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宗两院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宗两院


  在‘芒种’竹木屋院内,一个少女正指挥着一群下人将竹木屋内原有的床、桌椅、茶几等搬出来,然后又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大堆的东西,让下人们再搬进去。
  “小二子,给我轻点搬,我这些东西可贵重着呢。”
  “我的那张金丝楠木床,价值千颗灵石,要是砰坏了一点,小心我把你吊起来打。”
  “还有我的凤尾瓶、玉春壶,那可都是我从主城带回来的,要是摔碎了一个,你就在我家打一辈子工吧,还没有工钱。”
  领头的王小二嘴角抽了抽,低喝了一声道,“都给我仔细着点,损坏了小姐的宝贝,小心你们这辈子的工钱。”
  一大群人开始小心仔细的搬着抬着,那股子认真的劲儿,就算是伺候自家的媳妇都没这么认真过。
  “这谁啊,一清早的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芒种竹木屋对面,春分竹木屋内,姜姓少年走了出来。
  姜姓少年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看向对面乱哄哄的一群人,但见人群中一个少女十分地扎眼。
  少女看去十四五的模样,或许会更年轻些,乌黑的长发梳成飞仙髻,脸庞两侧垂落着红色丝带。
  一张小包子脸煞是可爱,大大的眼睛里漆黑的眼珠快速上下动了动,显得极为的狡黠。
  姜姓少年眉头一动,心中暗道,“好可爱的丫头,不过就算你可爱也不能影响别人啊。”
  姜姓少年走上前去,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衣冠,一定要给人留个好印象。
  当下走上前去,面含笑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道,“这位美丽的小姐,你这大清早地吵吵嚷嚷的,可是扰了别人的清梦........”
  未容姜姓少年,少女斜了少年一眼,骂道,“你是猪么?这都什么时辰了还睡觉,就你这样还想参加仙考,回家跟猪一起睡觉去吧。”
  说完少女便不再理会姜姓少年,指挥着那一群下人道,“都快点,对面住着的猪都起来了,你们还没收拾完,你们比猪还懒啊!”
  姜姓少年眼睛一瞪,怒上心头,刚才他还觉得这姑娘可爱,现在看来这极其可恶,二话不说,张口就骂人。
  姜姓少年怒道,“你骂谁是猪?”
  阿呆正在屋内修炼,忽闻院外吵闹声便从修炼中退了出来,前去看看发生了了何时。
  见阿呆走了过来,姜姓少年气呼呼道,“呆兄你来评评理,我过来她这大清早的一来就吵吵闹闹,我来提醒她一下,可我话还没说,她就劈头盖脸将我一顿骂,长的挺漂亮,嘴巴这么毒......”
  姜姓少年还想说什么,少女一个飞身掠出,转眼便落到了阿呆的面前,眼睛里闪着亮光,抓着阿呆的胳膊兴奋道,“小滑头,竟然是你,你怎么也在这?”
  阿呆也是微微一愣道,“你怎么会在这?”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青阳镇李居士的独生女,李婉儿。
  李婉儿兴奋道,“我爹在郡城当官时,我就最喜欢来这里玩,这次来郡城仙考,自然是要住这里了。”
  “小滑头,我跟你说,刚才就是这个家伙对我大呼小叫,你帮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说着李婉儿用手一指姜姓少年,姜姓少年愕然道,“呆兄,你竟然跟这个丫头认识?”
  阿呆笑道,“同在一个镇子上。”
  姜姓少年看着李婉儿抓着阿呆的胳膊,不禁摇了摇头,“既然是呆兄的朋友,我就不跟她计较了,不过呆兄,这交友要慎重啊。”
  李婉儿闻言眉头一挑,冷哼一声道,“你这头就知道睡觉的肥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眼看着两人要吵起来,阿呆笑道,“好了好了,都是朋友,就不要吵了。”
  “不吵可以,那你给我讲个笑话。”
  阿呆一脸无奈道,“我哪里会什么笑话。”
  “我不管,我就要听,我就要听嘛。”
  阿呆无奈,随后心中一动与李婉儿道,“这样吧,我给你展示一下新学的灵术。”
  李婉儿一听喜笑颜开道,“好啊,好啊,快展示快展示。”
  阿呆含笑道,“好,我最近学了一手可封印记忆的灵术,我可以让你忘记一段记忆。”
  李婉儿想了想,满是怀疑地看着阿呆道,“我才不信你会这样的法术。”口中这样说,心里却想,一会不论你说什么,我都说我记得。
  李婉儿嘴角翘起一丝得意的笑。
  “那你可看好了。”说着阿呆手指一点李婉的额头道,“好了,我已经封存了关于猪的记忆,现在还记得自己是头猪么?”
  李婉儿闻言脱口道,“我当然记.......。”
  她一个得字未吐出,声音戛然而止,脸上浮现羞怒道,“好啊,你又戏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姜姓少年怪异地看着两人样子,不禁问向一旁的二虎道,“他们的关系不错啊?”
  “是吗?”二虎反问。
  “难道不是么,你看他们那亲密的样。”
  “或许吧。”二虎淡淡说。
  自李婉儿来到了琴韵别院,这里便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
  李婉儿生拉硬拽,将阿呆给拽出了琴韵别院,同时还把马幽莲给拉上了。
  李婉儿挽着马幽莲的胳膊,嘴嘚嘚说个不停,平日里丝毫不见半点笑容的马幽莲,脸颊竟浮现一丝笑意,偶尔还会应两声。
  姜姓少年挠着头与阿呆道,“呆兄,你说马大姐怎跟那个丫头也刚认识吧,怎么立刻就有说有笑的。”
  阿呆摇头道,“女人的心,海底的针,我又不是磁石,怎么会知道。”
  一行六人说说笑笑吵吵闹闹,来到了郡城最高的那座阁楼。
  阿呆抬头看去,阁楼前挂着一幅熟悉的对联。
  上联:不敢高声语。
  下联:恐惊天上人。
  横批:惊仙阁。
  虽然都是惊仙阁,但这郡里的惊仙阁明显要比县里的高大气派许多许多。
  内几人找了一处也坐了下来,阿呆四下看了看,听众人言语,应该都是此次进行乡试的修者考生。
  这些修者三五成群,或谈论着今年笔试会考什么,或谈论去年乡试斗法那些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
  乡试要比院试更复杂一些,文试后还要增加一场斗法,斗法最后的胜出者才是乡试的魁首。
  二虎喝了一口茶道,“修仙练道不就是为了厮杀么,就不该有什么文试,这回最后一场斗法,这一次第二定然是我无疑了。”
  姜姓少年闻言笑道,“真看你有一身的蛮力了,但也莫要把天下的修者小觑了。”
  “别处我不知道,但只是青丘郡城内一宗两院便出了三名一等一的天才人物。”
  阿呆闻言道,“不知是哪一宗两院?天才人物又是如何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