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五十章 只要灵石给够脸可以不要

第一百五十章 只要灵石给够脸可以不要

    李婉儿看着这些女修那些火热、贪婪的眼眸,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这些个女人,不会是看上了小滑头吧!
  
      李婉儿心中一紧,随即脸色一沉道,“其实,他是真的坏!”
  
      李婉儿将薛鹏如何捉弄他的事情讲了出来,又添油加醋捏造了一些,说薛鹏沾花惹草,玩弄感情,想要吓退这些女人。
  
      然一旁众女修听了更加兴奋了,“我就知道,他肯定十分有魅力,竟然让那么多女子如痴如醉,我一定要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就你的姿色,人家肯定看不上,只有我这般的花容月貌,他见了才会动心。”
  
      “你这歪瓜裂枣还花容月貌,真是好生不要脸。”
  
      李婉儿愣愣瞧着这些女人,她刚才说的是小滑头的坏话没错吧,可自己怎么将他说得越坏,这些女人就越兴奋。
  
      女人啊!
  
      李婉儿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一旁马幽莲见了眉头不禁微微皱起,不知为何,她听着诸女的谈话,心里十分不舒服,转身离去了。
  
      山河图外人还在大喊着,“梅少宗,快醒醒啊,那个王八蛋马上就到出口了。”
  
      “梅少宗,那个王八蛋距离出口不到一百丈,你再不醒来,此次乡试魁首可就是他的了,我青丘数百年清誉,将毁于一旦啊!”
  
      山河图旁,梅上雪哈哈大笑道,“道兄,此子将来必不是池中物。”
  
      灰衣老者嘴角连抽,眉头狂跳,最后尴尬笑道,“呵呵,郡守倒是看得起这个小子。”
  
      一旁青冥子不禁道,“映雪就是太古板了些,或许经过此事之后,也能学着变通些吧。”
  
      “结局已定,上雪,我去看看映雪,至于魁首的奖励,我看可以变动一下了。”
  
      梅上雪点了点头,随即与灰衣老者道,“一会,将魁首带到郡守府内吧。”
  
      说着,两人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几人说话间,薛鹏身子高高跃起,身体没入到了通道中。
  
      下一刻,他已然出现在广场中。
  
      薛鹏目光一扫,便见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他,一双双眼眸,满含愤怒,牙齿咬得吱吱作响,那模样恨不能将薛鹏生吞活吃了一般。
  
      然而对众人的目光,薛鹏却恍若未见,而是笑看着灰衣老者,拿出了御兽铃,道,道,“考官,这御兽铃.......”
  
      未容薛鹏将话说完,灰衣老者已没好气地将他打断道,“看到了看到,尽管你赢得.......嗯,并不光彩,甚至有些猥琐、无耻,但此次大比魁首是你无疑了。”
  
      “不是,老人家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之前考官你可是说过,谁拿到御兽铃就归谁,这话还算数吧。”
  
      灰衣老者闻言嘴角一阵抽搐,他怎么都没想到,他关心的竟然是这个,当下黑着脸道,“你当谁都跟你这么贪么,老夫说过的话,自然是算数!”
  
      “那就好,那考官,晚生就告辞了。”
  
      说完薛鹏转身就要走,灰衣老者喊住薛鹏道,“回来。”
  
      薛鹏闻言脚步一顿,心头一跳,连忙道,“考官,您不是反悔要收回御兽铃吧。”
  
      “您可是一代的修士,这种出尔反尔丢脸面的事,您可不能做啊!”
  
      灰衣老者闻言脸又黑了几分,心中暗骂,“你也还有脸提脸面二字?你不羞,老夫都替你羞得慌”
  
      灰衣老者脸色一沉道,“此次魁首,另有奖励,如果你不想要,可以走了。”
  
      一听还有奖励,薛鹏一喜,连忙道走回来,笑呵呵道,“敢问考官,还有何奖励啊?”
  
      灰衣老者冷哼道,“跟我来!”
  
      话音落下,灰衣老者率先跳上了大酒葫芦,薛鹏也跟着跳了上去,笑道,“你这大酒葫芦,肯定不比灵宝差吧!”
  
      灰衣老者怒哼一声,“确实是一件灵宝,而且还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灵宝,怎么,你还打起老夫灵宝的主意了?”
  
      薛鹏含笑道,“晚辈哪敢啊。”
  
      “哼,谅你也不敢。”
  
      话音落,灰衣老者一挥手,山河图缓缓收拢,最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他的储物袋中,随即灰衣老者带着薛鹏飞向了郡守府。
  
      而此时,在一处梅园中,青冥子与梅映雪对席而坐。
  
      梅映雪一张俏脸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纤细白皙的手掌紧握成拳。
  
      青冥子见了微微含笑道,“映雪,你的心乱了。”
  
      梅映雪,深吸一口气,想要平复一下心境,可他却怎么都做不到,最后愤而起,怒道,“爹,我原本以为他是个英雄,却没想到,他前一刻还说要与我公平一战,可却趁我恢复,竟然转身就跑。”
  
      “我是怎么也没想到,我青丘竟会有如此奸诈狡猾,丝毫不顾颜面之人。”
  
      青冥子慢慢悠悠烫了烫茶杯,将杯中水倒掉,又倒了一杯新茶,道,“狡猾狡诈,无耻小人,这就是你眼中的薛鹏么?”
  
      梅映雪重重点头。
  
      “那你想不想听听为父眼中的薛鹏?”
  
      梅映雪闻言微微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青冥子将茶放到了梅映雪面前,梅映雪再度跪坐下来,恭敬接过。
  
      青冥子缓缓道,“映雪,修者也是人,是人就免不了以己度人。”
  
      “你从小天赋异禀,心智过人,自修炼开始,修为突飞猛进,洛英宗内无人出你左右,更是内定为洛英宗下一任的宗主。”
  
      “为父知你立下宏愿要将洛英宗发扬光大,所以你要求自己要做好尽善尽美,不容自己的有半点的污点?”
  
      “映雪,你对于自己的名誉十分重视,所以你也觉得所有人都当如此。”
  
      梅映雪闻言皱眉道,“难道,爱护名誉不对么?”
  
      “对与不对,等为父说完薛鹏,你再自己给出答案。”
  
      “薛鹏,出身寒门,幼时其母变卖嫁妆,起早贪黑摆摊卖面饼,辛辛苦苦赚灵石供他修仙。”
  
      “其间,其父进山打猎,为三十几块下品灵石,被狗熊重伤,险些死去。”
  
      梅映雪闻言眼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这怎么可能,区区三十块下品灵石,也值得拼命?”
  
      青冥子闻言道,“映雪,你从未体验过人间疾苦,自然体会不到三十块下品灵石对于一个普通人家意味着什么。”
  
      “然,薛家虽不富有,但薛鹏的父母却给予他们所能给予的一切,甚至包括了他们的性命。
  
      “那时,薛鹏便发下誓愿,将来他修仙有成,一定要给母亲买一百个灶台。”
  
      “听着可笑不?”
  
      梅映雪闻言沉默了。
  
      青冥子继续说着,只关于薛鹏,这一谈便是一天一夜。
  
      而在薛鹏的心里,当年薛父为了三十块险些丧命这件事,在他心里已有了一个深深不可磨灭的烙印。
  
      父亲为了给他赚三十块灵石都能豁出命去,而自己只要不要脸一次,就能赚回十万下品灵石。
  
      这脸,他还能要么?
  
      如果可以,这脸他可以一直不要下去,甚至笑脸相迎。
  
      只要。
  
      灵石给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