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十一章 呆子

第三十一章 呆子


  阿呆仍旧很喜欢上山、下河,薛小颖也是一样。
  在阿呆的带领下,三人首先向着山中行去。
  是的,是在阿呆的带领下,而不是薛母。
  因为只有阿呆能够找到那种散着青光的食材。
  阿呆运起了窥天眼,忽然发现,原本灰暗的仙道菜谱散出了淡淡的光。
  阿呆念头一动,菜谱自动翻了起来,直接翻到了第三页。
  如今大半个月过去,课堂上阿呆识字了不少文字,加上课堂下陆师的讲解面对一个陌生字如何辨别其含义,一般的字已经难不住阿呆了。
  阿呆细细看去,这第三页记载的仍是一道菜。
  菜名:酱牛肉。
  阿呆只是看到这个名字就馋得流口水。
  有了五味鲜的经验,他可是十分清楚,仙道菜谱的菜,那可是好吃得不得了。
  阿呆急忙往下看。
  食材:一阶牛类妖兽的腱子肉。
  配料:一品灵谷酿成的酒少许,一品灵泉,料酒,葱、姜、八角、桂皮、香叶、干辣椒,老抽、海鲜酱油、蚝油。
  阿呆看着这些食材、配料,眉头就高高皱起来了。
  这些食材、配料都是要拥有灵气的,也就是灵物。
  他还从没见过谁家的牛是拥有灵气的,而且就算有,自己也不敢把人家的牛吃了。
  在青牛村,牛可是最珍贵的了,谁要是敢吃牛,那是会被打得死去活来的。
  牛肉虽然难得,但至少他听过。
  但灵谷酿的一品灵酒,还有一品灵泉,这些东西他都是听都没听过。
  这些东西,他要上哪弄去啊?
  阿呆毫无头绪,眼下还是先喝五味鲜吧。
  在山里找了许久,阿呆终于找到了拥有灵气的蘑菇。
  又下河找到了虾,帮着母亲做好了的五味鲜,阿呆大摇大摆的抱着锅碗瓢盆带着上好的食材与小丫头开小灶去了。
  充满鲜香的五味鲜做好,阿呆给小妹盛了一碗。
  小丫头一碗吃完,又好像醉了一般睡了过去。
  阿呆给自己盛了一碗,正要喝,忽然眼前身影一闪,一道人影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
  阿呆抬头看去,一个女孩。
  女孩一身火红襦裙,一张秀气的小脸满是高傲,头微微扬起,目光下瞥阿呆,淡淡地说,“你喝的,那个是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阿呆的大师姐,陆师的女儿陆柔。
  在看到阿呆的修为进境竟然比当初的自己还快,陆柔有有些受不了了,一定要弄个究竟,凭什么他就比自己快。
  她不相信阿呆是天赋比自己好,于是她想到了阿呆给她送灵物的事,猜测阿呆一定在偷偷吃灵物,所以才这么快的。
  只是她却不曾想,她当年吃的灵物可曾少过么?
  在阿呆离开后,陆柔就一直跟着阿呆,以她的修为,自然不会被阿呆发现。
  就这么的,陆柔一直跟着,看着阿呆找食材、做菜,现在,她终于忍不住了,那味道实在是太香了。
  阿呆见是虎妞,不,是大师姐,急忙道,“师姐,您怎么来了?”
  “要你管,诶,我问你,这汤是你煮的?”
  陆柔很想喝,可又不好意思直接要,于是开始拐外抹角,想找个合适的借口,喝汤。
  “嗯!”阿呆点了点头,想到陆师对自己的好,阿呆也给陆柔盛了一碗道,“就是混乱煮的,师姐你尝尝。”
  陆柔没想到来得这么容易,不过她还要矜持一下,所以表现的一脸嫌弃道,“当年我在仙门的时候,那好吃的可是多了去了,那些比你这汤好吃多的好东西,我都是不吃的。”
  其实仙门中讲究的是清心寡欲,以净其心,以断其欲。
  厨师傅做的饭菜,一直都是淡而无味,根本谈不上好不好吃,陆柔早就吃腻了。
  “啊!好吧。”阿呆挠了挠头,伸出的手就要往回缩。
  陆柔看了心里一急,暗暗骂,“你这个呆子,怎么还拿回去了?”
  不过她念头一转,又道,“可谁让你是我的师弟呢,拿来吧!”
  阿呆一听师姐连仙门的东西都不吃,竟然吃自己的,顿感荣幸,急忙将碗又端给了陆柔。
  陆柔心里暗道,自己绝不能在这个呆子面前露了相,当下是摆足了大师姐的谱,小口地喝了起来。
  只是一口,那种鲜香浸入口鼻,鲜得她舌头都发软了。
  “好喝,真好喝!”陆柔心里呐喊着,再也顾不得什么大师姐的形象,小口顿变大口,咕噜咕噜,一碗汤顿时下肚。
  一旁阿呆心里忐忑,见陆柔喝完,小声了问了一句,“师姐,味道还可以么?”
  “一般般,一般般,跟仙门里的比差远了。”
  陆柔嘴里嚼着蘑菇,,眼睛往锅里瞧,含糊不清地问。
  “你那锅里还有么?”
  “啊?有有有,我这就是给师姐盛。”
  阿呆连忙又盛了一碗,看着师姐狼吞虎咽的吃着。
  阿呆心里有些感动,师姐对自己也蛮好的,仙门那么多好吃的她都不吃,可做自己的汤,她可以喝这么多,一定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师弟,所以故意多吃几碗。
  顷刻间,剩下的汤完全消失在了陆柔的肚子里。
  等到陆柔发现汤已经被自己全喝光的时候,她心里顿时有些尴尬。
  “那个,汤都被我喝光了。”陆柔试探性问着,随后观察着阿呆的反应,看阿呆没有没有嘲笑她的意思。
  阿呆看了看锅,随后认真地点点头,“是啊,都喝光了,师姐真厉害,那么一大锅,你竟然都喝光了。”
  陆柔骚得小脸羞红,什么叫那么一大锅你竟然都喝光了,是在笑话我能吃么?陆柔真想将阿呆摁在地上好好教训一顿。
  可看到阿呆那幅认真的表情,陆柔忽然扑哧一笑,或许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话的问题吧。
  真是个呆子。
  陆柔一掐小腰,颐指气使道,“呆子,我也不白吃你的,四季剑术你应该还没入门吧,我教你......”
  陆柔刚说道这里,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
  便见此时阿呆将四季剑术第一式春雨无声使将出来,下一刻,枯木枝上已是长满了嫩芽。
  “枯木逢春?”
  “他...四季剑术竟然入门了?”
  “自己当年是什么时候入门的,好像是三个月,这个臭呆子......”
  “师姐,你快看,我的也出树苗了。”
  陆柔震惊了一会,神色恢复如常,她准备巩固一下大师姐的威严。
  只见她背着手,板着小脸,手指一挽,一截枯木落掌中。
  红衣飘飘,玉颜若仙,同样一套四季剑术使将出来,却是一种灵动之感。
  密密麻麻的剑气射到地面上,地面顿时涨出十数米高的树苗。
  “看到了么?二师弟,是让攻击的目标长出树苗,而不是让你手中的剑长出树苗。”
  “你想想看,有一天你人对战,一套剑术用完,自己的剑长了树苗,那还不让笑话死啊。”
  阿呆听了深以为然,连忙道,“师姐你说的好有道理,师弟一定好好修炼。”
  “嗯。”陆柔装着一副小大人模样,心里偷笑着,“就算天赋好点又怎样,还不是一个呆子。”
  陆柔想着,又回味起汤来,要是这汤配些吃食那就好了,“呆子,还会做点别的吃么?”
  阿呆想了想,“还有一道正在学,只是没有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