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众叛亲离 上

第一百五十九章 众叛亲离 上

    官差瞧着赵氏与老大媳妇,缓缓道,“此次乡试魁首是姓薛,但不叫薛涛。”
  
      老大媳妇闻言,不禁有些急切道,“差官大人,你再好好看看,薛涛是我儿子,从小就十分聪明,不大点的时候就考中了妙才,整个青阳镇,姓薛的就几家,有希望考中羽士的,那就是我家小涛啊。”
  
      “差官大人,你是不是跑了一路眼花了,看错了,你再好好看看,这次乡试魁首应该是薛涛,薛涛。”
  
      差官闻言心中暗道,这妇人好生不会说话,当下脸色一沉道,“此种大事,本官如何会看错,你这妇人快快把路让开,耽误了本差的公务,你可吃罪不起。”
  
      说着差官一扯缰绳,那鹿蜀兽发出一声嘶吼,吓得老大媳妇蹬蹬蹬倒退数步,一屁股跌坐下地。
  
      老大媳妇狠狠瞪了一眼差官,诅咒差官在骑兽时摔死,被妖魔生吃活吞了,留下妻子无人照顾被人奸污凌辱,儿子给人做奴隶,女儿卖到妓院任人玩弄。
  
      赶开了老大媳妇,差官与赵氏道,“老人家,还请让路。”
  
      赵氏此时方才回过神来,她眼中一阵挣扎,最后还是问道,“差官大人,此次魁首,不会是姓薛....名鹏吧?”
  
      差官闻言声音顿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这才道,“此次青丘乡试魁首,姓薛名鹏字鲲,老人家若是识得,可方便给指指路?”
  
      赵氏根本就没听清差官后面的话,脑海里只回响那十个字,“青丘乡试魁首,姓薛名鹏;青丘乡试魁首,姓薛名鹏,青丘乡试魁首,姓薛名鹏.......”
  
      “老人家.......”
  
      差官呼唤了一声,赵氏仍是好似没有听见一般,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赵氏口中喃喃,颤颤悠悠地走着,忽然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众人见状,轻呼一声,连忙七手八脚将赵氏抬到了李老先生的医馆去。
  
      此时报喜从差官也在其余人的带领下走到了薛家的铺子一品鲜。
  
      外面从吵闹声也引起了薛父、薛母,薛老三一家的注意。
  
      薛母不禁向外看去,便见一大群人簇拥着一骑着高头大马带着红花的差官朝着自家走过来。
  
      薛母心中一阵激动,“难道,丙文说的是真的,阿呆,真的又考中了魁首?”
  
      转眼间,众人已到了说一品鲜门口,众人笑呵呵拱手道喜道,“恭喜老板娘,薛魁首又考中魁首了!”
  
      “恭喜老板娘了,连中两元,我青阳镇几百年来,这可还是第一人,这下我们青阳可要名扬青丘了。”
  
      “呵呵,大家都别吵了,你们这么吵,这不是耽误差官大人办公务么?”
  
      有人这么一说,众人方才散开,那差官这才得空走上前去,看了看店铺名确以及地址,确认无误后与薛母道,“请问夫人,考号甲申玄辛酉,薛鹏薛魁首可是家住在这里?”
  
      薛母默默念了一下考号,“甲申玄辛酉,正是阿呆的考号,名字也是阿呆的,她家的阿呆,真的又考中了魁首。”
  
      反复确认无误后,薛母急忙将差官请了进来,又是好一顿的招呼,最后给足了灵石,这才放那差官离去。
  
      看着差官离去的背影,薛丙文暗道,“幸好自己一路马不停蹄地快赶,否则一准要落在报喜差官的后面。”
  
      薛丙文想了想,这分家宜早不宜迟。
  
      想到这,薛丙文与薛母道,“二嫂,今天想回村去请村长,明天好吧分家办了,从明天开始,三弟再帮您清算账务。”
  
      薛母闻言点了点头道,“也好,三弟啊,这次阿呆考中了乡试的魁首,二嫂准备大办一场。”
  
      “你回到村里,记着把老村长几个老人请来吃席。”
  
      “二嫂放心,那些曾经对少爷好的,和看不起少爷的,三弟都想方设法给您请来。”
  
      薛母闻言笑道,“老三,你做事,二嫂放心。”
  
      薛丙文脸上含笑,这女人的虚荣心里,他比谁都清楚,只要讨好了二嫂,以后的日子还会不好过么?
  
      当下薛丙文便离开了,这次不光要请老村长,他还要想办法把老大媳妇也给弄过去,让二嫂好好出口恶气。
  
      薛丙文走后,薛母与薛老四道,“老四,你去给镇长还有李大老板也送个信。”
  
      “这次不比之前,这次阿呆考中了乡试魁首,得给他们送个信。”
  
      薛老四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翌日下午。
  
      薛家门口。
  
      咚咚咚!
  
      两个汉子光着膀子,后背都溢出的细密的汗珠,手臂抡得溜圆了,将吃奶劲都使用出来,将牛皮大鼓敲得震天响。
  
      嘡啷啷!
  
      敲着铜锣的,抓着铜锣,猛的一合拍,发出的声响,震得人耳膜声疼,一些妇人都不仅捂住了耳朵,但是却没有人离去,正看着薛家门口的舞狮子。
  
      两只黄色的大狮子,此刻不断翻滚中,抢着领舞女子手中的绣球。
  
      一时间,薛家一品鲜门口围满了人,那是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
  
      此时在赵氏九品鲜店铺里冷冷清清,一个客人都没有。
  
      老村长李德福坐在一条凳子上,轻咳了两声,看了看薛丙文道,“都想好了,确定要分家?”
  
      薛丙文点了点头,“分家。”
  
      李德福闻言又看向赵氏,道,“弟妹啊,你也想好了?”
  
      赵氏今天的脸色已是十分憔悴,看着李德福悲痛道,“这样的儿子,留着又有什么用?”
  
      “走吧,这样的儿子都走才好,眼不见,心不烦,我就只当从没生过他们!”
  
      李德福摇头轻叹了一声,“好吧,那这字我就签了。”
  
      签完字,李德福刚要走,这时薛老爷子从外面走过来,哈哈笑道,“李老哥,几日不见,气色更好了。”
  
      李德福看了看薛老爷子,但见此时薛老爷子那里还有当日的萎靡样,此刻真叫一个红光满面,中气颇足,可见这段时间是吃得好睡得饱,生活十分不错啊。
  
      李德福拱了拱手笑道,“薛老弟,恭喜了,你那大孙子薛鹏,又中魁首了。”
  
      薛老爷呵呵笑道,“那还不是多亏了老二媳妇,要不是老二媳妇当初力排众议,阿呆连仙都修不成,就更不要说再考中乡试的魁首了。”
  
      一旁赵氏听在心里,心里也不禁浮现一丝悔意,“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
  
      “不过,自己没错,自己是当娘的,当娘的怎么会错?”
  
      “都是老二家的,都是老二家要分家的。”
  
      “她不会后悔的,不会的。”
  
      想到这,赵氏眉头一挑,怒道,“老不死的,你来干什么,在这谈论老二家阿呆考中魁首,是想让我难堪么?”
  
      薛老爷看着赵氏缓缓拿出一纸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