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别怪我不念亲情

第二百四十三章 别怪我不念亲情

    薛母却皱眉道,“大哥,你就不要再插手了。”
  
      卫忠显闻言只得尴尬笑了笑,不敢再强求,当下只得道,“好好,那哥哥就把县里最好的客栈妹妹租下来。”
  
      说着与那车夫道,“走,去县城最好的悦来客栈。”
  
      到了客栈,一行人要了几个菜,饱餐了一顿,商量了一下明天的事宜,由薛鹏与卫忠显去见县令,薛母与杨氏去见薛鹏的姥姥。
  
      商量好后,众人都各自歇息了,只是薛母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十几年过去了,她没有回过一次家,家里也只有母亲偶尔捎来口信,后来渐渐连母亲的口信也没了,今时今日她对于这个卫家来说无疑是一个陌生人,也不知娘还认不认得她。
  
      许是近乡情怯,一想到就要见到母亲,她心里反而有种畏惧,想到可能会遇见他的父亲,心中更是不知该以何种态度去面对。
  
      一时间,薛母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倏忽间,一夜的时间过去了。
  
      清晨,一家人洗漱完毕,吃过了早餐,杨氏带着薛母先去逛一逛,要买些东西。
  
      今日卫忠显换了一身青色的绸缎服饰,脸上笑呵呵的,看到薛鹏他那一张嘴就停不下来了呵呵笑道,“大外甥,你不知道,昨天我去县府下请帖,那差役刚开始不让我进去。”
  
      “大外甥我跟你说,平日里那差役吊得很,根本不将我们放在眼里,这下好,大舅我算是借着大外甥你的威名出了一口恶气,我就骂他说,你这条看门狗,我大外甥可是连中三元的薛鹏,找你们县令有要事,大外甥,你猜怎么着,那差役还真就像条狗似的,拿着请帖夹着尾巴就跑进去了。”
  
      “不一会那孙县令就屁颠屁颠的小跑着出来了。”
  
      “这孙县令平日根本连正眼看都不看我们一眼,这回我跟他说,我是你大舅,你别提他脸色有多精彩了,对我的态度也是大转变,满脸笑呵呵的。”
  
      “然我就跟他说,明天下午未时三刻惊仙阁会见,大外甥你猜听了我这话,那孙县令什么反应,你肯定猜不到,那孙县令笑得就跟个孙子似的。”
  
      “大外甥,现在你可真是这个。”说着,卫忠显竖起了大拇指,“牛啊!”
  
      薛鹏一听眉头高高皱起,心底一股怒气腾一下就窜了起来,他凝视着卫忠显,目光有些冰冷。
  
      被薛鹏这么一盯,卫忠显忽然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说话声戛然而止,看着薛鹏道,“大外甥,怎么了?”
  
      薛鹏盯了卫忠显好一会,方才缓缓道,“谁让你以我的名义去给孙大人下请帖的,约他去惊仙阁的?”
  
      卫忠显闻言一愣道,“大外甥,你这次来不就是来帮大舅说话的么,怎么,想反悔了?大外甥,你可是答应了你娘,我妹妹的,你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薛鹏闻言淡淡道,“我答应我娘的事,我自然会办到,但是你却不能打着我的名义,胡乱做事。”
  
      卫忠显闻言呵呵笑道,“原来大外甥指的是这个,大外甥你一定是怕那孙县令给你穿小鞋吧,这一点大舅可以告诉你,咱不用怕他,现在大外甥你可是王庭的红人,连你的母亲我的妹妹都封为夫人了,不要说他一个小小的青山县令,便是青丘郡守见了你,他也不敢托大啊!”
  
      “像孙县令这种小官吏,咱用不着给他好脸色。”
  
      薛鹏闻言眉头皱得更高,声音陡然冷了下来,凛冽的目光看着卫忠显,语气更重了几分,“大舅,现在我娘不在这里,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叫你这一声大舅,完完全全是看在我娘的面子上。”
  
      “你儿子胆敢参与买官,做出这等违背王法的事情,我千万个不愿意管,如果你再敢打着我的旗号胡作非为乱说话,别怪我不念亲情。”
  
      卫忠显闻言脸色变了变,心底满是怒气,“这个臭小子,不就是连中三元了吗,真看着富贵在即,翻脸就不认人呐,可你不认人又能怎滴,我拿住你娘,就拿住了你的七寸,你还是任我摆布!”
  
      他心里这么想着,口中笑着道,“大外甥,你放心,大舅知道错了,以后肯定注意。”
  
      薛鹏闻言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同时朝着外面走去。
  
      卫忠显见状不禁道,“大外甥,现在还早,我们不用这么早就去惊仙阁,而且方向也不对啊。”
  
      薛鹏话也没回,自顾向前走着,方向正是县府所在。
  
      此时在县府鱼池旁,孙县令换了一身便服,身旁跟着一名差官。
  
      那差官眉头皱起道,“大人,有句话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孙县令抓了一把鱼食,朝着鱼池扔了进去,顿时惹得一群游鱼争抢,捡起片片水花,缓缓道,“既然不知当不当讲,那就不要讲。”
  
      “可是!唉!大人,那薛鹏欺人太甚,他现在还没做官呢,来见您,竟然没亲自拜访,竟然让一个腌臜的商人拿着一个所谓的拜帖,颐指气使地让您去惊仙阁,这辱人太甚。”
  
      孙县令停止了撒鱼食,缓缓开口道,“依我观察,那薛鹏谦虚谨慎,不像能做出此等无礼之事的人!”
  
      那差官道,“大人,人心不可量啊,人在没发迹时有多卑微,他发迹之后就有多嚣张,大人,此时要不要上报?”
  
      孙县令瞧了那差官一眼,随后道,“不可鲁莽行事,再说,薛鹏少年英雄,就算是狂妄嚣张一些,也是少年张狂,你上报算怎么一回事?是本官嫉贤妒能,眼里容不了人才,此话以后不准再提。”
  
      “可是!”那差官还欲道,孙县令已道,“如果那薛鹏真是如此,就算我孙某人瞎了一回眼,你不必再说了,准备一下。”
  
      “诶,好吧!”那差官道。
  
      而就在此时,忽然有一名差官道,“大人,有一自称薛鹏的少年求见。”
  
      那差官闻言不禁道,“薛鹏?不是说去惊仙阁么?怎么这会忽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