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九十三章 从来都是我坑人

第九十三章 从来都是我坑人


  “还是算了,我这点本事上去也是丢人。”
  阿呆此番前来,主要是想看看各家术法,以增见闻,却是没有上台比试的打算。
  然,阿呆虽不愿上台,但秦姓男子却等着看他笑话,岂容阿呆推诿。
  须知想要竹筷再复生机,还要长出竹子,这可是难上加难,便是他做起来也是艰难,更何况还要看长出竹子的品相,难度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至于什么在山中随仙人修行八年,学得一身道法仙术这种言论,他自然是不信的。
  若他真是仙人的弟子,直接便可进入大仙门或在王庭任职,那还参加什么仙考,这话明显是漏洞百出。
  这个小子上去肯定是要出丑的,唯有如此方解他心头之怒气。
  赵疏通也推着阿呆,与秦姓男子不同,他则是想真心想看看阿呆有什么本事。
  几个人就七手八脚将阿呆给推了上去,薛丙文还将一根竹筷子递给了阿呆笑着说,“阿呆,三叔看好你。”
  阿呆拿着筷子,无奈道,“那,阿呆就尽力吧。”
  阿呆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还带着几分惊疑,“呆兄?”
  阿呆闻言不禁回头看去,当看清喊话那人时,他也是微微一愣,这人正是数日前在古道上遇到的那骑马的姜姓少年。
  “呆兄,果然真的是你。”说着姜姓少年快步走了过来。
  阿呆眉头一挑,心中隐隐不安,难道这小子回过味来,知道自己当日骗了他,来找自己报仇来了?
  阿呆心中警惕,只要发现一点不对的苗头,他拔腿就跑。
  此时便见姜姓少年气势汹汹走了过来,忽然展颜一笑,兴奋道,“当日多谢呆兄指路之情,弟真的遇到了一位高士,一番求道,收获良多,这里,弟谢过呆兄了。”
  说着,姜姓少年对着阿呆抱了抱拳,见了个礼。
  阿呆也蒙了,他当日可真是随便指的,这也能撞到高士?
  这运气未免太好了点吧。
  愣了一下,阿呆也就反应过来,呵呵笑道,“当日我就说那里云彩多,姜兄一定能遇到高士的。”
  “这不,果真让姜兄遇到了。”
  姜姓少年哈哈一笑,又道,“这还要多谢呆兄,那日,与高高士畅谈完后,我还询问高士那首‘那世人都晓神仙好’的歌谣,可惜那高士却说那并非他所做。”
  阿呆心中一紧,不会要露馅吧,心里想着一会姜姓少年若问起,他该怎么糊弄过去。
  却听姜姓少年自圆其说道,“此行果然是来对了。”
  “算上呆兄口中那个高士,再加上我遇到的,已经有两名了。”
  “这青丘山不愧为修仙福地,高士辈出,呆兄,你说是不是。”
  阿呆闻言也长长一叹,如有所感道,“没错,不愧是修仙福地,高士辈出啊!”
  得,这下也不用自己圆谎了,这小子自己帮自己圆了。
  想着,阿呆目光看向一脸兴奋的姜姓少年,心中暗道,“这个呆瓜到底是什么人?”
  两人谈话时,高台上已站了十几个修者,他们大多都已经开始施展出了术道术,一根根筷子上都长出了几尺长翠竹的幼苗。
  赵居士见状摸着下巴微微点头,一旁孙县令脸上也是笑意浓,青山县修者表现越好,他的政绩便越好,便可早日高升。
  高台上,姜姓少年见其他人都已开始了,这才笑道,“呆兄,弟不才,就先献丑了。”
  阿呆闻言含笑道,“姜兄莫要客气,姜兄修为深厚,手段自然是不俗,阿呆静观姜兄手段。”
  姜姓少年哈哈一笑,随后便见他将手中竹筷一抛,竹筷横陈,悬浮身前。
  随后便见姜姓少年手掐印决,手指间青光流转,四周开始有微风拂动,不一会,四周水汽开始向着姜姓少年额前汇聚,浮现一小片乌云。
  下一刻,姜姓少年口中低喝一声‘凝’,随后屈指一弹,一道青光没入额前乌云中,下一刻,如丝如线的雨丝开始滑落,缓缓注入到半空中的筷子上。
  随后便见筷子上忽然发出点点嫩绿的竹芽,随着雨丝的不断注入,竹芽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
  只是转眼的时间,五个嫩芽顿时长成近乎两丈,主杆略有弯曲,表面翠绿却有坑洼,竹节也算鲜明,枝叶嫩绿,竹花雪白。
  云雨散去,姜姓少年冲着阿呆一笑,“呆兄,我这灵雨术,还算可以吧。”
  这灵雨术虽是寻常的法术,入门简单,第一层只需一月便可小有所成,布云施雨,可滋养十丈灵田生根发芽。
  第二册便需要一年,甚至数年方有所成,可促进灵谷等快速生长,但远不及姜姓少年能做到的这种程度。
  这种程度的灵雨术,至少已达到了第三层。
  而这灵雨术想到达到第三层却极为艰难,稍微有天赋者,都要十余年,甚至二十几年的时间。
  姜姓少年小小年纪就能使出第三层的灵雨术,其天赋可谓上佳了。
  阿呆也赞叹道,“姜兄天资卓越,让人佩服。”
  姜姓少年哈哈笑道,“一般,一般啦,哈哈。”
  观众台上,赵居士连连点头,口中称赞不已,“不错,不错,第三层的灵雨术,滋养的竹子也是品相中等偏上,已算极为不错了。”
  “若无意外,今年青山县的仙道大会,这少年当是魁首了。”
  一旁孙县令扶着胡须笑道,“却也不见得。”
  “哦?能让竹筷长一根竹子长三尺一算不错了,这少年让五根竹子都长一丈有余,已是极为罕见的,难道青山县还有比这少年更出色的?”
  孙县令笑道,“赵兄有所不知,弟坐在县令这个位置,多半要依靠三股力量。”
  “一是本县颇具盛名的青山修道院这是专门为王庭培养人才,二是本县的辖内的琴韵宗,三则是修仙世家马家。”
  “琴韵宗与马家多有弟子、族人在县中任职,他们每年也都会遣弟子、族人前往青山修道院进修,参加仙考,历年本县院试魁首,也都是出自这两大势力。”
  “如今这仙道大会,这两家年轻人却还没有出现。”
  赵居士闻言也笑道,“哦,琴韵宗、马家,弟倒是也有所耳闻的。”
  赵居士与孙县令正交谈着,台下秦姓修者忽然大喊了一声,“我说台上那个修者,别在哪光杵着不动啊,现在大家都已施展了手段,让竹筷长出了竹子,你怎的还不开始动手?”
  “刚才你可是说,你师从仙人,山中修道八年,道术大成,此间修者不入眼,一术可让百修服,我等可都等着看你道术呢?”
  “若是你刚才是在说大话,实则没真本事,赶紧下来吧,别在那丢人现眼了。”
  秦姓男子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不禁都看向了阿呆。
  阿呆闻言微微一愣,心中不禁苦笑道,“从来都是他坑人,不想今日被人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