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六十三章 铺子给谁打理

第六十三章 铺子给谁打理


  薛母闻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刚才它跟老四媳妇聊天,老四媳妇可是跟她说了,差官报喜的时候赵氏以为得魁首的是薛涛,所以高高兴兴地给拿灵石,一出手就是两块下品灵石。
  而且还说,还要再给老大媳妇五块下品灵石,让老大媳妇给小涛买点好吃的。
  可到了自己这儿,不仅五块灵石的事儿不提了,赵氏给的两块下品灵石的报喜钱,还要自己填补回去。
  薛母越想越不是个滋味,于是看向了赵氏道:“娘,这是您的意思?”
  赵氏闻言一张脸拉了下来。
  她也知道自己这儿事做的有些欠厚道,所以便让老大媳妇来说。
  可没想到老二家的如此不识大体,斤斤计较,矛头指向自己,让她这个做娘的面子往哪放?
  老大媳妇闻言轻喝一声:“老二家的,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质问娘么?”
  “阿呆才只是中了镇试的魁首,只是个准妙才,还不是妙才呢,你就想在家里撒泼了,还敢质问娘。”
  “若是真让阿呆中了妙才,我看你就敢指着娘的鼻子骂了?”
  “你眼里还有没有一个‘孝’字?”
  “你这是大不孝。”
  薛母闻言眉头一挑,冷笑道:“怎么,现在在薛家,我就是连问一句话都不成了么?”
  “动不动就将不孝的屎盆子往我头上扣。”
  “我要是不孝,我会任劳任怨,起早贪黑的烧菜做饭。”
  “我要是不孝,我能拼命的赚灵石,三成都交给家里?”
  “你倒是孝了,在家里,饭也不做,菜也不烧,做个生意赔了家里好几块灵石。”
  “你......你......”老大媳妇被薛母几句话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赵氏阴沉着脸,重重敲了一下桌子:“吵吵,吵吵,天天吵吵个没完,都给我住口。”
  老大媳妇一脸怒气,指着薛母道:“娘,你可好好管管老二家的,您看看她是怎么说话的,儿媳做生意不也是为了家里么?赔了钱也是老二家的不肯将秘方拿出来,这能怪儿媳么?”
  “老大家的,说话可得凭良心,饼子可都是你先挑的,怎么这回又赖到我的头上了,你还要不要脸了。”
  “娘,你听听,她就是这么跟她嫂子说话的,现在她敢这样对儿媳这个当嫂子的,以后就敢这样对您这个当娘的。”
  薛母、老大媳妇唇枪舌剑又吵吵了起来。
  赵氏动了火,一声怒喝:“都当我死了是不是,都给我住口。”
  薛母、老大媳妇见赵氏发火,这才住了口。
  赵氏看了薛母一眼,缓缓开口道:“老家做生意,是我这个为娘的意思,虽然赔了灵石,但也不怪老大家的,以后谁也不准再拿这件事说事。”
  “偏心。”薛母低低叨咕了一声。
  赵氏闻言脸色难看,心中薄怒:“老二家的,最近家里灵石紧缺,但差官来了,咱也不能寒酸了,所以这灵石为娘先给你垫上了,但毕竟差官是给阿呆报喜的,这个灵石,还得你们家来出。”
  “娘说得有道理,阿呆是我的孩子,这个灵石我出,我这就去拿灵石。”薛母将‘我的’这两个字咬得很重,暗里的意思很明显,是我的,不是薛家的。
  说着,薛母猛地起身,走向左偏房,不多时走了回来,从一个小布包里取出两块下品灵石,放到了赵氏的面前,赵氏毫不客气将两块下品灵石收了起来。
  阿呆看着小布包,脸上满是委屈,那灵石是他赚的。
  不是说好留着给自己修仙吗,这会怎么又给奶奶了?
  看来,灵石还是要保存在自己的手里才好。
  以后有了灵石,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阿呆打定了主意。
  给完了灵石,薛母道:“娘,要是没什么其他的事,儿媳就去做饭了,天色已经不早了。”
  一旁老大媳妇看着薛母手中还鼓鼓的布袋,顿时眼红了,听了薛母的话,老大媳妇冷哼道:“娘说没事了吗?”
  薛母没看老大媳妇,而是看着赵氏。
  赵氏缓缓道:“还有一件事,阿呆得了魁首,不是可以白租店铺十年么,这次我们主要说这个店铺如何归属支配。”
  一旁老大媳妇连忙道:“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自然娘您说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了。”
  薛母闻言浑身一个激灵,气血加速运行,一股怒气凭空而生,瞬间冲破了胸膛,向着头顶冲去。
  薛母双目圆睁,银牙紧咬,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们竟然对店铺动了念头。
  一时间,薛母脸色气得胀红,她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压着怒气,一字一顿道:“店铺十年白租,是阿呆考魁首赢来的。”
  老大媳妇闻言冷笑:“是又怎么样,老二家的别忘了,阿呆也是薛家的人。”
  “而且,阿呆是怎么考回来的魁首,难道你不知道么?”
  薛母听老大媳妇话里有话,怒道:“老大家的,我家阿呆是凭自己实力考上来的,有什么都拿到明面上来说,别拿话挤兑人,”
  老大媳妇轻哼一声:“老二家的别装了,阿呆能考中魁首,还不是因为你浪费了许多灵石,给阿呆买了试卷。”
  “要是我家小涛也有那些试卷,这次考中魁首的就是我家小涛了。”
  薛母气得冷笑了出来:“老大家的,你可真是健忘啊,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买的试卷可都是拿出来的,你家小涛可也占了便宜,跟着阿呆一起看呢!”
  “看了又怎么样,小涛看你买的试卷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能夺得魁首,能给咱老薛家挣脸面,把那铺子十年的白租权争到咱老薛家。”
  “我努力让薛涛去学,她不会我就打他,我一切都是为了老薛家,可你呢。”
  “为了自己那点贪念,不顾咱老薛家,有什么秘诀,自己藏着掖着,你一定又偷偷买试题,避着小涛,偷着让阿呆做,买好吃的给阿呆补身体,这才让你家阿呆考上了魁首,否则以我家小涛的聪明,怎么可能让你家阿呆抢了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