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青丘郡城

第一百一十一章 青丘郡城


  薛老爷子脸上笑呵呵地,说着便要跟薛老四一起离开。
  赵氏见薛老爷子竟然也要去,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嗔怒道,“你个老不死的你还有脸过去啊,老二都跟你分家了,他那个薛跟你这个薛已经不是一个薛了。”
  “还有,你不知道老二家的办这么火热是为了什么吗?他们就是办给我看的,好让我看看她家的阿呆多有出息,她这是要让我后悔,后悔跟她分家,她这是想打我的脸,你现在过去算什么,把脸伸过去让人打啊,你不要脸我还要呢,不准去。”
  薛老爷子闻言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了畏惧色。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赵氏当家,对于赵氏,薛老爷子是打心底的畏惧。
  赵氏怎么看薛老爷子都不顺眼,轻哼一声,“我当年真是眼瞎了,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么个没用的窝囊废。”
  “连个儿子都管教不好,行了,别在这杵着了,老宅没人,回去看老宅吧,你也就还有这点用了。”
  薛老四闻言脸色就沉了下来,老四媳妇眉头也高高皱起,两人同时将目光移向了薛老爷子。
  听了赵氏的话,薛老爷子的身体猛地一颤,已有些浑浊的眼睛里露出痛苦色,他似乎又看到了自己一个人在幽深寂静的老宅里,任凭着清冷寂寞将他侵蚀,两行泪水从眼眶流出,在那黝黑苍老沟壑纵横的脸颊上流淌。
  薛老四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当即站出来道,“爹,你跟我走,我养你。”
  “什么时候你在老四这住够了,就去二哥那住,二哥早就说想把你接过去住。”
  薛老爷子闻言老泪纵横,激动地身子都轻微颤抖了起来,泣声道,“好,好,老四啊,小时候爹没白疼你。”
  薛老四走过来用手搀扶着薛老爷子,“爹,说这个干啥子,儿子孝顺老子,那是天经地义。”
  “爹,我们这就去二哥家吃席。”
  “好好好,吃席,吃席,有你跟老二在可真好。”
  薛老四没再说什么,搀扶着薛老爷子向阿呆家走去。
  赵氏大怒道,“老不死的,今天你要是敢去老二家,你就别想再回来。”
  薛老爷子、老四一家仿佛没听见,继续朝着阿呆家走去。
  赵氏见状气得怒目圆睁,眼白里都浮现了丝丝血丝,一张橘黄的老脸铁青铁青,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只觉腹中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在她的肺子里一通猛烧,烧得她肺子都要炸裂了。
  赵氏剧烈地喘息着,愤怒地咆哮道,“好,走,你们都走,我有大儿跟三儿一家就够了。”
  “今年我三儿鸿运当头,定能考中羽士,到镇里、县里当官,到时候就算你们哭着求着我们,我们也不会让你们进门。”
  赵氏泼妇骂街一般大喊着,然薛老四搀扶着薛老爷子却连头都不曾回一下。
  慢慢地,赵氏喊骂累了,也逐渐恢复了冷静,儿子走了两个,老头子也走了,难道,自己真的错了么?
  不,自己错哪了?自己没有错,自己还有小涛,还有老三,老三一定会考中羽士的,错的是他们。
  不多时,薛老四带着薛老爷子来到了阿呆家,薛父、薛母将老爷子请在了上首位,跟村长李德福坐在了一起。
  李德福喝了两口茶,笑着与薛母道,“老二家的有福了,生了个这么好儿子,院试又考中了魁首,这回可是名副其实的薛魁首了,我看再过两年一定能再考中羽士,甚至居士。”
  薛母笑呵呵地说,“李叔,什么薛魁首,您可别向着那臭小子说话,说不准,这次也是运气好蒙的呢。”
  李德福闻言将老脸一板道,“诶,这一次能蒙,难道还能蒙两次,再说了那些官老爷一个比一个精明,又岂是那么好蒙骗的,薛魁首考中魁首,那完全是靠的真本事。”
  村长李德福与薛母笑谈着,此时薛老爷在薛老四的搀扶下,也走了进来。
  薛老四喊了一声,“二哥,二嫂,爹来了。”
  薛父、薛母闻言连忙走了过去,一阵嘘寒问暖。
  薛老爷子见老二待自己还是这般热情,心中热流涌动,眼眶不禁微微泛红。
  李德福见状笑道,“薛老弟,老哥哥我可真是羡慕啊,大孙子又中魁首了。”
  薛老爷子含笑道,“呵呵,都是老二一家教的好,李老哥啊,我跟你说,阿呆能修仙,多亏了我这二儿媳,当年要不是我这二儿媳力排众议,卖了灶台,一定要阿呆修仙,阿呆哪能有今天啊.......!”
  两个老人笑谈了起来,薛父看在眼里,脸上满是笑意,薛母听在耳中,却是甜在心里。
  不知不觉,薛母鼻子一酸,竟也流下了泪。
  薛父见状连忙上前道,“这大喜的日子怎么还哭了呢?”
  薛母擦了擦眼泪道,“我是高兴的,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和委屈,今天,我觉得都值了。”
  薛父微微含笑,将薛母的小手抓在了手里道,“孩他娘,这些年,委屈你了。”
  .......
  一晃便又过了数日的时间。
  这一日傍晚,红日西坠,满天的红霞,仿佛是仙人放的一把大火,将半天天都烧透了。
  晚霞下,苍苍莽莽的大地上,青丘山绵延八千里,山势高耸入云、直插天际,奇峰险峻怪石嶙峋,看不尽雄浑壮丽,览不完的奇异秀美。
  大山之南,一条宽达数百丈的大江向东倾泻着滔滔江水。
  在一断崖处,形成一道澎湃壮丽的瀑布,无量江水倾泻而下。
  瀑布下方,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激起浪花如雪,形成的一道道彩虹,仿佛虹桥架在半空。
  青丘山脚,大江之畔,一座雄伟壮丽的大城,如一条上古妖龙,盘卧在八百里的河畔平原上。
  长五丈、宽三丈、厚一丈的一块块巨石构成了青丘郡城城墙的主体。
  城墙垛口处,站着一名名甲士,时而还能看到一队队甲士持着长枪在城墙上巡逻着,一双双锐利的目光盯着大河与远处的青丘山。
  阿呆还是第一次来到郡城,第一次看到如此雄伟的城墙,忍不住为之深深震撼。
  他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这样一个念头,“这真的是人能建造出的么?”
  阿呆抬头看去,从他这里看去,城门洞就好像是这只庞然巨兽张开的大嘴,成百上千的人汇聚成洪流,流入这巨兽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