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四十章 心软的薛母

第二百四十章 心软的薛母

说到这儿,卫忠显一拍桌子,愤怒站了起来,“还不是妹妹你那侄儿,我那个该死的畜生惹的祸,害得娘犯了病。”
  
  一旁薛丙文一听,顿时便知道了这卫忠显的来意,当下薛丙文道,“家主,依我看,老夫人身体不适,咱们就请李郎中去给看看就是了,李郎中那可是妙手神医啊!”
  
  薛母闻言道,“有理,这样吧,大哥,这次回去,我就请李郎中去给娘看看。”
  
  卫忠显闻言看了一眼薛丙文,心中暗骂,“姓薛的,坏老子好事,老子算是跟你铆上了,咱俩没完。”
  
  想到这,卫忠显眼珠一转,扑通又跪在了地上,哭道,“小妹啊,娘这病,她是心病,郎中看不好啊!”
  
  薛丙文见这卫忠显又跪下了,嘴角不禁一抽抽,“这个卫忠显,他妈的也太不要脸了,动不动就下跪,古人言,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膝下的黄金早就磨没了吧!”
  
  薛丙文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今天终于看到了一个比自己还不要脸的人了,这动不动就下跪实在是无耻至极,但这也真管用。
  
  便见薛母连忙站了起来,搀扶卫忠显道,“大哥,起来说话,别动不动就跪着。”
  
  此时卫忠显已是泪流满面道,“不,小妹,你就让大哥跪着吧,大哥没脸见你啊,大哥不孝,不仅没能照顾好娘,还养了个畜生,天天气娘,现在都病倒了,哥真恨不能亲手掐死那个畜生。”
  
  这时薛丙文轻咳一声,“那个,二嫂他大哥,不是讲老夫人吗,别扯你儿子。”
  
  卫忠显瞥了一眼,不再理会,他清楚得很,只要哄好了他这小妹,一切都好说,当下搂着薛母的腿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啪啪扇自己的嘴巴道,“小妹啊,大哥没用,大哥没用啊,大哥真是没用啊。”
  
  卫忠显那对自己下手也是狠呐,巴掌扇得啪啪直响,脸都抽红了,薛母连忙拉住卫忠显道,“大哥,有什么话,你好好说,打自己干什么。”
  
  卫忠显大哭道,“都是大哥不好,大哥没管教好我家那个畜生,他竟然,竟然背着我去买官,这下好了,事情败露,他被关入了打牢,听说要处以重刑,娘一听,当场就昏了,然后就卧床不起,大哥请了县城最有名的大夫,大夫都说,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
  
  “然后哥就问,这是什么心病啊,大夫说,我家那畜生就是娘的心病,只要把那个该死的畜生捞出来,娘的病就能好!”
  
  “小妹啊,哥没用啊,哥问遍了所有人,有没有办法让那个畜生从轻处理,可所有人都说,那个该死的畜生是犯了王法,他们也没办法。”
  
  “那个畜生死不足惜,可哥怕啊,哥怕娘就此一病不起啊,小妹啊,大哥不孝,大哥不孝啊,呜呜呜。”
  
  “大哥为尽孝道,也想去求县令大人能网开一面,可大哥连县令大人的面都没见到。”
  
  “小妹啊,大哥没用啊,大哥只能来求你了,听说侄儿跟县令大人都称兄道弟,小妹您看,能不能让侄儿说句话。”
  
  “算哥哥求你了,算是为了我家畜生,但也更是为了娘啊,哥求你了。”
  
  卫忠显痛哭流涕,双手伏地,砰砰砰给薛母磕起了头。
  
  薛丙文看在心里,所有的事情皆已了然于兄,“这次这卫忠显就是为了他儿子来的,想要靠少爷的力量救出他的儿子。”
  
  “可是他也清楚得很,若是直接求少爷,依照少爷的脾气,断然不会答应的,所以就打感情这张牌,看准了他二嫂吃软不吃硬,心肠软的这个弱点啊,这是一击即中!”
  
  薛丙文叹了口气,他总不能说,“二嫂,你大哥这是骗你呢,他就是想骗你救他儿子。”
  
  但这话他却不能说,因为他这二嫂姓卫,而且那个卫忠显还把二嫂的娘给扯出来了。
  
  二嫂最是孝顺,肯定不会不管的,眼下他算是没有办法了。
  
  薛母心里也跟明镜似的,她明知自己的大哥说这些,就是为了他儿子,可她明白,老人家都钟爱孙子,若是孙子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只怕她娘真是受不了。
  
  大哥,你别这样,你起来。
  
  “我不,小妹,你不答应哥,哥就磕死在这里,哥不能眼睁睁看着娘就这么一辈子躺在床上。”卫忠显砰砰磕着头,额头一片殷虹。
  
  薛母只得道,“大哥,就算小妹肯答应你,可这件事还要是阿呆说了才算,你总得让我跟阿呆说吧。”
  
  卫忠显闻言脸色一喜,顿时笑呵呵道,“小妹,你答应就好,我那侄儿最听你的话了,只要你一开口,我那侄儿肯定答应,呵呵,这回娘有救了。”
  
  薛母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
  
  她那外甥竟然敢参与买官,她一不清楚这罪到底多大,不过她知道,若是阿呆去说说,应该能减轻一些。
  
  只是,这对阿呆以后的官路肯定是有影响,而且前几天自己好教训阿呆要报效王庭,今天她又让阿呆违背王法,这,哎!
  
  薛母心中一片乱麻,她第一次有些怕见自己的儿子,第一次不想自己的儿子回家。
  
  而就在此时,屋外响起了薛鹏跟小丫头的欢笑声。
  
  “哥,我又凝聚了一条灵脉,我厉害吧!”
  
  “呵呵,厉害,我妹妹不禁吃离开,修炼也是厉害,距离成为天下第一厨又近了一步呦。”
  
  在谈笑声中,身材修长,面容英俊的薛鹏含笑走了进去。
  
  刚一进屋,便见屋里人同时看向了自己,而且还有不少陌生人。
  
  薛鹏见状一笑与薛母道,“娘,今天好热闹,有客人啊,那我带妹妹去后院了,给你们做饭吃!”
  
  “阿呆,你等下!”这时薛母忽然叫住了阿呆,可支吾了两声,终究没能说出口。
  
  薛鹏见状觉得有些奇怪,平日里他娘教训他们兄妹,那嘴跟上了发条似的,都不带打崩的,今天怎么变得吞吞吐吐了,当下他笑道,“娘,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他刚问出口,却见一旁的高大的男人忽然走了过来,一边搂向薛鹏,一边哈哈大笑道,“你就是我的大外甥阿呆吧,果然是一表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