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二十章 活埋

第二百二十章 活埋

    薛母一路加快了脚步,用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老宅。
  
      此时老宅大门紧闭,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你说,是不是你把娘给弄丢了了?”
  
      “呵,你娘丢了关我什么事,屎盆子别都往我头上扣。”
  
      听这声音,听声音应该是老大媳妇跟老大在吵架。
  
      一想起老大媳妇那副嘴脸,还有赵氏拉着的一张老脸,好像全天下都欠她的样子,她心里就一阵膈应。
  
      深吸了一口气,薛母敲响了门。
  
      砰砰砰!
  
      敲了好一会,里面才传来老大媳妇呼喝声,“谁啊,这大清早的真是不让人消停。”
  
      老大媳妇走了过来,打开门看到是薛母,心中一惊,“这老二家的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了吧?”
  
      当下老大媳妇一缩头,便要把门关上,薛母一手撑住门,薛母这么多年经过灵力的洗伐,气力大增。
  
      薛母一推,把门推开走了进去,老大媳妇见状有些惊慌嗔怒道,“老二家的,都分家,你还来干什么?”
  
      “干什么不关你的事,娘呢,你把娘弄哪去了?”薛母缓缓道,随后看向院里,不见赵氏的身影,却见薛老大铁青着脸,怒气冲冲走了过来。
  
      见是薛母,薛老大脸色一喜,随后看着薛母神色有些紧张与不安又有些急切的问,“弟妹,你怎么来了,正好,大哥想问你,你见到娘没?”
  
      薛母皱眉道,“大哥,娘不是一直跟你们住一起么?我怎么可能见得到?”
  
      薛老大闻言眼中紧张色更浓,连忙道,“我今个儿早上才回来,发现娘不在,我问你嫂子,你嫂子说昨天听说侄儿连中三元,娘去给你们家道喜去了,可我到邻居一问,昨个他们就都回来了,而且都说没见到娘。”
  
      “弟妹,你也没见到娘?”
  
      薛母闻言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当下道,“大哥,不瞒你说,这次阿呆回来特意给娘带了礼物,你看我手中的这个就是给娘的礼物,我今天来就是特意来送这礼物的。”
  
      薛老大闻言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随后狠狠看向自己的媳妇道,“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把娘弄哪去了?”
  
      “你敢吼我,那个老不死的去哪,我怎么知道?”老大媳妇色厉内荏地道。
  
      薛老大指着自己的媳妇,扯着嗓子怒道,“我知道,你现在在我娘身上刮不到灵石,就想法设法想把她弄走,你给我老实说,是不是你把娘扔哪了?”
  
      薛老大从没跟自己媳妇大声说过话,更不要说这般红着眼睛,扯着嗓子,好似疯牛一般大喊。
  
      薛母甚至她这大嫂的脾气秉性,那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当下脸色一沉,吓唬道,“大嫂,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真的出了事,若是发现跟你有关,到时候一场官司你是跑不掉,甚至可能会被斩首。”
  
      老大媳妇闻言,眼中慌乱色更加明显,当下道,“我,我怎么知道,人没了,怎么都管我要?腿长在她身上,她想去哪,我怎么管得住。”
  
      “她说她想去给你儿子道喜,我还给她拿了个鸡蛋,临走前我还叮嘱她,她腿脚不好,路上一定要小心,如果她倒在某个阴沟,或者别让人当成尸体埋了,再或者被野兽撞上了,那是她自个儿找的,跟我可没有半点关系。”
  
      薛母闻言心中一凛,她是没想到,这她这大嫂还真就干出了这等事。
  
      当下薛母也顾不得追究老大媳妇的责任,与薛老大道,“大哥,去往青阳镇的小路有两条,你走一条,我走一条,记着一定要细细查看河沟。”
  
      薛老大闻言连连点头道,“好,我们走这就走。”
  
      说着薛老大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媳妇,恨恨道,“我娘没事还则罢了,若是我娘真有个三长两短,你给我等着。”
  
      “好了大哥,我们快走吧。”
  
      说着薛母先一步离开了,沿着她来的路找去。
  
      天色越发阴沉下来,阴风四起,吹动小路上的野草低伏,薛母细细查找着。
  
      过不多时,风转急,一道亮白击中大地,片刻后咔嚓一声巨响,雷鸣响彻天地。
  
      哗哗哗,豆大的雨滴砸落地面,不多时,入眼所见,已是白茫茫一片,小路旁的河沟里便蓄起了水流。
  
      河沟里水流冲击着泥土,在河沟的某个位置,杂草泥土覆盖的地方,随着尘土杂草被一点点冲走,不多时,一只干枯蜡黄好似鸡爪子的手从枯草中扒了出来,紧接着第二只鸡爪子似的手掌也扒了出来。
  
      两只干枯的手掌用力抓着茅草,一道人影缓缓从沟底爬了出来。
  
      咳咳咳......这人张口吐了几大口水,随后想要努力爬出水沟,可她尝试了几次,都没有爬上去。
  
      这人放弃了,她缓缓翻过身,靠在水沟里,仰面朝天,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孔。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氏。
  
      雨滴砸在赵氏的脸庞上,冰冷的雨水顺着那干瘪沟壑纵横的脸颊上流淌下来,渗入到她的体内,一阵阵冰寒侵袭着她行将朽木的身体,体内最后的一点余热也在快速散去。
  
      大雨滂沱,四下里白茫茫一片,不见半个人影。
  
      赵氏没有呼喊,没有求救,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偏僻山间小路,不可能会有人的。
  
      她能感觉到身体在一点点变得冰冷僵硬,知觉一点点消失,用不了不多久,她便会死在这大雨中。
  
      赵氏心中一阵苦涩,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几个月前还热乎乎一口一个娘喊着她的老大媳妇,竟然,竟然狠心一把自己推下河沟,还往她的身上扬土。
  
      那一刻,她又怕又惧,她哀声求着老大媳妇,“老大媳妇,求求你不要活埋娘,娘以后可以少吃饭,娘一天只吃一顿,一顿只吃半个馍,娘还可以多干活,娘可以挑水,娘还能劈柴,求求你,不要活埋娘。”
  
      她一声又一声的哭着求着,可换来的却是一捧一捧的尘土与杂草,扬在她的脸上,她的身上。
  
      赵氏看着雨幕,泪水混着雨水不停的流下,她又想起了多年前还没分家前,老二一家都在的日子。
  
      老二多能干呐!每个月都能进山打猎,老二媳妇多孝顺啊,家里做饭的活她都揽了,还能卖饼做生意赚灵石,那段时间,生活多好啊,让多少人羡慕啊,可她呢,逼得老二家分了家,逼得老四也分家了最后老三也走了。
  
      想着想着赵氏忽然笑了起来,看着天空道,“老天爷,你这是在惩罚我吗,惩罚吧,我死有余辜,今天就让我死在这里吧。”
  
      赵氏不断地喊着,也不知过了许久,赵氏喊不动了,然雨幕中却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娘,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