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二十章 五行塔第三层

第一百二十章 五行塔第三层


  阿呆停止了体内灵力运转,周围再度恢复一片墨色
  阿呆再度运转体内灵力,墨色褪去时,那门再度浮现在他眼前。
  门口处有五色光芒缭绕,而在门洞附近附近,那八个考生还在墙壁四处乱摸着,对五色光视而不见。
  阿呆没有再出言提醒,随即收回了目。
  微微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衣衫尽被烧毁,阿呆取了一件衣服,套在了身上。
  正准备向门洞走去,忽瞥见身旁那女子也正端坐着。
  女子的周身燃着火焰,火焰中,曼妙的身材完全成现出来。
  阿呆不禁多看了几眼,脑海里却忽然浮现了一道倩影。
  阿呆晃了晃头,自己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收回了目光,阿呆向着不远处散着五色光的门走去,转瞬间,便一步迈入其中。
  刚踏入门中,眼前世界一变,五彩的强光瞬间刺得他睁将双眼紧闭。
  有了第一层的经验,阿呆当下就盘膝坐下,然后感应着周围的光。
  这一感应,他发现这里的光有着奇异的力量,放出的感知被烤灼着,让他感觉到轻微的灼痛。
  慢慢的,他也察觉到了这里的光线与外界的不同。
  这里的光也是有着呼吸的,但是这种呼吸极其的微弱。
  第一层是通过释放火焰产生光让‘墨色’吞噬方才感应到的,可现在他应该如何增强‘光’的‘呼吸’。
  阿呆想了想,尝试了几种灵术后都没有效果,最后方才想到在第一层所得。
  阿呆调整体内的灵力运转,这一运转,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不断地将周围的光吸入体内。
  随后他的皮肤开始有了轻微的麻痒感,丝丝缕缕的温热气息开始从他的身体表面向着他的眉心涌去。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皮肤开始发热、发烫,涌入眉心的热流变得澎湃激荡。
  阿呆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脸色开始惨白下来,豆大的汗滴从额头滴落,细密的汗水浸透了阿呆的衣衫。
  阿呆咬牙坚持着,慢慢的,在他的眉心处,一黑一白两股气息浮现。
  起初,黑气势大,快速吞噬着白气,但阿呆体内源源不断的热流涌入眉心,壮大着白气。
  慢慢地,白气开始有了抵抗力,黑气再难吞噬白气。
  两股气便在阿呆的额头描绘成一个圆形的图案,黑白各占半圆,呈对峙态势。
  与之同时,阿呆身体轻微一颤,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感应力增强了许多。
  周围的光,也快速变得柔和了下去。
  阿呆缓缓睁开了眼,眼底黑白二气一闪而过。
  而在他的眼前,又一道门已经浮现。
  阿呆站起身,迈步走了进去。
  可第这三层的世界,却让阿呆愣在了原地。
  此时,郡守府某处密室。
  密室地面一块青玉上不停地闪烁着五色光芒,五名老者盘膝而坐,周身分别散发着红、青、黑、白、黄五色光芒。
  其中那名周身亮着黄光,一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的灰衣老者嘴角微微翘起,脸上露出笑意。
  另外四名老者虽未睁眼,但却感受到了灰衣老者的气息有了波动,其中一人含笑道,“秦道友气息有些乱了啊,莫不是发现了没有背景的好苗子?”
  灰衣老者含笑道,“现在还不好说,只是我这一方五行塔中,终于有一人踏入到了第三层。”
  “哦,迈入第三层距离开光也就不远了,若是年纪不足十八岁,就算是一个好苗子了,不知他年龄几何?可有师承?”
  他们五人此行之所以应郡守之邀出手,一方面是郡守给足了好处,当然还有另外一方面,那就是存着一个侥幸心,能够挖到一个好苗子。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希望很是渺小。
  因为修真炼道拼资质也拼资源,没有资源支撑,即便有着高人一等的资质,也很难脱颖而出。
  是以,只要在人群中稍微冒一点尖的大多都是宗门世家的人。
  至于寒门出身的资质上佳的天才,不是说没有,只是极少极少,此次他们也是抱着得之吾幸的心里。
  灰衣老者呵呵一笑,“年纪嘛,呵呵.......不可说,不可说.......”
  另外一紫衣老者笑道,“秦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提了话头,又遮遮掩掩,我们几个加起来都一千多岁了,难道还能连老脸都不要,跟你抢不成?”
  灰衣老者笑道,“这人一老啊,脸皮就那王城的城墙都要厚,你就是拿法器扎都扎不透。”
  紫衣老者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说出来呢。”
  “这还用说么,富贵不归乡如锦衣夜行嘛,这是在跟我们几个显摆呢,两百多岁的人了,幼不幼稚。”一旁青衣老者讥讽道。
  灰衣老者得意道,“那你倒是也幼稚一回啊。”
  “别高兴太早,或许人家就已经有师承了呢,到时候你就是白欢喜一场。”
  “一个山村里的男娃,出自修仙学院,能有什么师承。”
  “如此看来,倒要恭喜秦兄了。”
  “呵呵,为时尚早,为时尚早。”
  几名老者又谈了几句,密室内又陷入了一片沉寂。
  阿呆原本以为这第三层,应该也是一片难以描述的世界,但眼前的一切,却在他意料之外。
  眼前是一间静室。
  静室内大约十丈方圆,屋内别无长物,没有桌椅板凳,没有床柜衣架,四周的竹木窗打开着。
  阿呆看向窗外,远处蓝天上飘着白云,近处几只喜鹊飞来,停在阁楼外的开满杏花枝丫上,吱吱的叫唤着。
  忽而一阵微风吹来,摇动了枝丫,带来了阵阵的花香,还有那一丝微凉。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阿呆,他所看到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可如果这个世界是真实的,那么在他眼前,盘坐在静室中央蒲团上的这个人,应该也是真实的吧。
  可眼前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真正的人。
  用人来形容他,似乎并不妥当,但除了人,阿呆却不知用什么来形容更贴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