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生米煮成熟饭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生米煮成熟饭

    马幽莲一双明眸睁得大大的注视着奸笑不已的胖二叔。
  
      一旁薛鹏也是十分关心,他自然不想马大姐嫁给褚家那个王八蛋,当下也细细看着胖二叔。
  
      只是看着胖二叔那笑容,薛鹏心里总有些不靠谱。
  
      马井田嘿嘿笑了笑道,“大侄女啊,二叔要是说了,你可不能生气,不能对二叔动手。”
  
      马幽莲目光连闪,随即道,“二叔,你先说。”
  
      “你先答应二叔。”
  
      马幽莲点了点头,“好,我绝不动手。”
  
      马井田嘿嘿笑了笑,“二叔这个办法就是,大侄女,你找个喜欢的人,跟他把生米煮成熟......”
  
      未容马井田把话说完,马幽莲一张俏脸气得发青,怒道,“薛鹏,你给我打他。”
  
      薛鹏听了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以为这个二叔能出什么好法子,结果就出了这。
  
      薛鹏二话没说,当即一拳打在了胖二叔的脸上,不过,没下重手。
  
      胖二叔惨叫一声,“大侄女,你说好不打我的。”
  
      马幽莲气得上气不接下气道,“我没打你啊,是薛鹏打的。”
  
      胖二叔怒看薛鹏道,“小王八蛋,谁让你打我的?”
  
      薛鹏挠了挠头,一脸憨厚笑道,“是马大姐让我打的啊。”
  
      胖二叔见状怒道,“她让你打,你就打啊?”
  
      薛鹏点了点头道,“是啊,马大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胖二叔气得不轻,想要动手,却也不敢,当即轻咳一声道,“既然这第一法不成,那二叔再说第二法。”
  
      马幽莲闻言摇头道,“算了,打侄女记事起,您就没做过什么靠谱事。”
  
      话音落下,马幽莲转身就走。
  
      马井田见自己的大侄女如此不信任自己,内心很受伤,可谁她是自己可爱的大侄女呢,当下马井田缓缓开口道,“若想这桩婚姻不成,大侄女你要在这次会试中取得好成绩。”
  
      “只是考中居士是还不够的,你只有考中居士的第一,届时入王城王上会赏赐各主城魁首,那时你若敢当面拒绝赏赐,提出所求,只要王上金口一开,谁人还敢逼迫你。”
  
      马幽莲闻言止住了脚步,转头看向了马井田,目光闪了闪,缓缓道,“二叔,谢谢您,虽然幽莲自知很难拿下第一,但幽莲一定会拼尽全力!”
  
      马井田呵呵一笑,“尽力就好,二叔没儿没女,又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算起来,你算是二叔半个女儿吧,二叔希望你幸福,就算没考中第一,也还有别的办法,一定不能想不开,要珍惜性命,再不能轻易提到死字,知道了么。”
  
      马幽莲闻言心中感动,走过去抱了抱马井田道,“二叔,幽莲这辈子都会记着你的好。”
  
      说着马幽莲甜甜一笑,“二叔,最近幽莲又学会了一道好菜,幽莲做给你吃。”
  
      马井田闻言眼睛一亮,呵呵笑道,“看我又有口福了,不过吃饭的事,先等等,我还有些话要跟这个臭小子说呢。”
  
      马幽莲闻言不禁道,“二叔,您有话跟薛鹏说?”
  
      马井田点了点头,随后看来一眼薛鹏,背着双手往竹林深处走去,同时开口道,“臭小子,你跟我来。”
  
      马幽莲也神色怪异地看着薛鹏,薛鹏也看了看马幽莲,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不解。
  
      马幽莲心想,“二叔找薛鹏作什么?”
  
      薛鹏则心里想,“莫非这胖子被自己揍了一拳,想打回来?”
  
      薛鹏一边警惕着,一边跟了上去。
  
      走进密林深处,马井田忽然拿出了一块黑色玉简,随着灵力注入其中,一道黑色光幕散开,阻隔内外的声音。
  
      薛鹏见状,心中更加警惕,“这连隔绝禁制都用出来,是不想外面听到厮打声么?”
  
      马井田背着双手,缓缓转头,看着薛鹏,见薛鹏一脸紧张的样子,马井田忽然一笑,“臭小子,不用紧张,放心,我不会揍你的。”
  
      听了马井田这话,薛鹏心中一动,这胖子果然有这个念头,当下更加警惕起来。
  
      马井田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个小兔崽子,是不是对我大侄女有意思?”
  
      薛鹏闻言一呆,他以为这个马井田叫他过来是想揍他出气,没想到竟然冒出这么一句来,这可是让他始料未及,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薛鹏闭着嘴,好半天没吭声。
  
      马井田就那么看着薛鹏,见薛鹏不说话,他有些按捺不住了,“怎么不说话,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
  
      薛鹏见不能不说了,只得道,“其实我跟马大姐.......”
  
      薛鹏这刚一开口,话还没说完,马井田已哈哈大笑道,“不用说,我都明白,都明白,十八年前我就是居士了,什么不明白,你们这些小年轻的心思啊,我都明白得很。”
  
      刚说个话头就被打断,薛鹏脸一黑,刚才我不说话,你让我说,可我这刚说话,那就把我打断,还说你都明白,你明白了什么了?我怎么反倒不明白了?
  
      马井田哈哈笑道,“我侄女那是天姿国色,你这个臭小子倒是有点眼力,爱不对,只要是个男人就看得出来。”
  
      “臭小子,我知道你对我侄女有意思,我看得出来我大侄女对你也有那么一点意思,否则也不可能我还没说要与她订婚的人是谁,她便一口回绝了......”
  
      马井田刚说到这,薛鹏连忙解释道,“其实我跟马大姐只是......”
  
      “什么马大姐,多难听的名字,你要改,要叫幽莲,看起来挺机灵,怎么就是个榆木疙瘩呢,我侄女天姿灵秀,倾国倾城,怎么就能对你个臭小子有好感。”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作为一个男人,你知道你现在应该做什么?”
  
      薛鹏越听越糊涂了,“我要做什么?”
  
      马井田叹了口气,“诶,真是愚不可及,要不是看你两次不顾生死都护着我那宝贝侄女,老子打死都不会管你。”
  
      “你给我听好了,那姓褚的,就是那个褚宝良,那个骚包想娶我侄女,我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但是那个骚包修为确实厉害,听说是这次会试魁首的热门人选,将来成为修士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臭小子,你若是对我侄女有意思,不能眼睁睁看着幽莲嫁人吧。”
  
      薛鹏闻言神色肃穆道,“马大姐不想嫁,我一定不会让别人强迫她,二叔若有办法,还请二叔指教。”
  
      “孺子可教也。”胖二叔摸了摸下巴,随后在薛鹏耳朵低语了起来,两人足足说了一炷香的时间,最后胖二叔道,“能不能成,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薛鹏再次谢道,“多谢二叔,我定不会辜负二叔的期望。”
  
      胖二叔拍了薛鹏脑袋一下,“混账话,什么叫不辜负我?你不能辜负的是幽莲。”
  
      薛鹏摸了摸头,呵呵一笑,“三叔放心,我明天就去教训那个姓褚的王八蛋,看他还有什么脸面敢娶幽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