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八十四章 临行密密缝

第八十四章 临行密密缝


  赵氏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么个理,便同意了,当场就签订了租契,同时交了九十块下品灵石。
  牛车拉到了门口,阿呆看着赵氏、老大媳妇等人往里面搬东西,嘴角不禁泛起了一丝微笑。
  一双明亮的眼眸里精光闪烁,看了一会,他便离开了。
  人流中,阿呆背着双手,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向着家的方向走去,好不惬意。
  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走到阿呆身旁,挽着阿呆的胳膊有些气呼呼地道,“哥,你干嘛帮他们啊?”
  “他们抢我们家的铺子,还抢我们家的灵石。”
  “他们都坏死了,你就不该帮他们。”
  阿呆笑笑道,“我有帮他们么?”
  小丫头小脸蛋气鼓鼓的,“你都帮他们找了大房子,还不是在帮他们?”
  阿呆捏了一下小丫头的鼻子,“凡事不能看表象,以后你就知道了。”
  “哼,骗人,还拿我当小孩子哄呢,你明明就是在帮他们。”
  “帮就帮吧,谁让你是我哥呢,我不会生你的气的。”
  “哥,我还想飞到云彩上去玩。”
  薛小颖拽着阿呆的胳膊撒着娇。
  阿呆无奈道,“还不玩不够啊。”
  “玩不够,玩不够,永远也玩不够。”薛小颖晃着阿呆的胳膊。
  “好好好,去玩去玩,真是怕了你了,你要是想玩,就要好好修炼,熟读太上感应篇,等你悟出了这道,天上地下还不任你去得。”
  “诶呀,人家一念那什么道藏就头就疼得厉害,往哪一坐动也不动,我就难受,而且那些念过道藏的比我大的还打不过我,你说我念它还有什么意思。”
  阿呆摇头失笑,看了看小丫头体内充沛的灵气,体内的一根根灵脉也是灵气浓郁,不禁摇头笑道,“如果你能入修仙院系统学习,修为可提升得更快,难道你不想变得更厉害么?”
  薛小颖一脸无奈道,“想啊,谁不想,可每次我一读道藏就头疼,一练睡功就睡过去,人家也没有什么办法嘛!哥,要不你多教我几道菜吧!”
  说到吃,小丫头眼睛顿时就亮了。
  阿呆闻言一点小丫头的额头笑道,“吃吃吃,就知道吃,是不是以后想成为一个吃货仙人啊。”
  薛小颖闻言一挺胸,“成为吃货仙人有什么不好。”
  “也好,看来以后哥这仙道菜谱算是有传承了。”
  阿呆一边笑着说,一边将新的菜谱交给了薛小颖。
  ........
  倏忽间,五日的时光转瞬即逝。
  新铺子里里外外装修好了,整个铺子焕然一新。
  薛母又找人写了个大牌匾,一品鲜三个字更是烫了金。
  今天是铺子新开张的日子,爆竹声声,将远近的行人吸引了过来。
  店门口的狮子舞,让得不少驻足观看,拍手叫好,那叫一个热闹。
  一名名客人流水一般走进店铺内,新雇佣的小二招呼着。
  “客官,吃点什么,本店新开张,所有菜、汤打七折。”
  “听说你们这汤不错,给我来一碗,还有什么叫花鸡很好吃,也来一只,其他小菜随便上点。”
  “好嘞,客官您稍等。”
  小二弯腰点了下头,将抹布往肩膀上一搭,转身去了后厨。
  薛母站在柜台后,看着忙碌的伙计,满满一屋子的新老客人,脸上露出浓浓的笑意。
  不想她也有这么一天,也当上了老板娘。
  阿呆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薛母的身后,给薛母捶了捶肩膀,轻声道,“娘,高兴吧。”
  薛母回头上下打量着阿呆,目光甚是怪异,过了好一会才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今天了?”
  “啊?”阿呆闻言愣了愣,随后一脸茫然地看着薛母道,“娘,你在说什么啊?”
  “装,你就装吧。”薛母没好气地笑道,“算了,从小你就这样。”
  薛母话头一转,忽然问道,“是不是又要走了?”
  阿呆闻言手中动作一顿,“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娘,儿心里想什么都逃不过您老的法眼。”
  薛母闻言笑骂道,“你是娘的儿子,你一撅屁股娘就知道你要放屁还是拉屎。”
  “你执意要分家,就是因为你要走了,你怕你走了以后,娘再受气,索性就把剩下两年租期给他们,换个自由,而且眼前这一幕,你也早就想到了是不是?”
  “我哪有那么神。”阿呆含笑继续给薛母捶着后背。
  薛母则叹了口气道,“阿呆,娘知道你很聪敏,可恰恰这一点也是娘最担心的,娘就怕你有一天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变得狂妄自大。”
  “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娘怕你因为一时的小聪明,而犯了不可挽救的大错。”
  “娘,放心,不会的,儿会时刻警惕自己的,此番也是迫不得已儿才为之的。”
  薛母闻言心中稍安,随后问,“什么时候走?”
  “明天早晨。”
  “这么急?”
  “再晚,就要错过仙考了。”
  阿呆正说着,门口处薛老三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看着薛母、阿呆含笑道,“阿呆,明天就要出发啊。”
  阿呆含笑道,“三叔怎么有空来了,不在老铺子帮忙啊。”
  薛丙文笑了笑,脑海里不禁浮现了今日铺子场景。
  铺子里里外外粉刷一新,也请了人写了一个牌匾。
  阿呆家的是一品鲜,老大媳妇便起了个名字叫做“九品鲜”,比阿呆家的多八品。
  外面也请了舞狮子的,放鞭炮,与阿呆家别无二致。
  一开始也不少人走进铺子,一家人也都喜气洋洋的,给端汤送菜。
  汤是老四家做的,菜是老大媳妇做的。
  结果客人喝了一口汤脸色一变,吃了一口菜后更是直接吐了出来。
  那客人撂下筷子转身就走,可老大媳妇拽着人家非得要人家付钱,结果大吵了一架。
  至于后面的场景,薛丙文不想再想下去。
  薛丙文没有接阿呆的话头,而是道,“听说阿呆要仙考,三叔恐阿呆不识路途,所以三叔准备提前跟你一同前去,也好为你带带路,讲一讲县里院试的规矩,另外三叔还识得几个友人,都是有着仙考的经验,若你能与之畅谈一番,定然可一举中榜,考中妙才。”
  薛母闻言心中一动,“诶呀,那怎么好意思,都分家了,怎么好麻烦三弟。”
  薛丙文呵呵笑道,“不麻烦,不麻烦,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我们一同起行。”
  说着,没给薛母反驳的机会,薛丙文便告辞离去了。
  看着薛丙文的背影,薛母缓缓开口道,“阿呆,难得你三叔热心,这次去县里乡试,多听听你三叔的。”
  “哦.......好的。”阿呆淡淡回了一句,不过他看向薛丙文的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奇光,嘴角不禁浮现一丝笑意。
  今天铺子新开张,生意好得不得了,直到傍晚时分,人方才陆续离开。
  收拾了桌椅碗筷,准备好明天的汤水菜品,已是万家灯火熄,月上柳叶梢。
  此时此刻,青阳镇陷入了一片寂静黑暗,唯有阿呆家后院一点灯火如荧光。
  卧房里,薛母正在油灯下缝补着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