
  “嘿,不愧是我二虎的兄弟,竟然只比我晚一步。”二虎大笑着走了过来,勾着阿呆的肩膀。
  “兄弟,昨天你可真能睡,本来我是想等你的一起下山的,可我娘拽着我的耳朵逼我下山。”
  “你知道的,我最怕我娘扯耳朵了,所以我只能跟他下山了,兄弟,你不会觉得我不仗义吧?”
  “哪有,我哪有那么小气?”阿呆笑着说。
  二虎闻言大笑:“不愧是我的好兄弟,阿呆昨天你什么时候睡醒的?”
  “快到晚上了,我娘等了好久,我以为我的屁股又要开花了呢?”
  一听到花,二虎忽然醒悟,当下道:“阿呆,我们多找点花,等虎妞打我们的时候,我们好拿出来。”
  阿呆想了笑说:“好。”
  没多久,阿呆跟二虎找了一堆花。
  看着眼前的花,二虎阿呆相视哈哈笑了起来。
  “这应该可以用好久了吧。”
  “就算虎妞一天打我们三顿,也够用一个月了。”
  两人正说着,不远处一道娇小可爱的身影向着山顶小屋走去,正是陆柔,两人口中的虎妞。
  阿呆跟二虎相视一笑,随后同时开口大喊:“虎妞!”
  这一声大喊,两人可谓是铆足了气劲,不远处的少年少女都听见了纷纷看了过来。
  陆柔小小的身影一僵,脸色变得无比地难看。
  她缓缓转过身,看着阿呆二虎笑吟吟看着她,她心底怒火腾就起来了。
  “你们两个臭小子,昨天放你们一马,今天皮痒痒了,竟还敢...还敢骂我,看我怎么教训你们两个?”
  陆柔脚尖轻点,整个人飘向了阿呆、二虎,稚嫩的瓷娃娃般的小脸上充满了怒气。
  阿呆、二虎双手背后,一脸无所畏惧,这反而让陆柔微微有些诧异。
  昨天这两个小子见了自己如老鼠见了猫,今天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肯定是憋着什么坏呢!
  陆柔嘴角掀起冷笑,就算憋着坏,区区凡人又如何放在自己的眼中。
  身影闪动,下一刻,陆柔到了阿呆、二虎面前,她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两人。
  这时,她看到两人的手臂动了。
  “要来了么?”阿柔嘴角笑意更浓,运转灵决,护住身体,毅然冲向了两人。
  就在此时,两人手猛地往前一放,几朵鲜花挡在了两人面前。
  陆柔停了下来,她想到两人扔土灰,扔石子,扔牛粪,可就是没想到两人竟然拿出了几朵花,难道花里面藏有暗器?
  二虎道见这招果然管用,兴奋与阿呆道:“兄弟,你说得没错,这虎妞一看到花就不动手了。”
  陆柔脸色古怪:“难道男孩都是白痴么?”
  陆柔上去给了两人一人一脚,将两人踩在脚下,脆生生道:“两个白痴,昨天放过你们两个,是因为本姑娘得到了一朵灵物,你们以为本姑娘会稀罕那些破野花?”
  “原来,表面有青光的是灵物吗?名字听起来就很厉害,应该值很多灵石。”
  阿呆正想着,屁股忽然一阵剧痛,原来虎妞那个傻丫头正用树枝抽他的屁股。
  “一定是你这个坏家伙说我看了花就不打你们的是不是?”
  “不,不是,不是我说的,别打了。”阿呆急忙大呼。
  马上就要上课了,陆师走过刚好遇到这一幕,阻止了陆柔,陆柔一脸气呼呼地,仿佛是她受了天大的委屈。
  陆师摇了摇头,为二人梳理了一下经络,又擦了一些药膏,两人这才又生龙活虎起来。
  当然这顿揍也没白挨,阿呆细心发现,不知道为什么,陆师在他身上那么一按,他感觉舒服的不得了。
  是不是,以后可以多挨几次揍,这样自己可以多让陆师按按。
  阿呆心里想着。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上午学了十个文,又睡了一下觉。
  傍晚十分,满天霞光异常美丽。
  阿呆从睡中醒了过来,随着母亲下了山。
  中天中午的时候在山顶他又发现一株发着青光的小草,被他小心收藏了起来。
  总得来说,今天的收货还是十分令人满意的。
  就这么一连几天过去了,陆师给他们放了一天假,说什么劳逸结合,让他们好好放松一天,所以今天阿呆没有上山。
  薛家院内,阿呆正哄着妹妹小颖在屋里玩,忽然屋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儿,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弄的啊?”赵氏心疼地哭了出来。
  虽然平日她对这个二儿有些不满,但毕竟是她的儿,她身上掉下的肉啊!
  紧接着薛母带着惊恐的尖叫声响起:“孩他爹,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阿呆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跑了出去。
  便见大伯、四叔抬着一个木头架子,上面薛父浑身是血,胸口处四道恐怖的抓痕,大腿上还有咬伤,骨头都露了出来,伤势极重。
  “爹......”阿呆惊叫一声,大哭着跑了过去,扑在薛父的身上大哭起来。
  “爹,你这是怎么了,呜呜呜.......。”
  木头架子上,薛父看了看自己的娘赵氏,勉强笑了笑,随后揉了揉阿呆的头,缓缓道,“阿呆,是爹对不住你。”
  随后,薛父看向了薛母:“孩他娘,我没用,我也对不住你啊。”
  薛老大深深低下头:“本来昨天我们看到狗熊的足迹,我们就准备回来的,可......可老二说要给娃赚灵石修仙,所以......我们追了上去......”
  薛母放声痛哭,心中对薛父的怨恨早如冰雪消融,她伏在薛父的身上痛哭着,心中更是充满了自责悔恨,若是她能说几句贴心话,孩他爹也不会为了几块灵石冒险去追狗熊,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薛母心中痛极,骂道:“你傻啊你,为了几块灵石,你是要把命搭进去么,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去了你要我跟阿呆小颖怎么办啊.....。”
  “我要是去了,你再找户好人家嫁了吧。”这时薛父忽然道。
  “你.......你个傻子。”薛母薛母泪如雨下,早已泣不成声。
  “现在我就去找郎中。”说着薛母止住泪水,二话不说向着镇里跑去。
  薛母的话提醒了阿呆,阿呆止住了泪水,也向门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