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十六章 阿呆卖货

第十六章 阿呆卖货


  “该走了。”这时阿呆的三叔薛丙文缓缓开口。
  本来,如果薛父没有受伤,是由薛父带着薛老大、薛老四去镇上卖猎物。
  但薛父受了伤,而在薛家,只有薛丙文是出过远门,有见识的,能够将这次猎回的猎物卖个好价钱。
  正好,薛丙文每月的这一天都会来镇上,这次贩卖的任务也就落在他的身上了。
  这次薛父几个进山着实猎到了不少猎物。
  五只山鸡、六只山兔、一只红狐狸,还有一只大狗熊,尤其是狗熊,能卖很多灵石。
  薛家粗略估算了一下,去掉留着宰杀的一只山鸡,剩余东西都卖了,至少能卖三十块下品灵石。
  这可是一大笔灵石了。
  可以说,能够一次赚这么多的灵石,那是薛父用命换来的。
  薛父也是想为自己的儿子谋个好前程。
  有了这笔灵石,阿呆也可以多修几年仙了。
  薛家对这次交易也十分重视,出动了四个大人,一个小孩,外加一头老黄牛。
  天未放亮,一行五人加一牛,浩浩荡荡地向着青阳镇行去。
  到了镇上时,薛丙文交代了一句,狗熊要一整头卖,二十八个灵石一块也不能少。
  至于山鸡那些薛丙文没提,显然两块灵石没有放在他的眼中。
  说完这些,他就一溜烟不见了,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老四媳妇则带着阿呆到了百草堂,郑重其事的感谢了一番李老先生,然后拿出三颗下品灵石作为答谢,然后又是一番的感谢,说李老先生是当世李真仙云云,一夜就让他二哥伤势好了大半。
  一旁阿呆就在一旁小鸡啄米般点头应是。
  李老先生被一大一小逗乐了,“瞧你把老夫都说成什么了,老夫哪有那么神,还是你家二哥自己身体好。”
  他自然不信薛父好了大半,只道是病人感激心切,随口胡说的,当下又道,“改日老夫再去为他复诊一次,看看留没留下什么隐患。”
  老四媳妇又是一番赞扬感谢,将薛母嘱咐的话进行到了极致。
  感谢过后,老四媳妇一拉阿呆说,“阿呆,我们走吧。”
  阿呆却没走,将背后的包裹放在李老先生面前,然后恭敬道,“李老伯伯,你救了我父亲,所以这个好东西我卖给你。”
  李老先生笑了笑,一旁徒弟问,“小娃娃,我们这里是药铺,只收药材的,你的东西是药材么?”
  阿呆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但肯定是好东西。”
  一旁排在阿呆身后的病人不禁都大笑了起来,“来来,小孩子,我给你一个灵币,你包包里面的东西我都要,然后快快离开,不要挡着我们看病。”
  阿呆闻言顿时将包包抱得紧紧的,“我才不要卖给你,我就要卖个李老伯伯的。”
  李老先生也被阿呆的天真又逗乐了,不管包里的是什么的东西,他都已经准备买下了。
  “那打开包,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李老先生捋这须髯笑道。
  阿呆这才打开,露出里面微黄还有些发白的东西。
  李老先生见之笑容微收,随后细细看了起来,又闻了闻,最后用取来针扎了两下,放入口中细细品味。
  “好东西!”李老先生对这身旁的徒弟低语了几句,徒弟神色也露出讶色人,看了一眼阿呆后转身离去,不久复归,手里拎着一个小布袋,里面鼓鼓的。
  李老先生将小布袋给阿呆,随后笑道,“我用这个换你的东西,你愿意吗?”
  阿呆想也不想,接过了布袋道,“愿意。”
  李老先生见阿呆看都不看布袋,奇道,“你就不看看我给你多少灵石,不看看自己有没有卖亏吗?”
  阿呆道,“李伯伯,你救了我父亲,本来这个我是该送给你的,可我要买东西给我父亲补身体,我还要修仙,所以只能卖给你。”
  “李老先生能给我一点灵石,我就很满足了。”
  “灵石再值钱,也没有我父亲的命值钱。”
  李老先生闻言叹息一声,揉了揉阿呆的脑袋,对一旁的徒弟说,“去拿一副温养身体的药。”
  温养身体的药有包好的,徒弟转身取了一包。
  李老先生递给阿呆说,“这个给你父亲拿去,对你父亲的身体有好处。”
  阿呆想了想,接过了,随后从布兜里取出一块灵石给了李老先生,“这个,是我买的。”
  李老先生接过了灵石,哈哈大笑,摸着须髯道,“好孩子,是你买的。”
  老四媳妇也是一脸的笑意,阿呆被夸,她都就感觉自己孩子被夸一样。
  她心里暗道,回去一定要跟二嫂好好讲讲今天的事,而且问问二嫂是怎么教孩子的,自己也要学学。
  办完了事,老四媳妇拉着阿呆的小手离开了,带阿呆去买些吃的。
  老四媳妇不禁看了一眼阿呆手中鼓鼓囔囔的小布袋。
  布袋里显然装都是灵石,这至少十几块吧。
  阿呆卖的东西竟然那么值钱?
  老四媳妇正想着,忽然阿呆拽了拽她。
  “怎么了?”老四媳妇问。
  阿呆指着不远处一个酒楼窗口处,“四婶,那个是三叔吧,他在里面干嘛?也买好吃的么?”
  老四媳妇闻言看去,便见薛丙文窗口一边,旁边还坐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子。
  两人看去很熟的样子,薛丙文此刻正抓着女子的手,手指在女子的掌心划着,嘴里还神神叨叨念着,“看到这条线没,才能够小指往下方朝食指方向延伸,这条线叫做感情线。”
  “你这条线,前面一小段多岔支,说明感情不顺。”
  “但过了这条岔,就顺了。”
  “你往下看。”
  薛丙文换了个姿势抓着女子滑嫩如柔荑般的小手,手指由往下滑了滑。
  引得女子咯咯一阵嗤笑,薛丙文的神色不禁为之一呆。
  看薛丙文这般模样,女子嗔道,“看什么呢。”
  “看你啊,这么一看,你可真美啊。”薛丙文痴痴得道。
  女子闻言咯咯一笑,拍了薛丙文一下,“没个正经的,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做到?”
  薛丙文抓住小子的小手,嬉笑道,“快了快了。”
  老四媳妇见状脸上一红,急忙拉着阿呆离开了,嘱咐说,“今天的事别乱说,还有,回家的时候把卖的灵石给你妈,别傻傻的都拿出来,知道了吗?”
  阿呆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灵石还是放在自手中好,自己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
  “嗯,就放在自己手里。”
  下定了注意,阿呆道,“四婶,我们去哪买吃的啊?”
  “四婶知道有一家糖油果子做得特别好吃,四婶带你去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