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挑战

第一百七十八章 挑战

    三日后,距离月中还有一天。
  
      青城学宫每月月中,都会在论道台举行一次论道大会,以促进青城道统繁荣,培养更多的有识之士。
  
      这几百年来,经过数任城主的积累,使得青城学宫名扬天下,加上现任城主雄才大略,每月论道台名列地榜者,都会酌情给予丰厚的奖励,慢慢地,青城学宫论道台已成为城主府广揽天下英才的手段,当然也成为了天下修者晋升的途径。
  
      青城修者莫不以名列地榜为荣。
  
      是以,无论是博名还是逐利,亦或是为精进道法的修者,都会参加一场论道大会。
  
      而每当此时,青城学宫论道台都会分外热闹。
  
      今日清晨,天还未亮,一些修者便早早地朝着青城学宫跑去了,先占个位置,若是当天去,那位置肯定是占不到的。
  
      这些人刚到青城学宫门口,便听有人里面有人兴奋地大喊道,“不得了,不得了,有大事发生了。”
  
      “大事?什么大事,难道是那个主张一毛不拔的疯子得了地榜第四仍不知足,向地榜第三落日宗的苏红玉发起了策论挑战么?”
  
      就在近日,朱紫接着名声大躁的机会,得以登上论道台,没想当日一席论道,直接取代了原来的第四,他们也在猜测着,明日的论道台,那朱疯子会不会再次发起挑战。
  
      “不是,不是第三,是第一。”
  
      “什么?那个朱疯子如此胆大,竟然跳过第三第二直接向地榜第一褚宝良发起了挑战?”
  
      “不,不是朱疯子,向地榜第一褚宝良发起策论挑战的是薛鹏。”
  
      “薛鹏?薛鹏是谁?怎么听着这么耳熟?不会是青丘乡试考中魁首的那个薛鹏吧?”
  
      “除了他还会有谁,不过听兄这个口气,兄是听说过这个薛鹏?”
  
      那人呵呵一笑,“这个薛鹏的笑话只怕此时都要在青城传开了,现在青城的修者只怕没有几个不知道这个薛鹏的了,呵呵,也只有青丘郡那样无作为的郡城才能让他当魁首,若把他放到我们青南郡,他连个羽士的名头都拿不到。”
  
      “听兄的意思,难道这个薛鹏的魁首有点水分?”
  
      “何止是有点水分,那水分比西瓜还足。”
  
      “我跟你们说,这姓薛的可谓不要脸到了极致,那梅郡守为了考生安全,好心拿出山河图给考生比试,所有人都去斗那妖兽虎狰,你们猜,那姓薛的干了什么?”
  
      “干了什么?”好奇人的越来越多,毕竟这还是近一年来,第一个挑战褚宝良的。
  
      越来越的人聚集了过来,那人越说越是兴奋,“干了什么,哼哼,那个王八蛋,竟然偷了梅郡守辛苦栽种的朱果直接生吃了。”
  
      “我靠,这个王八蛋,他竟然如此不要脸?”
  
      “还有更不要脸的,他不仅吃了,还把果树给挖走了。”
  
      “天下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众人闻言瞪大了眼睛,大骂不止。
  
      “这算什么,梅郡守娘的梅花酒,被他喝得一坛不剩,为了抢灵宝,更是用血玷污了灵宝,不敢与梅少宗对战,用花言巧语骗梅少宗设下禁制恢复灵力,而他自己却偷偷跑出了山河图”
  
      那人将薛鹏批得体无完肤,说得一无是处,关于薛鹏的话传得越来越离谱,最后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知道,要与褚宝良比斗策论的,是一个邪恶其心,狡猾其性,贪如狼、狡如狐的卑鄙无耻邪恶下流的家伙。
  
      这样的人,如何能与褚宝良斗?
  
      所有人都暗笑不已,只当这是一个笑话听,他们心里觉得,褚宝良肯定不会答应这场论道。
  
      而与此同时,一穿着空剑门服饰的弟子匆匆折身向着玉衡庚金峰疾驰而去。
  
      玉衡庚金峰是空剑门所在,此时空剑门一处富丽堂皇的大殿内,褚宝良正坐在紫金制成的太师椅上,愤怒朝着下方站着的空剑门布衣弟子怒吼着,“废物,一群废物,三天,整整三天了,却连一个人都找不到,宗门养你们何用?”
  
      “再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要是再找不到,都不用回来了。”
  
      下方弟子不敢吭声,褚宝良将手中茶杯砸向那些弟子怒道,“还特么在这杵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我找。”
  
      褚宝良双目赤红,他是恨极了薛鹏。
  
      他堂堂空剑门的天才弟子,褚家的嫡长子,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臭小子给打了一拳,简直就是他一生的耻辱。
  
      一众布衣弟子这才慌忙应了一声‘是’,快速退了出去。
  
      过不多时,一名弟子跑了进来,报告道,“褚师兄,人我找到了。”
  
      褚宝良闻言猛地站了起来,瞬间到了那弟子身前,怒道,“人在哪里?”
  
      “这个,师弟不知。”
  
      褚宝良闻言眼中寒光四射,咬牙切齿道,“你这是在耍我?”
  
      那弟子急忙道,“不,不是,师兄你听我说。”
  
      于是这弟子将在论道台所说所见都说给褚宝良听。
  
      褚宝良听完羞怒交加,嘶吼了一声道,“他算是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寒门弟子,也配与我讲道论策,给我回绝他。”
  
      那弟子闻言连忙退去,褚宝良却忽然道,“不,等等,答应他。”
  
      那弟子闻言当即退了出去。
  
      褚宝良心地冷笑,正寻你不着,你倒是自己跑出来了。
  
      眼看着大仇将报,褚宝良心中大快,身形舞动,以指代剑,在半空书写了起来。
  
      “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天之至私,用之至公。命之制在气。死者生之根,生者死之根!”
  
      褚宝良书写的正是空剑门的空剑到的总纲。
  
      修者修真,是为练气。
  
      气为本,人有七情六欲,情欲动则气机之乱。
  
      是以欲练气,则要忘情,心空无一物,能专气致柔,方有所成。
  
      空剑门便是由此而来。
  
      半空中褚宝良越写越快,越写越快,转眼,百余字的空剑门道法总纲书写完毕,一道道闪烁着银光,以剑气凝成的文字漂浮在半空。
  
      但随后褚宝良心中浮现一丝不屑,一掌拍出,剑气组成的百余字顿时崩碎。
  
      他能有今日的修为,靠的可不是这空剑门的道法,靠得而是丹道。
  
      他的丹道,虽然消耗的灵石稍微多了一点,但效果显著,若是天下能够将他的丹道布行天下,青城乃至整个王庭的实力都能翻几倍,到时候南伐大荒妖族,西诛魔族,亦不再话下。
  
      还要与我比策论,看我如何羞辱你,再将你处死。
  
      此时在养心居内,薛鹏再度将自己准备的策论梳理了一边,确认没有什么疏漏后早早地便休息了,明天一战,至关重要,他必须要养好精神。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