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金光现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金光现


  不远处,马幽莲、姜玄堪堪赶到,两人脸色一变,几乎同时呼出声。
  “薛鹏!”
  “呆兄!”
  “捏碎玉牌!”
  山河图外,李婉儿惊叫一声,“小滑头,快捏碎玉牌啊!”
  二虎也惊呼出声,“师兄!捏碎玉牌啊!”
  薛丙文一颗心都揪起来了,心中急切喊着,“阿呆,捏碎玉牌,捏碎玉牌啊!”
  灰衣老面色微变,心中一片担忧。
  所有人也都盯着阿呆,然直到虎狰巨爪将阿呆狠狠踩下,阿呆也没拾起玉牌,将之捏碎。
  马幽莲脸色微便,只觉一颗心莫名抽痛了一下。
  姜玄大呼道,“呆兄。”
  李婉儿愣在了原地,心痛如绞,眼角两行泪水不禁落下,口中喃喃道,“小滑头,你为什么不捏碎玉牌,为什么不捏碎玉牌啊,你这次怎么傻了啊!”
  二虎眼中皆是不敢置信,“不可能的,怎么可能,陆师都说师兄乃是千年难见的天才,陆师身上的道术他无一不通,不可能的,师兄不可能死的。”
  薛丙文仿佛一瞬间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抬头望天,怅然若失。
  灰衣老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这么好一块璞玉,竟然,竟然就这么毁了,可惜,可惜,实在可惜啊!”
  二虎身旁一青衣修者得意地哈哈大笑道,“师兄,看到没,这个傻小子定然是浑身经脉尽断,连捏碎玉牌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死定了,死定了,此时此刻,现在的他只怕已是一滩肉泥了,真是一解我心头之恨呐!”
  韩渥双手环抱胸前,嘴角翘起一丝笑意,“当日我便说,此次比斗凶险,让他不要参加,否则会有性命之忧,只可惜他不听我言,如今一语成谶。”
  那青衣修者再度大笑,大声道,“那是他活该,死的好,死的好。”
  二虎心中悲愤交加,此时听青衣修者言语,怒气上涌,冲得双目赤红,一声咆哮响彻广场,“你再乱说一句,我宰了你。”
  那青衣修者被二虎样子吓了一跳,随后察觉自己被一个寒门吓到了,胸中只觉又羞又怒,大声道,“来啊,我怕你不成。”
  就在两人要打起来时,忽听有人喊道,“不对,你们快看山河图。”
  两人闻言同时看向山河图。
  此时,便见虎狰的摁下的爪下泛起了淡淡的金光。
  ........
  “我不能就这么离开山河图。”
  “陆师、师姐还在等我,我还没连中四元,还没有位列王庭。”
  “爹、娘还在家中等我修仙归去。”
  “我答应了小颖还要给她买好东西。”
  “我答应了师父、叔叔、婶婶要照顾二虎。”
  “价值十万下品灵石的御兽铃我还没拿到.......”
  “陆师,对不起,这一次,阿呆要违背您的教诲了.......”
  呢喃声声,不知从何处响起。
  .......
  虎狰的大嘴的嘴角微微扯开,竟然露出了人性化的笑意。
  然!
  下一刻!
  虎狰面容骤然变,露出惊恐色!
  便见,其爪下忽然有金光散出,随后一股极其强大的金色灵力水波般荡漾开去。
  近处的虎狰、花草、林木、远处的山峦、巨石被这金光渲染成了一片金色。
  马幽莲愣在了原地,那张如诗如画的雪白脸颊如今仿佛被染成一片金黄。
  她愣愣地瞧着虎狰脚下的金光,脑海浮现起了一个她怎么都不敢相信的念头,“薛鹏,还活着。”
  距离较近的姜玄,更是仿佛被度了一层金漆。
  他愣愣瞧着虎狰巨爪下的金光,眼中也充满了不敢置信。
  虎狰一爪,堪比居士中佼佼者,开光巅峰修者的强横一击,虽说现在大半妖力被封,但也不应该是一个修为只有炼气期修者能挡下的吧?
  以肉身抗之,即便是梅映雪、楚狂生这等人物,他相信,绝对是成为一滩肉泥。
  就算呆兄是他的有缘人,他也不该报有那样不切实际的想法不是吗?
  而隐藏在深林中的段浪、萧楚河、夏姬等人脸色一变,脸上冷汗涔涔,这股灵力,有些恐怖啊!
  姬无衣驾驭着三尾赤蝎,萧瑟手持玉笛两人遥遥相望,最后同时转头看向了一个方向,神色凝重。
  更远处,楚狂生朗笑一声,“梅映雪,便看看是你这青丘第一青年天才道术更为精妙,还是老夫多年的修行更加深厚。”
  梅映雪手持灵宝‘一枝梅’,脚踏梅花,淡淡道,“正和我意,待你我先分出胜负,再去夺那御兽铃。”
  两人刚要动手,忽感觉到一股强横的波动荡漾开来。
  两人皆吃了一惊,这股灵力波动,但以雄浑来论,即便与他二人相比也不遑多让。
  两人同时朝着波动传来的方向看去,便见数十里外的地方,已是满天的金光。
  楚狂生哈哈大笑道,“看来,此次乡试,不会太单调啊!”
  梅映雪皱眉道,“这股灵力不是萧瑟也不是姬无衣,会是谁呢?”
  “不管是谁,这一天我已等许久了,你我必须先分胜负。”话音落,楚狂生冲向了梅映雪。
  两人战到了一起。
  这突如其来的强横金光,也是让场外的诸人愣在了原地,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山河图。
  他们心中也隐隐有了猜测,但是不敢相信。
  一时间,一片议论声响起。
  “这,这金光是怎么一回事?”
  “金光,灵力不都是青色的么,怎么会有金色的?”
  “难道,那个姓薛的........”
  “不可能,虎狰这种凶兽爪下,即便居士也难逃,这金光,没准是虎狰的妖力呢?”
  “可,虎狰的妖力不是青白色的么?”
  “那,那也决不能是那个姓薛的。”
  灰衣老者见状身体轻微一颤,瞳孔骤缩,红润若婴儿的面色连连变化,失声道,“这金光.......难道是.......,不可能,不可能的。”
  而在广场的上空,维持着山河图的其余四名老者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山河图。
  这四名老者,无一不是突破了开光,达到了驭物境的一代修士。
  以他们的修为,以他们的见识,这一郡之地,已没有什么什么人或事让他们的情绪有太大的波动。
  然而此时,他们的脸色皆大变,彼此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难道,这少年,修的,竟是那神通,而且,竟还修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