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不是个人不配当你们的娘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不是个人不配当你们的娘

    这个声音甫一响起,河沟里赵氏的身体一颤,眼睛顿时瞪得老大,一颗心顿时提了上来,神色激动,“是老大家的后悔了,来接自己回去了么?”
  
      “是娘,是娘啊!”赵氏之前在老宅就没吃饱饭过,如今一天一夜没吃饭,加上雨水的中寒气的侵袭,又喊了一阵,体内已没有多少气力,声音几乎是微不闻。
  
      又喊了几声,赵氏便喊不动了,却不见有人回应,赵氏眼珠四下看了看,入眼仍是白茫茫一片,哪里见半个人影。
  
      “是了,老大媳妇恨不得自己早死,怎么可能还会来救自己。”
  
      这一刻,赵氏的心瞬间跌落到谷底,心里拔凉拔凉的,不禁自嘲一笑,她这么一个尖酸刻薄,不懂好赖,错把好人当坏人,却把坏人当亲人,瞎了眼,蒙了心,人见人厌的老太太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救她。
  
      这世上的人,只怕没有一个人会想她活着的吧。
  
      赵氏脑海不禁浮现当年自己嫁给老头子时候的场景,自己也是盛装打扮,美艳动人,而后又生了大儿、二儿,老三、老四,后来老大娶了媳妇,日子也越发清贫。
  
      但自从老二媳妇到了薛家,这日子便一点一点红火起来,老二家的能干呐,此时想来,当初的一切,都是老二家赚来的,可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愚蠢,那么不是人,帮着老大家的逼走了老二家的,如今自己落到这步田地,死有余辜啊!
  
      赵氏闭眼等死,她心中再无半点期待。
  
      然而就在此时,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娘,你在哪?”
  
      这次这个声音距离很近了,赵氏这次也听得真切,瞬间就辨别出来,的确是有人来救她。
  
      赵氏浑身再度一颤,当下再度发出微弱的声音,“在这儿!”
  
      雨幕中,人影止住了脚步,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细细听着大雨中那微不可查的声音。
  
      再度听到了赵氏的声音,人影快步上前,终于在河沟内发现了赵氏。
  
      此时在赵氏目光中,便见白茫茫的雨幕中浮现一道身影,这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这人正是薛母。
  
      薛母一下跳入了河沟,看着河沟里赵氏浑身都是泥水,面色苍白,此时已只有进气没有出气,随时都可能撒手而去,她的心,一瞬间就软下来了许多,心中怜悯心大起。
  
      赵氏见来人竟是老二媳妇,一颗心顿时慌了起来,虽然她想活着,但她却不想来救她的是老二媳妇,她不想老二媳妇看到自己如今这般凄惨的模样。
  
      赵氏勉强调过头,把头埋在泥里,口中发出微弱的声音道,“你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薛母看着赵氏这般凄惨还死要面子,心底怒火蹭的又窜起来了,她很想把赵氏丢下,若若真如此,她又如何去面对阿呆,如何去面对孩他爹?
  
      薛母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心境,将衣服脱下,走过去蹲下身子,将赵氏背在后背上,然后用衣服把赵氏兜住,绑在自己的背上,她跪在地上,两只手抓着野草,一点点爬出河沟,随后双手托着赵氏,向着远处的青阳镇小跑去。
  
      薛母背上,赵氏看着薛母小跑着,看着雨水自那张秀美而熟悉的脸颊乌黑的发丝落下,赵氏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出来。
  
      “你放开我,你认错人了,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用你救我。”
  
      薛母闻言只是道,“在我背上趴好了,一会就到镇里了。”
  
      赵氏趴在薛母背上,眼眶都哭红了,她本以为老二媳妇比老大家的更恨不得自己早死,她怎么都没想到,来救她的竟然是老二媳妇。
  
      一时间,赵氏心中是又羞又愧,她真是不知如何面对老二媳妇,如何去面对老二。
  
      当下赵氏哀求道,“老二家的,我求求你,你就放下我吧,就让我死了算吧,我没有脸面见你,没有脸面见老二,没有脸面见老头子,老二家的,我求求你了,你就把我放下,就当从没看过我!”说着赵氏挣扎了两下。
  
      薛母一边跑,一边喘着粗气道,“你要是死了,我如何与孩他爹交代,你是因为给阿呆祝贺才摔到在河沟的,这么扔下你,我又如何跟阿呆交代,不管怎么样,今天你都不能死,你好好在我背上趴着,不要乱动。”
  
      说着薛母加快了脚步,无论赵氏如何哀求,薛母都没有放下。
  
      这人心都是肉长的,薛母这般不离不弃,赵氏更觉羞愧,同时心底也升起了浓浓的暖意,当下再也忍不住,失声痛苦道,“淑英啊,我对不起你,我这辈子都对不起你,对不起老二,对不起阿呆,对不起小颖!”
  
      “淑英啊,娘错了,娘真的知道错了,娘当初是瞎了眼,被猪油蒙了心,竟然把老大媳妇当成好人,把你当仇人看。”
  
      “娘真不是个东西,老二进山打狗熊险些丧命赚来的灵石,娘竟然给了老三那个浑小子娶媳妇,还说出‘老二不是好好地躺在床上呢,想要灵石,改天再进山’这样浑话,娘不是个人,娘不配当你们的娘啊。”
  
      “娘悔不当初,娘真是瞎了眼,娘是贪心不足,被蒙了心啊,你辛辛苦苦摆摊卖饼,什么都不用家里的,还给娘三成的灵石,娘却还不知足,还想方设法逼你再拿灵石,后来阿呆考中了魁首,得了铺子,娘贪心又起,又向着法压榨你们一家,最后竟然直接抢了你们的铺子,淑英啊,娘真的对不起你们,娘对不起你们呐,呜呜呜........。”
  
      赵氏念叨着往事,痛批己过,而此时背着赵氏的薛母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这些年,赵氏对她们一家的欺凌与不公就好像一座山,一直压在她的心头,虽然分家了,但深深的芥蒂一直存在心头。
  
      如今亲耳听着赵氏当着自己面痛斥己过,这么发自肺腑地跟她道歉,一时间薛母只觉心中那座大山仿佛瞬间搬空了,念头畅达。
  
      薛母腾出一只手抹了一下眼睛,带着泣音道,“娘,别说了。”
  
      赵氏哭着道,“不我要说,淑英啊,娘不是个人,不配当你们的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