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薛老弟孙大哥

第二百一十八章 薛老弟孙大哥

    村里、镇里的民众们都是无比热情,为了往前挤,剧烈薛少爷近一点,那扯裤子,抓屁股的小动作层出不穷,刚才孙县令与青阳镇长也想往里面挤,可如何是这些村民的对手。
  
      人群中,孙县令的官帽都被挤丢了,屁股被抓了一下,裤子差点没被扯掉了,气得孙县令直吹胡子瞪眼睛,大喊肃静,然而根本没人听,不知谁在后面扯着他的腿,把他给拽了出去,弄得灰头土脸。
  
      而青阳镇长更惨,一脸的怒容,他心中暗骂不已,“流氓,这就是一群无耻的流氓,别让我逮到那个该死的家伙。”
  
      就在刚才,他刚挤进去,结果下面被人抓了一下,将他扯了出去。
  
      察觉下面还隐隐作痛,青阳镇长有些黝黑的脸堂泛起了一片羞怒。
  
      一时间鸡鸣不已,大鹅哀嚎,人声沸腾,哄乱持续了好一段时间,直到青阳镇长命令捕快、差役上前,这才将一众村民给拉开。
  
      而此时薛鹏还有薛小颖可谓是极其凄惨,衣服被扯得都碎了好几块,薛小颖头上身上不知沾了不知多少的鸡毛鹅毛,砰碎的鸡蛋清鸡蛋黄更是在薛鹏身上留下一股腥味。
  
      平白受了这无妄之灾,薛小颖顿时嗔怒道,“你们干什么啊?”
  
      此时众人看到两人的样子,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那个,薛少爷,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的。”
  
      薛鹏闻言呵呵笑道,“大家的好意,阿呆心领了,阿呆也是在农家长大,知道大家生活不易,这些东西的价值,阿呆比任何人都明白,所以阿呆就更不能收了。”
  
      一众村民闻言更是感动,连忙道,“薛少爷,您这么为我们着想,这东西,我们更要送给您不可了。”说着一众村民又要扑上来。
  
      薛鹏真是怕了,摸了一下脸上的蛋清,随后与薛丙文道,“三叔,你替我好好谢谢大家,我身上脏兮兮的,得回家好好清理一下,爹、娘,阿呆先回去了。”
  
      说着薛鹏连忙背起薛小颖,牵着马匹,加快脚步,灰溜溜地跑了回去,他可真是怕了这场景。
  
      见薛鹏跑了,那一众民众连忙要追,“薛少爷,您等等,等等啊。”
  
      此时薛丙文拦住了众人大声道,“想要送礼的到这来。”这一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薛鹏才得脱身。
  
      马背上,李婉儿看着薛鹏狼狈的样子,捏着鼻子嘲笑道,“小滑头,你的样子太丑了,好臭。”
  
      薛鹏闻言又抹了一把脸,随后将鸡蛋清甩在了李婉儿的脸上,笑道“什么好臭?”
  
      李婉儿被甩了一脸,顿时尖叫一声,“小滑头,臭小贼,你敢往我脸上甩。”
  
      李婉儿刚要扑上去,可见薛鹏浑身脏兮兮的,顿时放弃了这个打算,骑着马向着李府跑去,口中还愤愤道,“小滑头,你给我等着。”
  
      薛鹏呵呵一笑,背着小丫头回答了家里,然后施展了灵雨术,好好清洗了一番。
  
      知道薛鹏今天回来,薛家大摆宴席。
  
      宴席上,薛老爷、李德福、孙县令坐在了首座。
  
      薛父、薛母坐在了薛老爷子下手,薛鹏、薛小颖挨着薛母坐了下来。
  
      此时孙县令举起酒杯,与薛鹏笑道,“当日青山县惊仙阁内,我就觉得薛魁首将来必然是人中龙凤,是以我与赵学正商议过后,一致决定,送薛魁首进了第五层,果然,薛魁首的才能,一眼便被殿下看中了,如今更是连中三元,我果然是没有看错人呐!”
  
      薛鹏站起了拱手笑道,“阿呆能有今日,多亏县令大人当日举荐,阿呆谢过大人。”
  
      孙县令闻言呵呵笑道,“不过主要还是我薛魁首自己有才华,这里,我再次预祝薛魁首殿试再展才华,再取得一个好名次。”
  
      “多谢大人吉言。”
  
      “诶什么大人,叫生分了,这里又没有外人,若是薛老弟不介意,就叫我一声孙大哥。”
  
      “这,不太好吧。”薛鹏不禁道。
  
      一旁的薛母也连忙站起来道,“大人,这实在不妥,阿呆比您少太多了,这怎么能成呢?”
  
      “诶,有什么不好妥的,我与薛老弟都是修道之人,何必在乎那么多的繁文缛节。”
  
      一旁的薛父闻言也连忙点头道,“是啊,若是您跟阿呆平辈伦教,那我们该怎么称呼您啊,不行,实在是不行。”
  
      众人闻言也纷纷点头,孙县令闻言却哈哈大笑道,“这个好办,我们各论各的。”
  
      “这........”薛父还是一阵迟疑。
  
      孙县令则一拍桌子,道,“就这么定了,来来来,薛老弟,老哥哥我敬你一杯。”
  
      薛鹏闻言只得应了下来,连忙道,“孙老哥,这一杯我敬您。”
  
      两人呵呵一笑,同时饮了杯中酒。
  
      一旁薛丙文心中的震撼不已,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他这个侄儿竟然又高中了会试第一,不得了,真是不得了啊!
  
      而且看着眼前这架势,连孙县令这样的一方父母官都跟他这侄儿,不,是都跟薛少爷称兄道弟,薛少爷发达在即啊!
  
      看来大仙给自己算的鸿运当头,吉星高照,那就是应在他这侄儿的身上,这条大腿自己一定要死死地抱住。
  
      当下薛丙文一双眼睛贼溜溜地转了一圈,见孙县令的酒杯空了,笑呵呵上前伺候着,分别给薛鹏、孙县令满上,含笑道,“县令大人,今个儿高兴一定要多喝几杯。”
  
      孙县令大笑道,“一定,一定,今天不醉不归。”
  
      说着孙县令又敬了薛老爷子一杯含笑道,“薛老哥,您生了个好儿子,取了个好媳妇,生了个好孙子啊,我青山也跟着沾光啊,这一杯,我敬您。”
  
      薛老爷红光满面,他这辈子就是想都没想过,竟能与县令同席而坐,县令更是亲自敬酒给他。
  
      他心里也清楚地很,他能有今天,一切都是因为他有个好儿媳,有个好孙儿,薛老爷子笑呵呵道,“是啊,县令大人说得不错,老朽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生了这二儿,娶了这么个好媳妇,又生了这么个好孙子,只可惜,我孩她娘有眼无珠,诶,算了,这么个好日子提她多晦气,县令大人这一杯酒,我敬您。”说着老爷子干了杯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