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六十四章 谁敢动魁首的铺子

第六十四章 谁敢动魁首的铺子


  “如果我家小涛也有足够的灵石买好吃的补身体、买试题,这个魁首就是我家小涛的。”
  老大媳妇说得理直气壮,她这一番话说下来,连她自己都觉得事实就是如此。
  听了老大媳妇的话,薛母气得都笑了出来,当下不禁脱口道,“不要说你说的那些我没有做,而且就算我给阿呆买吃的补身体,买试卷做题那又怎么了,我花的是自己的灵石,我愿意,你管得着么?”
  老大媳妇闻言精神振奋起来,大声喊道,“娘,你听听,她承认了吧,她就是给阿呆开了小灶。”
  “娘,您想想,咱们这穷苦日子,她哪来那么多的灵石?”
  “还不是因为她卖饼子赚的灵石,依儿媳看,她赚的灵石肯定自己藏起来了一大半,给您只怕连一成都不到。”
  “娘,这铺子不管您如何支配,一定不能再给老二家用。”
  薛母气得脸色铁青铁青,浑身都轻微颤抖了起来,怒道,“铺子是阿呆挣回来的,是阿呆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做主了?”
  老大媳妇高声道,“阿呆挣回来的怎么了?阿呆也是薛家的人,只要你们是薛家的人,这铺子就要听娘的支配,除非你们离开薛家,与薛家断绝的关系。”
  薛母气血冲头,怒道,“离开就离开,这个破家我早就不想待了。”
  老大媳妇闻言顿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赵氏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本来阿呆考中魁首,她心里也是有些高兴,准备这铺子也让老二媳妇参进来,不过现在......
  赵氏冷冷地看着薛母,“老二家的,你这话是认真的?”
  薛母怒火不减,“娘,是老大家的.......”
  “你别叫我娘,我没用你这个儿媳妇。”赵氏怒道,随后看向薛父道,“老二,你也是这个意思?”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薛父心如刀绞。
  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妻子,他不知如何缓解两人之间的矛盾,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矛盾越演越激烈。
  他觉得自己好没用,一种无力感充斥着全身。
  此时此刻,他不知如何去面对母亲,亦不知如何去面对孩他娘。
  沉默了好一会,薛父终于还是道,“娘,您别误会,刚才孩他娘只是一时怒火攻心,胡乱说的,我们一家绝对没有离开薛家的意思。”
  “孩他娘,你就认个错吧!”
  薛父扯了一下薛母的一脚,但他不敢看薛母的眼睛,而是将头深深低下。
  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孩他娘,可他真的做不到与家里分开。
  薛母鼻子一酸,看着薛父,低低道一声,“这是最后一次。”
  薛母忍住不让泪水流下,她绝不让外人看到她软弱的一面。
  薛母心绪逐渐趋于平静,她跪在了赵氏的面前,缓缓开口,“娘,刚才是儿媳不对,儿媳刚才是胡说的,儿媳没有要离开薛家的意思。”
  老大媳妇见了脸上满是快意色,心里想着,让你老是跟我作对,活该。
  就得让娘好好整治整治你。
  赵氏虽已十分讨厌薛母,但见薛母已经跪下赔礼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当下道,“老二家的起来吧。”
  “谢谢娘。”薛母闻言缓缓站了起来。
  老大媳在一旁连忙道,“娘,铺子的事。”
  “不用你提醒。”赵氏缓缓开口,老大媳妇碰了壁,顿时闭上了嘴。
  赵氏缓缓开口,“既然你还认我这个娘,那铺子我就做主了,暂时就交给老大家的打理吧。”
  老大媳妇闻言大喜道,“谢谢娘,儿媳一定好好打理铺子,有了前两次失败的经验,儿媳已经知道如何做生意了,儿媳不会再失败了。”
  “嗯,莫要再让娘失望了。”赵氏道。
  薛老四闻言皱眉道,“娘,这只怕有些不妥吧。”
  赵氏瞪了一眼薛老四,“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这段时间,她看着老四跟老二一家走得近了,也跟着老二家的学坏了,有什么好东西都藏着,连她这个当娘的都不孝敬。
  赵氏对自己这个四儿子也有了怨气。
  被赵氏一吼,薛老四不敢再言语。
  一旁老四媳妇心里叹了口气,这当娘的也太偏心了吧,二嫂心里只怕很难过吧。
  老四媳妇不禁看向薛母,便见薛母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口,不言不语,脸上无悲无喜。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去做饭吧。”赵氏发了话,众人四散开。
  众人刚出离开座位,屋外响起一个宏亮的声音,“这里是薛鹏,薛魁首家么?”
  阿呆听见有人叫自己,撒脚丫跑了出去。
  薛母闻言,也不禁看门口看去,便见庭院外站着一个穿着华丽服饰的胖子,后面还跟着两个大汉。
  薛母见阿呆跑过去,也急忙跟了上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老大媳妇眼珠一转,“难道是给阿呆送礼的,自己必须跟上去,可不能让老二家私吞了。”
  当下也跟了上去。
  门口,阿呆看着眼前胖子。
  胖子四十上下,腆着个大肚子,长得十分富态,肉嘟嘟的脸上堆满了笑意,一双小眼睛眯缝着,时而有一两道精芒闪过。
  阿呆看着胖子问道,“这位胖大叔,你是谁啊?您找薛鹏做什么啊?”
  胖子眯缝着小眼睛打量了一番阿呆,含笑道,“胖大叔我是镇上的米店老板,我姓李,这不是资助了这次的镇试吗,答应送此次镇试薛魁首一间店铺,胖大叔我是特意来送租契的。”
  薛母听了,连忙招呼道,“原来是李老板,请进,快请进。”
  薛母笑着将李老板迎了进来,李老板脸上笑呵呵,坐在一个木头凳子上笑道,“叫我李胖子就行了,不知道哪位是薛魁首,听说薛魁首才五岁,这可真是少年天才啊?”
  “李老板谬赞了,什么少年天才,就是一个混球,阿呆,快过来见过李老板。”
  阿呆走了过来,看了看李老板,李老板站了起来,微微凝眸,细细打量了一番阿呆,随后神色肃穆道,“小友就是薛鹏薛魁首,不愧是魁首,果然一表人才?”
  阿呆也看了看李老板,目光停留在那大肚子上,学着李老板的样子,一脸认真道,“李老板不愧是大老板,肚子果然很大。”
  李老板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了几声,揉了揉薛鹏的头,然后从怀中取出契约道,“这是那间铺子的租契,薛魁首拿着这个契约,就可以打理那铺子了。”
  说着,李老板就要将租契递给阿呆,但一旁的老大媳妇闪身过来,一把掐住契约笑道,“李老板,这个契约给我就好了。”
  李老板胖乎乎的脸庞笑容不减,但掐着契约的手没有撒开,笑呵呵道,“这位大嫂,不知您是?”
  “李胖子是吧,您不介意我就这么称呼您了。”
  “不介意,叫我李胖子就好。”李老板脸上仍是笑呵呵,但一双小眼睛里却闪过一抹不易被察觉的不愉色。
  老大媳妇紧紧掐着契约道,“呵呵,那我也不跟李胖子你客气了,我是阿呆也就是这次镇试的薛魁首的大娘。”
  “经过家里的决定,你的那个铺子这十年由我来打理,这个契约给我就行了。”
  李胖子闻言并没有松手,目光看向了阿呆和薛母。
  便见阿呆皱着眉头,抿着嘴,一旁的薛母脸上虽无喜怒,但李老板一双明亮的小杨静却敏锐发现薛母眼睛发红,好似哭过的样子。
  经商这么多年,李老板什么事没经历过,什么人没见过,一下就看想到了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薛母被人逼迫,不得不将店铺交出来。
  他又看了看这个阿呆的大娘,印堂发窄、鹰钩鼻、颧骨高,嘴唇薄,典型的寡恩刻薄,自私自利的面相。
  而且从刚才阿呆这个大娘的行为举止待人接礼来看,也是个不懂人情,无通事故之人,难有作为。
  所以他不介意得罪这样的人,来获得一个潜力孩童一家的好感。
  这样的买卖,本小利大,虽然收取回报的时间会很长,但一旦到了收货的时候,一定是大利,这绝对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李老板紧紧捏着契约笑道,“这恐怕不合适吧,契约是给薛魁首的。”
  一旁赵氏闻言走了过来,含笑道,“李老板,这薛家是老身做主,老身已经决定店铺交给我这大儿媳打理,契约就给她吧!”
  老大媳妇见李老板仍不肯撒手,有些不乐意了,“李胖子,这只管交出契约就好,其他的事我们家自己会处理。”
  李老板闻言心中大怒,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暗道这妇人好生贪婪,好生可恶,当下他冷哼一声道,“这店铺是我李某人的,李某我想给谁就给谁。”
  说着,李老板轻哼一声,身旁的一名大汉上前一步,横伸二指,在老大媳妇手腕上一点。
  老大媳妇如遭雷击,浑身一颤,手掌顿时松开了契约,一脸畏惧地退到了一旁,看着大汉凶煞的目光,顿时不敢再言语半句。
  赵氏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李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老瞥了一眼赵氏,不咸不淡道,“老人家,休怪李某直言。”
  “铺子给薛魁首租用,这是李某的资助的先决条件,镇长给的免税令,也明是给薛魁首的,谁敢找薛魁首铺子的麻烦,那就是跟我李胖子和镇长过不去。”
  “今天李某就再重申一遍,铺子、免税是给薛魁首的,不是薛魁首的父亲、不是薛魁首的母亲,更不要说什么大娘之类的了。”
  “你们家是个什么规矩,李某管不着,除了薛魁首,谁要是动这个铺子,李某当即便把铺子收回来,而且,你们还要好好想想,这件事若是传到镇长的耳中.......”
  “呵呵,该说的不该说的李某都说了,老人家你还是好好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