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七十一章 向左滚还是向右滚

第七十一章 向左滚还是向右滚


  青阳镇。
  自八年前新任镇长到任后,励精图治,整顿吏治,加大对农务、经商、仙考的扶持,青阳镇逐渐繁荣,人口扩充了一倍,以原青阳镇为中心,又向四方扩建了一大圈。
  为了建造商铺、住所,青阳镇外围树木被砍了大半,变得光秃秃的。
  曾经的澄澈透底的小溪也变得有些浑浊了,鱼虾也少了,空气中的灵气也越发的稀薄。
  整个野外,浓郁的生机了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种淡淡的苍凉。
  再走近,通往镇子的路口处,那座破旧的歪歪扭扭写着青阳两个古篆字的石碑也已不见了,一座崭新新的石碑屹立在那里,以一种新颖的书法刻着青阳镇三个字,而且还涂抹了红漆,十分扎眼。
  走进镇里,则一片繁荣景象。
  街道上人流涌动,街道两旁都是小摊,摊主大声的叫卖着。
  “上好的米糕哦,又香又甜的米糕呦,一块只要两个灵币。”
  “客官,来一碗粉米不,这可是我们从大城里学来的做法,又酸又甜,可好吃了。”
  ........
  青阳镇的繁荣可见一斑,可对于生活此处多年的人来说,却少了许多亲切,多了一些陌生。
  少年迈步向前走着,眼睛时而扫了扫周围的景物,一些曾经的建筑仍有保留,让他找到了一丝熟悉感。
  “呸,呸呸,你这什么破玩意,难吃死了,也好意思说是从大城里学来的。”少年正走着,耳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娇喝声。
  少年侧目看去,是一个红衣少女。
  少女看去十五六的模样,乌黑的长发梳成飞仙髻,脸庞两侧垂落着红色丝带。
  一张小包子脸煞是可爱,大大的眼睛里漆黑的眼珠来回的转动,显得极为的灵动活泼。
  纤细白皙的小手将一碗粉米扔在了地上,红润的小口吐了几口口水,然后一脚踢翻了那小摊位,一只小手掐着腰,另外一只手指着那摆摊人喝骂着:“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卖这么难吃的东西,我见一次砸一次。”
  “这些外来的,弄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点都不好吃,还是死滑头家的汤好喝。”
  “死滑头离开快五年了吧,这个死滑头,真能躲。”
  “走,我们去死滑头家喝汤去。”
  说着,少女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正向着少年的方向走了过来。
  少年脸色一阵古怪,细细看了看少女,终于认了出来。
  少年看着少女时,少女已经走了过来,见少年挡住了路,盯着自己看顿时大声道:“喂,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仙女么?”
  少年闻言心中一动,随后满脸浮现吃惊色,认真的睁大眼睛四处看了看,最后与少女认真道:“姑娘,骗人是不对的,这里哪里有什么仙女?”
  少女打量了一番少年,见少年竟然无视自己,还四处乱看找了起了仙女,还傻了吧唧的问自己仙女在哪里,少女只觉又好气又好笑,怒骂道:“你眼睛瞎了么?站在你面前的,不就是仙女么?你乱找什么呢?”
  “额!”少年一阵错愕,随后有些不敢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你是仙女?”
  少女一仰头,双手掐着腰:“没错,我就是仙女,本仙女已经考中了妙才,距离成为仙人就差一点点了,到时候成为仙人,我可不就是仙女嘛。”
  “你个瞎了眼的,赶紧给本仙女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着少女瞪了一眼少年,周围的家丁顿时将少年围了起来。
  少年连忙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滚就是了,可我是应该怎么滚?向左滚?还是向右滚?”
  看着一脸认真的少年,少女翻了个白眼:“死傻子,向左边滚去吧。”
  “哦,可我是个右撇子,向左滚我不会啊。”少年认真道。
  “那就向右滚。”少女不耐烦道。
  “哦,可我右脚不好用,向右滚我也不会。”少年挠了挠头,脸色显得有些尴尬道。
  少女皱眉,怒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还问向左滚还是向右滚?”
  “因为向左滚我看人滚过。”少年一脸严肃。
  “那向右你没看人滚过?”少女忽然有些好奇道。
  “不,向右我也看人滚过。”少年眨了眨眼,看着少女道。
  “额.......”
  少女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她看着少年,心里想:“这小子,莫非是个白痴?”
  回想方才的对话,她越想越越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那语气那神态,怎么感觉似曾相识?
  她细细看了看少年,忽然发觉有些眼熟。
  过了好一会,少女瞳孔一缩,随后脸上浮现大喜之色大声道:“啊哈,我认出你来了,你个死滑头,原来是你。”
  “什么向左滚向右滚,你一定是在戏弄我是不是?”
  说着少女一张小包子脸上浮现羞怒色,撒开脚丫子,就向少年扑了过去,口中还咬牙切齿地喊着。
  “你个死滑头,今天本仙女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少年见被认出来了,当下一缩头,掉头就跑,口里还喊着:“姑娘,你认错人了。”
  “我没认错,你化成灰我都认得,死滑头,五年不见,你越来越滑头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转眼便到了薛家的铺子前。
  在距离薛家铺子三丈外,少年忽然停了下来。
  后面少女没刹住脚步,一下撞到了少年的宽阔的后背上。
  啊!
  少女轻呼一声,随后怒道:“死滑头,你怎么忽然停下来了?”
  少女揉了揉头,在少年的后背上捶了起来,捶了两下,见少年不动,也就停了下来。
  她目光看着少年英俊的面孔,看着少年的目光投向薛家店铺前。
  薛家店铺前,薛母正从木桶里舀着汤,笑呵呵地与一位妇人道:“李姐,你的汤拿好。”
  那妇人笑道:“不是李姐说,咱这青阳镇,顶数你家最实在,价钱没变,味道也没变,以后可也不能变了。”
  薛母擦了擦手,笑道:“不变,不变的,李姐慢走。”
  妇人离开了,薛母继续给其余顾客添汤,可添着添着,薛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抬起了头,看向了少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