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马幽莲的贴身关怀

第二百一十二章 马幽莲的贴身关怀

    谁都未曾料到,薛鹏继金光咒、雷法之后竟然又用出了引雷咒。
  
      众人越发肯定,薛鹏与那大宗之间定然有着极深的关系。
  
      薛鹏的引雷咒与楚怀风的御剑术硬拼一记,一记定胜负。
  
      这一战,可是让在场的修者、考生、大宗弟子等一饱眼福,更是心潮澎湃,是以在斗法结束后的三天里,关于这一战仍在热烈的讨论着。
  
      “我跟你们说,你们当时是不在场,空剑门那楚怀风一手御剑术,引来了千余灵剑,围绕着他周身旋转,那威势,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一千余灵剑?哪来的那么多的灵剑给他引?”
  
      “我说你这人怎么抬杠,你到底听不听?”
  
      “听听听......你说,你说。”
  
      “然后那个薛鹏高高抬起,像这样,手往半空一举。”说着那人跳了一下,将手中长剑往天空一举。
  
      随后那人落了下来继续道,“随后我们就看到,天空一道拇指粗细的天雷击在了那剑尖上,我现在还清楚记得那咔嚓的爆裂声以及那奔雷剑的颤鸣,还有那薛鹏的鼓胀的青筋与几乎要瞪出来的眼眸。”
  
      “能够看到这般精彩的一战,真是不枉此行啊。”
  
      “别光说这些,最后的结果呢?到底谁赢了?”
  
      “这个吗,呵呵呵,我也不知道......。”
  
      ......
  
      青城养心居的竹林中,一竹椅正躺着一个人,这人的脸上、全身都用丝带包裹着,隔着老远便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
  
      此刻仅留一双眼睛在外面露着,时而看看左边,时而又看看右边,很是灵动,。
  
      在这人的身旁,马幽莲刚给他换完药,缠上了丝带,明媚的眼眸瞧着眼前人,随后伸手一摸乾坤袋,拿出一了一个白色的玉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润白的丹药,然后轻轻移开这人嘴角的丝带,将丹药塞入其口中,让他吞服下去。
  
      躺在竹椅上浑身缠着丝带的不是别人,正是薛鹏。
  
      薛鹏咬住了丹药,一口吞下,马幽莲端起一碗水给送到这人的嘴角,薛鹏张开嘴咕噜咕噜几口将水喝了下去,便觉体内一阵的温凉,这丝丝的温凉在经脉中游走着,薛鹏便感觉到体内一阵麻痒,体内的经脉开始加速恢复着。
  
      感受着体内的变化,薛鹏看向马幽莲含笑道,“马大姐,谢谢了,你们家的丹药可真是神奇。”
  
      马幽莲将水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丝绢擦了擦薛鹏的嘴角,随后道,“这次你实在是太莽撞了,引雷咒我也了解一二,其威力虽是极大,但施展它所要承受的危险也是极大的。”
  
      “而且我听说,这引雷咒若是没有居士巅峰的修为,体内的灵力没有完成属性转化,或者身体稍微脆弱一点,在引雷的时,先劈死的不会是对手,而是自己。
  
      “而你现在才什么修为,难道你就不怕自己先被天雷轰成渣滓么?”
  
      薛鹏闻言呵呵一笑,“我这皮糙肉厚的,能有什么事,现在我这不是没事吗,不是活得好好的么?”
  
      马幽莲闻言嗔怒道,“你还嘴硬,要不是奔雷剑给你抵挡了大部分的天雷,你这会还能油嘴滑舌?”
  
      薛鹏笑道,“我就是知道奔雷剑能挡住天雷,而且我修行金光咒多年,根基深厚,而今又修成了雷法,所以才敢动用引雷咒,引动九霄神雷。”
  
      “你.......算了,反正你总是有理,我也说不过你,不过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还不是很好,这药可不能断了,内服丹药一天一颗,外敷的膏药要一天换一遍,如此再过三天,你能下地走动了,而在这期间,你不能乱动,清楚了么?”
  
      “知道了,马大姐你真是啰嗦诶。”薛鹏笑着说,然马幽莲闻言却不吭声了。
  
      过了好一会,薛鹏问,“怎么了?”
  
      马幽莲轻出了一口气,随后缓缓道,“我要回家一趟。”
  
      “哦,那就回呗,你又不像我能够入王城,是该回去了。”薛鹏笑笑道。
  
      马幽莲闻言瞪了一眼薛鹏,嗔道,“什么时候你都不正经。”
  
      薛鹏闻言只是笑了笑,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随后马幽莲开口,却没有看向薛鹏,问道“那天,你为什么连命都不要了也要争第一?”
  
      薛鹏闻言沉吟了片刻,随后缓缓道,“我答应了师傅,要在王庭有一席之地,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连中四元,我是一个说到就要做到的人,所以一定要拼上一拼。”
  
      马幽莲闻言嘴角忽然泛起一丝笑意,缓缓道,“当初在山河图内,你似乎也答应了与梅映雪一战。”
  
      薛鹏闻言笑道,“梅映雪岂有我师傅重要,我自然是先要完成答应师傅的事,当然,最关键的是,我那时打不过梅映雪。”
  
      “现在你就打得过了?”
  
      “或许吧,你什么时候走啊?”
  
      “今天我就准备出发,有些事情我要跟我父亲说清楚了,我的一生,我要自己做主,我绝不会做别人的筹码或者牺牲品。”
  
      薛鹏闻言沉吟了片刻,心里有许多话想说,但到了嘴边只剩下了这么一句,“一路珍重。”
  
      这时胖二叔大步走了进来,催促道,“大侄女,不就是高告个别吗,磨磨唧唧的,这可不像是你啊,臭小子,别忘你答应我的事。”
  
      薛鹏点头道,“我不会忘记的。”
  
      马幽莲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站了起来,最后与薛鹏道,“后会有期。”
  
      薛鹏也缓缓道,“后会有期。”
  
      告辞过后,马幽莲背起那大卷轴,随后与胖二叔离开了养心居,朝着青山镇疾驰而去。
  
      马幽莲刚一走,在竹林里,一个脑袋探了出来,一双大眼睛叽里咕噜乱转一通,朝着左边看了看,又朝右边看了看,最后移向了薛鹏的背影。
  
      随后这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一脸兴奋地走到了走到了薛鹏的身后,一双小手蒙住了薛鹏的眼睛,然后用一种嘶哑的声音,缓缓道,“你猜,我是谁?”
  
      薛鹏闻言笑道,“婉儿,别闹了,无聊不无聊?”
  
      李婉儿闻言脸上的笑意顿时没了,嘴角下拉,一巴掌就拍在薛鹏的肩膀上怒道,“谁闹了?谁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