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零二章 看你猴急的

第二百零二章 看你猴急的

    咕噜噜,咕噜噜,方才还在教训金甲卫没有王庭威仪的钦差,此时也是风度全无,完全像是一个饿了三天的逃荒人。
  
      一碗汤喝完,钦差放下了碗,钦差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一张微黑的脸堂泛起了一丝红晕,为了掩饰尴尬呵呵一笑道,“卫夫人这汤,确实好喝,就算王庭的御厨也少有能做出这般鲜美的汤来。”
  
      “既然大人喜欢,那就多喝一些,小武,再给钦差大人盛一碗汤。”
  
      “好嘞。”
  
      薛母话音刚落,一旁的伙计跑过来,连忙又给钦差大盛了一碗。
  
      一旁的孙县令也刚喝完一碗汤,还捧着碗舔了舔碗底,可刚舔一下,只听一旁不知哪个愣头青喊了一声,“我怎么就不雅了,连县令大人都在舔碗。”
  
      这一声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孙县令。
  
      孙县令闻言顿时僵在了原地,此时仍保持着双手捧碗的姿势,大半的脸都藏在碗里,他心里暗骂啊,究竟是哪个混账王八蛋如此坑他。
  
      此时他也来不及追究了,余光一扫便见,包括钦差大人、薛母卫夫人、薛父薛县男等人都看着自己。
  
      孙县令的老脸腾一下就红了,有辱斯文啊,实在是有辱斯文啊,自己也是入过殿试的人物,现在也是堂堂一县之令,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舔上了碗底,还被人抓个正着,这若是说出去,他这张老脸还往哪搁啊!
  
      不过能考入殿试的又岂寻常人物,反应之快寻常人根本难以企及,只见孙县令眼珠一转,又添了几口,将碗口舔得干干净净随后,随后放下道,“我王庭百姓生活艰难,本县习惯了将眼前的饭菜吃得干净,让诸位见笑了。”
  
      一旁钦差闻言心地佩服,这临场的反应力真是快啊。
  
      钦差当即呵呵一笑给了孙县令一个台阶下,当下笑道“孙县令爱民如此,实是我王庭之福啊!”
  
      当下众人又是一阵寒暄,这一顿饭吃了足足一个小半个时辰,二十多名如狼似虎的金甲卫将薛母准备的两大桶汤,酥饼,菜肉什么的都给包圆了,更有甚者直接拿出玉盒,开始打包。
  
      钦差看得是忍无可忍,破口一顿大骂,王庭的威仪都被你们给丢尽了,金甲卫闻言这才不慌不忙的将装好的汤扔进储物袋,在那里正襟危坐了,摆起了王庭金甲卫的仪态。
  
      临走前,钦差想问薛母要这汤的秘方,不过想到这是人家吃饭的饭碗,自己如何好要,就没开口,但薛母却准备了一大锅汤,直接给钦差装进了储物袋。
  
      这让那些金甲卫看得瞪大了眼睛,心里大骂不已,不让我们装,你倒好,自己干脆把桶都搬走了。
  
      于是在回去的路上,这些金甲卫时不时就停下来叫唤又渴又饿,钦差无奈,笑骂一群吃货。
  
      最后也都拿出来了,这些金甲卫身份可不一般,他虽是钦差,但还真得罪不起这些金甲卫。
  
      送走了县令、钦差还有镇长等人,整个一品鲜也就安静了下来。
  
      后院屋内,薛母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脸上笑意更浓,薛小颖陪在薛母身边,扶着薛母的肩膀探头看向镜中的薛母笑道,“娘,你今天可真漂亮。”
  
      薛母微微含笑道,“你个臭丫头,也知道拿娘开心了。”
  
      另外一边薛父呵呵笑道,“小颖哪有说错,我孩他娘当年就是青水镇最美的一枝花,要不是我老薛眼疾手快,先下手为强,不知道会便宜给谁呢,今天这县男指不定是谁的呢?”
  
      一旁薛母闻言回头看向薛父,嗔怒道,“感情你当年娶我,就是为了县男啊,要是没这县男的名头,你当年是不是就不娶我了?”
  
      薛父赔笑道,“哪能,县男算什么,就算用侯爷换我孩他娘,我都不换。”
  
      薛母听了狠狠拍了薛父一下,“你个死鬼,你竟然想有用我换侯爵的想法。”
  
      薛父一脸慌忙道,“孩他娘,我只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
  
      “那你还是有这个心思了。”
  
      薛父顿时呆在原地,真是越抹越黑,一时间,他不知如何是好,然薛母却扑哧一笑,“逗你呢,瞧你那傻样,当年真是鬼迷了心窍,竟然嫁给了你这个榆木疙瘩。”
  
      薛父闻言挠了挠头,凑过去抓住薛母的小手,呵呵笑道,“是啊,能娶到孩他娘,我薛丙福真是祖宗坟头冒青烟了,我发誓,这辈子都要对你好。”
  
      “只是,孩他娘,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当年我只是个乡里的穷小子,你家条件那么好,你又那么漂亮,那么多人都追你,为什么你最后选择了我啊?”
  
      薛母闻言用手一点薛父的额头,嗤笑道,“因为你傻呗。”
  
      薛父听了呵呵一笑,抓紧了薛母的小手,“那我情愿傻一辈子。”说着薛父凑近了薛母,薛母俏脸泛起一阵红晕,“小颖还在一旁呢。”
  
      薛父看向薛小颖道,“闺女啊,刚才后院几个小鬼找你玩呢,快去吧。”
  
      薛小颖闻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满道,“切,不就是我在耽误你俩好事么,我这就出去。”
  
      说着薛小颖一个跳跃离开了屋里,薛父笑骂道,“这个臭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薛母嗔道,“还不是你贯的。”
  
      薛父呵呵一笑,“孩他娘,先不说那些了,现在阿呆算是成人了,只怕以后更忙,小颖怕是没人陪伴了,我们抓紧时间,再给小颖填个弟弟或者妹妹,这样小颖以后也不会孤单了。”
  
      薛母闻言羞得一脸通红,道,“现在是白天呢。”
  
      “白天怎么了,这是在我们自己家。”说着薛父开始脱鞋子脱身上的衣服还有裤子。
  
      薛母嗔怒道,“看你猴急的,门和窗户还没关的,先去把门跟窗户关上。”
  
      “对对对......”薛父趿拉着鞋子,一只手提着裤子,往外探头看了看,见没有人,这才匆匆忙忙地把门、窗都关上了。
  
      随后整个院落里陷入了一片沉寂,偶尔传来一声重重的喘息与女子的轻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