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毛不拔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毛不拔

    众人闻言也都寻声望去,细细将这女子打量了一番。
  
      女子面容看去也就二十上下,没有穿主城的流行衣裙,只穿着一件皂青色的长衫。
  
      一头的长发也不像其他爱美的女修扎成各种样式的发髻,只是随意的垂下,散落在胸前、肩膀以及后背的青衫上。
  
      清秀的脸颊不施半点胭脂水粉,无一丝小女子的娇柔之态,一双明眸更是明亮如炬,目光凝实而坚定,只一眼,一种坚毅、果敢的气势便铺面而来,虽是生为女儿身,但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属于男儿的阳刚之美。
  
      “好一个奇女子。”薛鹏心中啧啧赞叹。
  
      一旁的年轻修者打量了一番女子拱了拱手道,“愿听道友高论。”
  
      “不敢!”
  
      女子回了一礼,随即大步走到众人正中央。
  
      她的脚步不急不缓,沉稳有力,显然是成竹在胸。
  
      到了正中央,女子对着四方见了个礼,随后开口朗声道,“如今王上圣明,允许我等开言论政,以图强国之策。”
  
      “近年王庭又连番测试新政,可以明显感觉到,王国图变图强之心愈急。”
  
      “是以,妹也猜此次策论题目,应该就是围绕着如何强国为主,这一点毋庸置疑。”
  
      “然兄方才说,欲强国,需强民之体。”
  
      “妹这里有一个比喻,诸位静听,以为然否。”
  
      “如今王庭病重,好比病人,我等修者则好比医官。”
  
      “病人说我病疾在身,痛苦不已,请医官为我诊治,解除我的病痛,挽救我的性命。”
  
      “然仁兄不望气色、不闻病因、不问病情、不诊脉络,只是说,你回家去好好锻炼身体。”
  
      “为医者,岂有这般治病的?”
  
      “如此治病,岂不为庸医?”
  
      “以此医国,岂不误国?”
  
      一旁诸人闻言如醍醐灌顶,齐齐拱手,道了一声,“彩!”
  
      那年轻修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将头低下,随后对着女子拱了拱手,满来羞愧道,“道友当头棒喝,弟如梦初醒,听得道友一番言论,更胜苦读十年书。”
  
      “弟愿意听道友治世之良方。”
  
      女子闻言再度拱了拱手道,“不敢说是良方,但确实思得一方,还请诸位指教。”
  
      薛鹏闻言也不禁打起了精神,细细静听。
  
      只听女子道,“自古能臣治世,如良医用药。”
  
      “病万变而药亦万变。”
  
      “王庭允许天下修者畅所欲言,变法图强,自知是重疾缠身。”
  
      “而病疾究竟在何?”
  
      “在几十年行走天下,遍识世间人与事,下到普通百姓,上到仙门世家、王公贵族,在下接触良多,也深有体悟,最后得出一番结论。”
  
      “王庭国力逐渐衰退,其最大的病症便是‘不公’。”
  
      有人闻言不禁道。
  
      “不知,道友又是如何解读公与不公?”
  
      “还请道友解答。”
  
      众人发了一连串的疑问,薛鹏也皱起了眉头,这几个疑问,他心里也是不甚明白,当下不禁再度看向了女子,看她如何解答。
  
      女子缓缓点了点头道,“何为公?何为不公?”
  
      “道藏中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对万物没有亲疏之分,是为大公,而人有私心,侵害别人利益满足自己所需,是为私,是为不公。”
  
      “所以妹以为,公便是不侵害,不公便是侵害。”
  
      “如天下人彼此相互侵害,行不公之事,有违了天道,必遭天谴。”
  
      “为有公方才是顺天应人,以大公治天下,方能长治久安。”
  
      一旁有人闻言不禁上前一步,行了一礼后恭声问道,“既然道友言,王庭之疾在不公,敢问不公在何处?”
  
      女子闻看向那修者,右手袖袍微微撩起,横扫四方言道,“不公之事,四方皆有。”
  
      “方今天下,受侵害最重者当属百姓,百姓日夜辛苦劳作尚不得温饱,然不劳作者,诸如巨贾、大宗、世家、王庭子弟,却能锦衣玉食,劳而少食不劳多食此为一。”
  
      “王庭侵害大宗,剥夺大宗的财物、大宗侵犯小世家的,小世家又压榨普通人的劳动所得,此其二。”
  
      说到这,女子的声音顿了一下道,“一些大宗目无国法,宗门弟子强占人女,夺人性命王法却不加其身,此其三。”
  
      “此三点,乃是不公的最大三点。”
  
      “若王庭长此以往下去,侵害欲重、不公愈重,百姓被逼必将暴起,揭竿起义,届时战火频仍,外敌入侵,王庭必将倾覆。”
  
      女子的一席话说得入情入理,分析得独到深刻,一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修者更是深以为然,一旁诸人皆面色凝重,心中对王庭的未来,已是十分地担忧。
  
      女子这话,薛鹏听了也是深有感触。
  
      当日青丘大比中,自己与幽莲性命堪忧,那考官非但没有出手相助,后来还出言狡辩。
  
      而当他要击杀那萧瑟、姬无衣时,五个修士境的考官竟然同时出手,将他擒下。
  
      直到此时此刻,薛鹏心中仍心存怨念,对萧瑟、姬无衣这种视他人性命如草芥的宗门天骄更是是没有半点好感。
  
      他也相信,这样的人很多很多,一旦有一天,这些大宗弟子做得更加过分,只怕真的会引起众怒,天下举而讨之。
  
      当然若是王庭做得太过,天下大宗、世家、亿万百姓被逼到绝路,岂能不会奋起反抗?
  
      这主城中,当真是人才济济,女子这一番话听来,也再一次开阔了他的眼界。
  
      一旁众人沉默了良久,随后有人问,“道友,现如今病症、病因皆已找到,请问该用何药医治?”
  
      女子继续道,“在下苦思数十年,欲治这不公之病疾,需用天下大公之药。”
  
      一旁众人闻言询问道,“那何为天下大公之药?”
  
      “我等活了几十年,还从未听说过大公之药。”
  
      “还请道友再行解释。”
  
      “是啊,是啊,道友,还请再行解释一番。”
  
      “大公之药,就是什么是什么?”
  
      “若是此药能管用,可平天下之不公,治王庭之大疾,救百姓于水火,我等愿意尊道友为师,为道友奔波,不避刀山,可下火海。”
  
      附近的众人开始沸腾了起来。
  
      女子闻言脸上浮现了一丝淡淡的喜色,随后用手压了压道,“大家静一静,请听我把话说完。”
  
      随后女子继续道,“我这大公之药,便是一毛不拔?”
  
      “一毛不拔?”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这一毛不拔是什么意思?
  
      不明其意的诸多修者考生再度询问了起来,场面又陷入了一片混乱。
  
      “什么是一毛不拔?”
  
      “不拔毛?是不拔谁的毛?”
  
      “不拔毛就能天下大公了?”
  
      “这言论是越来越怪异了,道友,你知道应该不拔什么毛么?”
  
      “是不拔鸡毛或者不拔鹅毛?”
  
      “你是不是傻,不拔鸡毛,不拔鹅毛就能天下大公了?简直是愚蠢至极。”
  
      “我看,此中必有深意。”
  
      一群人乱哄哄地喊着,火热激烈的争吵声,顿时引来了更多的人关注。
  
      刚走过来的几名修者问外围的人道,“你们在吵什么呢,这么热闹。”
  
      “里面有个修者正在谈论如何根治王庭不公之疾,说是只要一毛不拔,就能根治疾病,也不知道是不拔鸡毛,还是不拔鹅毛。”
  
      那人停了顿感有趣,而此时后面又有人问道,“仁兄,这里吵什么呢,如此热闹,这里三层外三层的都围了几百人吧。”
  
      那人道,“哦,里面在讨论,不拔鸡毛能治王庭之疾。”
  
      “啥子?”
  
      “就这言论可能引这么多人围观,我青城修者的品性,真是越来越差了。”
  
      来人这么说着,却也没走,想要听听最后的结论。
  
      场中央,早有对女子敬服的人帮着女子大声喊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听这位道友把话说完。”
  
      连喊了好几声,四周的声音方才安静了些许,但仍旧吵闹。
  
      女子此时也缓缓道,“天下为公,就是天下所有人的利益都不受到侵害。”
  
      “就算是王上与你说,拔你腿上的一根毛,就可让天下人的幸福,也不能同意。”
  
      一旁众人闻言顿时又炸开了锅,有人当即上前道,“道友,你此言,在下以为不妥。”
  
      “此言,实在是过于自私自利,用一毛以换天下幸福,为何不为?”
  
      “若是真有那一天,在下愿拔光身上所有的毛,也愿换天下人一个幸福。”
  
      薛鹏闻言也不禁看向女子,见女子神色如常,知道女子肯定是还有高论。
  
      随后便听那女子缓缓道,“以一毛换天下之幸福,仁兄肯应。”
  
      “那在下问你,若用你一条胳膊,换取天下幸福,你肯答应么?”
  
      那人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道,“愿意。”
  
      众人闻言皆点点头,一番称赞,那人脸上也浮现得意色。
  
      这时女子又问,“那用你的性命,乃至于你全家的性命,甚至一镇、一城千万人的性命,来换取天下的幸福,你是否也同意呢?”
  
      “这”那人顿时不知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