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六十章 本王意任薛榜眼为兵部侍郎

第二百六十章 本王意任薛榜眼为兵部侍郎

田相国瞧着薛鹏,他是没想到,这薛鹏竟有本事破了他第九局。
  
  这第九局残局,可是他当年费尽心机布下的,当年不知难得多少棋艺大师几天几夜睡不着,可现在,短短的几天,便被这小子给破了。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心力,若是再加磨炼,或可堪大任,只是他的身份太敏感,也不知其心如何,尚需考验。
  
  此时一旁的女官同时道,“青城薛鹏,破九局。”
  
  女官喊完,香刚刚燃尽。
  
  剩余二十五人中,唯有姬野堪堪破了第七局。
  
  棋局撤去,大殿上白胖老者尖细的声音再度响起,“王太子姜玄,青城薛鹏,王城姬野上前。”
  
  姜玄、薛鹏、姬野同时上前一步,躬身行礼。
  
  看着下面三人,文王笑呵呵站了起来,撩起了眼前的珠帘,看着姜玄欣慰道,“不错,不错,不愧为本王的儿子,有本王当年的风范,本王宣布,今年的状元,便是化名李通的王太子。”
  
  “谢父王。”姜玄满面羞红,他这状元得来的,全都是水分,不过他没有办法,只能接下。
  
  此时他脑海回想着几日前田叔的话,“自古,在王权的面前,手足无亲情,想想你的姐姐,想想你的妹妹,再想想你娘,若是大王子当上王,他会饶了你们吗?不,不会的,以你大王子的心性,只会将你们斩杀得干干净净。”
  
  他默不吭声。
  
  “这些话,田叔前后与你说了三遍,田叔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你们母亲,田叔这么做,是为了天下黎民,大王子虽有才能,但太好战,他适合做开疆拓土的大将,但治理国家需要的却是使百姓安定,这一点,他永远都不会懂,他也做不到,一旦他成为王,势必穷兵黩武,大曌黎民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等到他目空一切之时,四处征战之时,就是我大曌千年的基业毁于一旦之日。”
  
  “小玄,你虽武功才略远不及大王子,但你有一点好处,平易近人,肯纳忠言,就如当年你父王一般,不过,与当年的王上相比,你还少了一丝果敢,你不能再懦弱下去了,我跟你父王已经老了,已经压不住大王子了,等到后日朝堂上,你便可看到如今王庭是个什么形势,到时候,你就明白。”
  
  “田叔跟你父王已为你选好了一条臂膀,便是那薛鹏,那薛鹏是个极其聪慧之人,来历干净,而且与那太上宗有关联,你需要这样的人。”
  
  “他辅助你,就好像田叔当年辅助你父王,不过,你们所面临的困境,要比田叔与你父王当年所面临的要大得多,不过那薛鹏的才华,也要比田叔当年强上许多。”
  
  姜玄脑海反复回想着他田叔的话,他不傻,他虽没说,但这几年,大王兄所作所为,他都清楚地看在眼里,他明白,大王兄是在夺权,他从没想过要当王上,可事到如今,不管是为了姐姐、妹妹、母亲,还是为了支持自己的人,他都必须站起来,站在大王兄的面前。
  
  只是大王兄文略武功都胜自己百倍,如今王庭大半的文武官员更是都支持大王兄,自己斗得过大王兄么,他觉得自己是没有半点机会,看就是如此,他心中更觉温暖。
  
  因为他清楚,以呆兄之狡猾,肯定明白自己处于极度的劣势,可即便这样,他还是选择破局,选择帮他。
  
  姜玄看向身旁的薛鹏,心中感动,“呆兄,这一生,你都是姜玄的呆兄。”
  
  薛鹏微微躬着身,他也不知道今天的选择是对是错,或许,这本就没有对与错吧,随心而动吧。
  
  在他看来,他与大王子或者说与仙贵的这一场棋局,他已先落了至关重要的一字,这是一个极大的优势,也是赢得这场棋局的关键所在,希望不会太快被发现。
  
  薛鹏正想着,文王已经又道,“薛鹏,为大考榜眼。”
  
  薛鹏闻言连忙道,“多谢王上。”
  
  “姬野,为大考探花。”
  
  “多谢王上!”
  
  文王道,“都平身吧!”
  
  “谢王上。”众人闻言同时恭声道。
  
  三人同时站了起来,文王看了三人一眼,最后轻咳一声,看向田相国道,“田相国。”
  
  田相国站出道,“微臣在。”
  
  “田相国,按理说,殿试前三甲,当分配官职,依相国之意,当予以什么官职?”
  
  田相国不慌不忙缓缓道,“按我大曌之礼法,王太子只有成年才能在朝听政,学习治理国家,现如今,王太子虽然尚未成年,但已高中状元,其才智心力已是上上之选,微臣以为,王太子不宜在军中任职,可以提前在朝听政,辅助王上治理国家。”
  
  王上闻言看向文武百官道,“诸位卿家,以为如何?”
  
  田相国虽老,眼看着也做不了几年想相国了,不过老相国既然发话,而且王太子还是名义上的太子,提前一年上朝,也改变不了什么。
  
  当下群臣皆道,“臣附议,让王太子在朝听政,辅助王上治理国家。”
  
  “臣等附议。”
  
  文王闻言点头道,“好,即今日起,太子位列朝堂,参与议政。”
  
  说完文王将目光停留在薛鹏身上道,“薛榜眼连中三元,只可惜,最后一局输给了太子一筹,薛榜眼与太子可堪称我王庭双璧,本王以为,对薛榜眼,也要大加任用,兵部尚书,你那里不是暂缺一侍郎吗,依本王看,就认命薛鹏为兵部侍郎,协助你管理兵部。”
  
  兵部尚书闻言连忙站出来道,“王上,不可,万万不可啊,兵部侍郎乃是臣的左右手,需得征战多年的老将才能胜任,薛榜眼虽是人才,但缺少军中磨炼资历,如何能当侍郎之职位?如果让一毛头小子当侍郎,军中诸将也不服啊,王上,万万不可啊!”
  
  “这也不可,那也不可,本王是不是还要问问大将军的意见?”
  
  大王子闻言连忙道,“儿臣不敢,不过,姬尚书说得却也不错,任命一少年为侍郎,确实不太合适。”
  
  “哦?那大将军以为薛榜眼任何职合适啊?”
  
  大王子恭敬道,“任命之事,乃是王上拿主意,儿臣怎敢僭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