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几个腾跃间,阿呆已到了一处峡谷上方。
  断崖之巅,阿呆查看了一下这峡谷,峡谷宽只有数丈,但深却足有数百丈。
  阿呆低头看去,便见对面峭壁下方三十丈的处长着一条紫色的藤蔓,其上结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果子。
  阿呆收起了窥天眼,再看这果子,状如桃子,表皮大半泛红,周围散发着微微的青光。
  看到百里山河图中的这一幕,青丘修者无论老少一个个不禁都瞠目结舌,这小子,该不会是想要.......
  他们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他们心中却仍不敢相信,这小子真敢这么做。
  这百里山河图是一郡的重宝,郡里生怕考生修者出现意外,所以历年较为凶险的比斗,都会在山河图里进行。
  若是考生在考试的过程中将要受到重创,只要捏碎玉简,便能不再受到任何伤害,传送出山河图。
  郡里肯出山河图是为了保护考生,而身为考生的你却非但不知感恩,竟然还打起了山河图里灵物的主意,这么多年来,就没见过哪个考生如此不要脸。
  当然,那是以前没有,却并不代表现在就不会有。
  阿呆拾起一截枯枝,然后纵身跳下了山崖。
  一招春雨无声击在灵物旁的峭壁上,顿时长出一片树林。
  阿呆身形落在树林上,伸手便将那果子给摘了下来。
  山河图外,青丘数千修者考生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这一刻,场外数千修者鸦雀无声。
  众修者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中,他们都看到了难以置信,这个王八蛋他竟然真的敢下手。
  片刻,沉寂被打破,紧跟着,嬉笑声、嘲笑声、讥讽声、怒骂声、暴喝声、大笑声、呐喊声........如狂风骤至,如暴雨倾盆。
  “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啊,深得厚黑真传。”
  “这就是寒门的修者,为了一颗灵果,连脸都可以不要了。”
  “真是给寒门丢尽了脸面,我等羞与他为伍,他不是我寒门中人。”
  ........
  外面骂得热火朝天,山河图中阿呆心中想着,若是自己出去后,灵物再被要走怎么办?
  阿呆一想,干脆吃了,他们若想要,自己拉给他们就是了。
  当下,阿呆吭哧吭哧几口将灵果囫囵吞了下去。
  场外众修者破口大骂,“那朱果可是百年生的灵果啊,三十三年开花,三十三年结果,三十三年成熟。”
  “成熟后的朱果,可是炼制增灵丹的上好灵材之一。”
  “若是炼制得好,一炉就能出九颗增灵丹。”
  “而三颗增灵丹,便足以让练气初期的修者在短时间内达到大圆满。”
  “这颗朱果还有几年就成熟了,没想到今日却遭灭顶之灾,被人生吞了。”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场外一名懂得炼丹的修者见阿呆如此糟蹋灵物,痛心疾首,不能自已。
  维持山河图的灰衣老者嘴角一抽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到底收不收这个小子。”
  然山河图外的吵闹声,山河图里的阿呆仍半点听不见。
  朱果散发的强横灵气冲击着阿呆的灵脉,阿呆心地一喜,连忙将这股灵力化为己身灵力。
  片刻后,体内灵力稍稳阿呆再度向四周望了望,最后折身,向着一个方向跑去。
  灰衣老者看着阿呆的方向,延伸看去,见没有灵物,心中微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灰衣老者好像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猛地再度看向阿呆的方向。
  便见阿呆窜行了片刻,最后停在了一处小山谷。
  山谷里到处都是迷雾,不辨东西。
  灰衣老者嘴角抽了抽,眼皮狂跳,心中大骂,“这个小王八蛋,竟然找到了郡守的梅园。”
  “不过,应该没事,郡守梅园有迷阵,虽然不强,不过区区一个练气大圆满都没到的小子,应该进不去吧。”
  灰衣老者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可接下来,阿呆的却惊得他心头狂跳。
  阿呆运转窥天眼,眼前迷雾尽散,他迈着步子,长驱直入,转眼间,便穿过了迷雾,来到了山谷深处。
  山谷里,到处开满了梅花,阵阵的香气缭绕着整个山谷。
  灰衣老者眼睛瞪得溜圆,神色大为诧异,郡守的迷阵,他就这么轻松地走过去了?
  那迷阵可是能迷幻六识的,就算是一个居士,也不可能如此轻松走过去吧。
  这小子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他在阵法上还有颇深的造诣?
  看来这次,自己算是捡到宝了。
  灰衣老者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不过随即他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因为他看到阿呆正向着梅园里走去。
  灰衣老者心头又是一阵狂跳,这梅园里可是藏有郡守精心酿制六十年的梅花酒。
  此酒能够疏通灵脉、恢补灵气、滋养灵根、修复身体、延年益寿等等妙用。
  半月前,郡守邀他几人住持乡试,便曾于这梅园之中饮酒论道,所以他才知道,那梅花酒,便藏在梅园中。
  灰衣老者心中暗道,“那小子能够找到那朱果,可能是着小子感应力比较强,感应到了诸果散发的灵气。”
  “但这梅花酒,可是用上好的酒坛密封起来的,可是半点灵气都不能泄露出来的,而且还是深藏起来的,这臭小子应该找不到吧。”
  想到这,灰衣老者不禁松了口气,“这臭小子又怎么可能知道这里有梅花酒这等佳酿,应该是自己多虑了。”
  “对,应该就是自己多虑了。”灰衣老者心里又安慰了自己一番,可他心里还是隐隐不安,“如果这个小家伙不是为了梅花酒,那又是为什么来这里呢?”
  “这里可没有什么什么天地灵物了啊!”
  灰衣老者微微皱起了眉头,盯着阿呆看。
  此时见阿呆此刻来到了一株梅花树下,然后蹲下身子,开始扒地。
  场外修者不明所以,暗道,“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在干什么?”
  “难道地下面藏了什么好东西?”
  “应该不可能吧,那个王八蛋应该是第一次进入山河图,地底下有东西,他怎么可能知道。”
  ........
  听着众修者的议论声,看着阿呆刨地的动作,灰衣老者原本放下去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一双眼睛瞪成了牛眼睛,死死盯着阿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