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沐猴而冠

第一百六十一章 沐猴而冠

    老大媳妇心里暗想,“如果老二家的诬蔑自己跟小涛,自己又不在场,那还不是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不行,自己一定得去。”
  
      “但自己也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去了,正好自己最近添置了一件衣裳花了十几块灵石呢,就穿那件去,。”
  
      “而且,自己也不能一个人去,一个人去势单力薄,还得找几个帮手。”
  
      于是,老大媳妇穿上了新衣,收拾利索后,找了几个嘴皮子利索的妇人,跟她一同前去。
  
      路上,几个妇人紧盯着老大媳妇的衣服瞧。
  
      老大身上的衣服十成新,用的都是好的布料,暗红色打底,衣料上用黄线绣着花边,看去倒是颇为艳丽,倒是十分适合三十岁上下的妇人穿。
  
      但老大媳妇今年却已四十几岁,面容已显老态,这衣服穿在身上就十分太搭。
  
      不过一旁的几个妇人仍旧恭维着,只听得老大媳心花怒放。
  
      一品鲜门口,薛丙文正做着迎客的活计。
  
      口中喊着,“面店大老板,李老板到。”
  
      李大老板腆着个肚子,笑呵呵走了进来,对着薛丙文拱了拱手笑道,“恭喜远山兄考中羽士。”
  
      薛丙文含笑道,“诶呀呀,李大老板可真是神通广大,文书还没下来,贤兄却先知晓了。”
  
      李大老板含笑道,“弟今次前往郡城,郡城可到处都传远山兄大名啊,弟就是想不知道,都难呐。”
  
      “一句羽士莫处是远山,贤兄更在远山后,足以让远山兄名留青史啊!”
  
      说到这,李大老板压低了声音道,“远山兄将来必定是人中龙凤,今日怎做起伙计来了?”
  
      薛丙文含笑道,“为少爷当伙计,那是弟的荣幸。”
  
      “少爷?”
  
      “薛鹏,薛少爷啊!”
  
      李大老板恍然,含笑道,“确远山兄深谋远虑啊,呵呵,弟佩服佩服。”
  
      “诶,值得佩服的是少爷。”
  
      “呵呵,远山兄说得极是,当年我就说过,薛少爷必非池中物,今日连中两元,照这趋势下去,连中三元也未可知啊,哈哈。”
  
      “承李大老板吉言了,李大老板请入席。”
  
      薛丙文随后将李大老板请了进去。
  
      李大老板刚进去,不一会,一个面色肃穆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薛丙文急忙道,“镇长大人到。”
  
      镇长见薛丙文,微微拱了拱手道,“恭喜远山兄考中羽士。”
  
      薛丙文含笑道,“区区羽士,如何能放在镇长眼里,镇长请上座。”
  
      说着,薛丙文将镇长引了进去。
  
      不多时,镇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入了席,便是青牛村长也都到了。
  
      老村长德高望中跟薛家关系匪浅与镇长、薛老爷子一同坐在了上首座。
  
      然上首位共有四人,如今还差一人。
  
      众人见了心里不禁暗暗猜测,“是还有什么人没来?”
  
      “看那人的位置,肯定也是青阳镇的大人物。”
  
      “可青阳镇他们知道的有头有脸的都来了,还有谁没来?一时间,他们竟想不起来。”
  
      薛母见状不禁问薛丙文道,“老三,还有什么人要来么?”
  
      薛丙文含笑道,“二嫂,今年您是主角,您只要表现得端庄得体,其他的就交给丙文就好,今天,保准让您大出一口恶气。”
  
      薛母闻言含笑道,“我有什么恶气好出的。”
  
      薛丙文含笑道,“二嫂,这里交给三弟便好,现在还不到您出场的时候。”
  
      说着,薛丙文让自己媳妇将薛母带到了后面,薛母一阵纳闷,这老三高搞什么鬼?
  
      “应该快到了吧。”
  
      薛丙文心中想着自己的计划,目光则投向了店铺外,便见大道上,一群妇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老大媳妇。
  
      薛丙文嘴角一翘,“本羽士就知道,你一定回来。”
  
      就在老大媳妇带着一群妇人走过来时,薛丙文嗷唠一嗓子,大声道,“薛少爷大娘,王氏到。”
  
      之前薛丙文喊话,声音都是不大不小,不会影响里面诸人的谈话,
  
      但薛丙文这一声,可是运足了气劲,外加那一点灵力的加持,虽然不至于声波半里,但整个一品鲜却是都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闻声不禁同时看向门口处,知道地位仅次于镇长的那人到了。
  
      可薛少爷的大娘王氏是什么人?
  
      他们还真不是很清楚。
  
      李大老板眼中精光一闪,嘴角露出讥讽的笑意,今天可是有好戏看了。
  
      薛丙文这一嗓子,吓了老大媳妇一跳,自己来就来,喊这么大声干什么?
  
      一旁的妇人却喜道,“姐姐就是有面子,您一到,瞧这喊得多大声。”
  
      老大媳妇闻言脸上浮现喜色,但却板着一张脸,可不能堕了脸面。
  
      老大媳妇走上前去,对薛丙文趾高气昂道,“老三呐,你怎么做了起这下贱的伙计?”
  
      薛丙文含笑道,“做事不分贵贱,大嫂,里面请。”
  
      说着,薛丙文将老大媳妇引到了李德福的下手座,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老大媳妇。
  
      “这人谁啊?”
  
      “刚才你没听见么,是薛魁首的大娘?”
  
      “我还不没听见她是薛魁首的大娘么?我的意思是,她这个大娘凭什么做上首位?竟然跟老村长、镇长、薛老爷子同席?”
  
      在众人议论声中,老大媳妇走上前去,没多想什么,一屁股就坐在了上首的位置。
  
      这时老大媳妇也发现了,众人都在看着她。
  
      老大媳妇见状心中一喜,暗道,“果真是人要衣装,自己换了一件新衣,立马就不一样了,所人这不都看着自己么。”
  
      “不过,这衣服也要看是谁穿,若是老二家的穿,呵呵......”
  
      老大媳妇心中暗道,“看来,找个机会跟薛老大那个没用的东西分了,自己最差也能再嫁个居士。”
  
      老大媳妇正襟危坐,一脸的肃穆。
  
      此时此刻,众人的心里不禁浮现一个词,“沐猴而冠,这就是薛魁首的大娘?这明明就是一个花大姐。”
  
      四下里的人顿时低声笑了起来,低低道,“你们可能不知道,这王氏才不是个东西,原来老二一家养着大家,王氏非但不感恩戴德,反而用尽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