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八十二章 你们也配住这里么?

第八十二章 你们也配住这里么?


  新店铺实在是大,铺面是原来的三倍多,光是打扫就费了好一番功夫。
  这么大铺面,一定要好好用起来。
  薛母决定,要将这铺子里里外外好好装修一番,刷上漆,再重新写一个牌匾,新铺子开张一定要红红火火。
  第二天薛母便请了人来开始粉刷铺子,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有熟人来问,薛母便说铺子搬地方了,以后大家想要喝汤可以到新铺子。
  薛老大一大早便赶着牛车拉着一堆的行李往青阳镇走,车上坐着老大媳妇、薛涛、赵氏、薛老三一家。
  因为老宅不能没人看着,所以薛老爷子便被留在了老宅。
  牛车上,老大媳妇眼珠转了转,上前给赵氏捶着背道,“娘,您这铺子交给儿媳打理,儿媳赚的灵石,三成给家里,您看怎么样?”
  一旁老三薛丙文闻言道,“娘,这铺子若是给儿的媳妇打理,儿愿意给您五成的下品灵石。”
  老大媳妇闻言眉头一挑,看着薛丙文冷笑道,“然后剩下的五成灵石你再去赌,再欠一屁股债让娘还是不是?”
  薛丙文闻言脸上却没有半点怒色,神色如常道,“大嫂,丙文入赌场,实为薛家多赚灵石。”
  “如今有了着偌大的店铺,丙文何须冒着被剁手的危险,再入赌场。”
  “且不闻,无心为恶,虽恶不惩,更何况丙文与大嫂一般,都是为了薛家啊。”
  “丙文昨日入赌场,一如大嫂当年卖饼子。”
  老大见薛丙文重提旧事,心头更怒,大声道,“呵呵,当年我不过赔了几块灵石,可你一下子就赔进去两千多块灵石。”
  “害得咱家只剩六百多块灵石,还想分铺子的利益,你还要不要脸。”
  牛车上,赵氏见老大家的跟老三要吵起来顿时轻咳一声,“好了,都别吵了,铺子给谁打理,为娘自有决断。”
  老大媳妇、薛丙文闻言同时看向了赵氏。
  赵氏看了看老大媳妇,那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着,目光无比殷切,赵氏转头看向薛老三,薛老三也紧紧地看着她,眼中充斥着渴望与一丝担忧。
  赵氏知道,无论交给谁,另外一方都会闹,她思忖片刻后道,“都不要争了,铺子老身亲自打理。”
  “啊?”
  “什么?”
  老大媳妇、薛丙文同时惊呼出声。
  “怎么?难道老身打理不得?”赵氏看着两人道。
  “儿媳不敢。”
  “儿不敢。”
  老大媳妇、薛丙文同时出声。
  既然赵氏要自己打理,他们都不好再相争了。
  “至于获得利润,为娘占五成,家里的吃吃喝喝,都由为娘管。”
  “老大家占三成,由于老二赔了两千块下品灵石,就占两成。”
  “还有异议么?”
  老大媳妇一听七成便三成,心里不是个滋味,但铺子在赵氏的手里,赵氏说给她三成,她也只能受着,当下道,“没有”。
  薛丙文知道自己理亏,有了两成利,却也不好再相争了,也就同意了。
  一时间马车上平静了下来,车轱辘缓缓转动着,不多时到了镇里。
  到了镇里,老大媳妇先去阿呆家新铺子偷瞄了几眼,见阿呆家铺子正在装修,办得火热火热,她也连忙跑回去与赵氏道“娘,刚才我去老二家看了一眼。”
  “老二家的学奸猾了,正在装修铺子,办得火热火热的,生怕镇里人不知道一样,娘,咱么也得火热起来。”
  赵氏闻言略微沉吟道,“有理,那你也张罗一下,把铺子好好弄一下。”
  “得嘞,娘,就交给我吧,只是这要不少灵石。”
  “多少?”
  “想要弄得跟老二一家红火,至少也得一百块下品灵石。”
  赵氏闻言吃了一惊,“这么多?”
  “娘,这不多了,老二家的搬走了,连带着桌椅板凳灶台统统搬走了,什么都没给咱们留下。”
  “一个灶台就要十几块下品灵石,现在生意这么红火,怎么不得买三个灶台啊,那就要三十几块下品灵石。”
  “还得添置一下桌椅板凳,咱们要做,就要做好,桌椅板凳都要最好的,客人进来吃喝,那感觉也是气派不是,所以这些添置,少不得得二十几块下品灵石,这就六十块了。”
  “另外,请人粉刷也要灵石啊,儿媳打听了一下,想要粉刷得好,也得二十几块下品灵石,这就八十块了。”
  “等开业那天,咱么还得请人吹吹打打,再舞个狮子,办得红红火火,又得二十几块下品灵石。”
  “还有做汤需要的食材,还得去买最新鲜的,也得花个几块下品灵石,儿媳说一百块,已经是少说了。”
  赵氏闻言皱了皱眉,随后点了点头,“为了生意红火,该花的灵石一定要花,可不该花的也不能乱花,老大家的明白么?”
  “儿媳明白,不该花的,儿媳一个灵币都不花。”
  “嗯,你尽管去办,灵石不够管娘要。”
  老大媳妇脸上喜色更浓,这次又能赚不少灵石了,当下笑道,“娘,您放心,儿媳一定给您办得妥妥帖帖,风风光光。”
  “嗯,现在把东西都搬到后院,先把住的地方收拾好。”
  “好勒,娘您歇着,这些东西让儿媳来搬。”
  “好。”赵氏脸上浮现笑容,这个大儿媳事事想着她,这一点,不知道比老二家的强多少倍。
  老二家的还说她别后悔,她怎么会后悔?
  老大媳妇打开了店铺门板,向后院走去,可忽然发现,后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住了人。
  老大媳妇顿时怒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我们家住上了?”
  里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家米店的伙计。
  那伙计道,“你谁啊,这是青阳镇米店大老板李大老板我们东家给我们住的,什么时候变成你们家的,倒是你,怎么闯到我们住处来了。”
  老大媳妇怒道,“这间铺子原来是租给薛鹏一家的,现在转让给我们,自然是由我们来住,当年,可是你们大老板李胖子亲自给送来的租契。”
  那下人闻言冷笑道,“是啊,你刚才也说了是租的是铺子,可我们这是住处,不是铺子。”
  “我们老板愿意给薛魁首一家院子住,那是我们家老板愿意,可我们老板可没说要给你们住。”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看看,你们配住这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