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临行前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临行前

薛父也没在意老大媳妇的态度,含笑道,“我大哥呢?”
  
  “不知道!”老大媳妇没好气地说。
  
  一旁的薛涛缓缓道,“二叔,我爸下地了去收粮食了,一会我也要下地。”
  
  老大媳妇给了薛涛一巴掌,“你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
  
  薛涛揉了揉头,没理会自己的母亲,问薛父道,“二叔,您有什么事,跟我说吧,我回头转告我爹。”
  
  薛父看着薛涛,心中道,“这孩子长大了。”
  
  当下薛父道,“涛儿,你弟弟考中榜眼了,我是想请你爹还有你们去吃席。”
  
  一旁的老大媳妇闻言愣在了原地,榜眼,那个贱人的呆子竟然考中了榜眼,那个呆子凭什么考中榜眼,老天呐,你何其不公啊!
  
  想到这,老大媳妇顿时大怒道,“好啊,你个薛老二,你这是上我这显摆来了是不是?”
  
  “你给我滚,滚,不就是考中了榜眼么,将来我儿子也能,你现在就给我滚。”
  
  “大嫂,您别激动,我这就走。”说着薛父转身拉着牛车离开了,心中暗道,自己就不该来,自己找骂。
  
  薛父走了以后,薛涛不禁道,“娘,你这是干什么?”
  
  老大媳妇闻言瞪了一眼薛涛,一巴掌扇在了薛涛的脸上,“干什么,都是你这个没用的废物,连个羽士都考不中,还得你娘我脸上没有半点光亮。”
  
  薛涛捂着脸,眼眶泛红,他真想一走了之,可想到他一走,娘那要死要活的样子,又不忍心。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薛家一品鲜内,远近亲戚左右近邻都来道喜着。
  
  “卫夫人,恭喜了,薛少爷此次考中榜眼,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接您一家去王城享福了。”
  
  “是啊,日后薛少爷大爷当了大官,可不能忘了我们这些穷亲戚乡里啊。”
  
  薛母笑呵呵迎着,然就在此时,青阳镇开进了一支队伍。
  
  为首之人一身黑盔黑甲,面容清癯,一双眼眸闪着精光,骑着过丈的鹿蜀兽,其身后是十余骑,同样是黑盔黑甲,虽然看去都不大,但眼神都是格外的刚毅。
  
  为首的男子跳下鹿蜀兽,拦住了一行人。
  
  行人本能警惕了起来,看着男子,有些畏惧道,“你要干什么?”
  
  “请问,卫夫人家的怎么走?”
  
  行人指着人最多的店铺门口道,“那里,人最多的店铺就是卫夫人开的一品鲜。”
  
  “多谢。”男子牵着马走到了一品鲜。
  
  男子的等甲士的出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应该不是一般人,刚才那人站在我面前,我就觉得脚都发软。”
  
  “瞧你这点出息。”
  
  小武见这些黑盔黑甲的兵士停在了店门口,不禁上前问道,“几为客官,可是想要点些什么吃的。”
  
  男子道,“我们是来找人的。”
  
  小武警惕道,“这位军爷,您找谁?”
  
  男子道,“下官求见卫夫人,劳烦通报一声。”
  
  小武闻言连忙跑回屋,大喊道,“老板娘,不好了,不好了。”
  
  卫忠显又给了小武一蒲扇,“好好说。”
  
  小武连忙道,“外面来了一群穿着黑盔黑甲的兵士,看着凶神恶煞的,不像好人,说是来找老板娘。”
  
  众人闻言齐刷刷看向了薛母,薛母缓缓站了起来,道,“我去看看。”
  
  薛父走上前,拉住薛母的手,“我跟你一起去。”
  
  下丫头喊着,“我也去,我也要去。”
  
  “你在屋里待着。”薛母轻喝了一声,小丫头顿时不敢多言。
  
  一旁孙县令呵呵笑道,“本县也想看看,是什么人。”说着县令与薛父、薛母一同走了出去。
  
  便见,一品鲜门口,甲士林立,气势压人。
  
  薛母微微含笑道,“这位将军,您找民妇?”
  
  男子见状打量了一番薛母道,“您就是薛鹏薛校尉之母,卫淑英卫夫人?”
  
  薛母点了点头道,“薛鹏却是我儿,蒙王上恩赐,赐封民女为敕命夫人。”
  
  男子闻言当即躬身行礼道,“卑职左戍卫领副将魏婴,见过夫人。”
  
  其余兵士齐声道,“见过夫人。”
  
  薛母原本以为来者不善,没想到这些甲士竟然自己行礼,当下连忙道,“将军不必多礼。”
  
  魏婴直了身子道,“夫人,末将受左戍卫主将薛鹏薛校尉之命,前来护送卫夫人一家前往王城。”
  
  说着魏婴拿出灵石票据递给了薛母,“这是大人临行前给卑职的信物。”
  
  薛母接过票据,一入手,就是熟悉的油腻感,还有一股淡淡的汤水味,而且面额是五百两,薛母记得,这是阿呆第一次出远门时,自己给他的,没想到这个臭小子竟然一直没花。
  
  薛母嘴角带着笑意,此刻他已能确定,眼前这魏婴,确实是她的阿呆派来的。
  
  她的阿呆已经成了大将军,都能派兵士来接她去王城了。
  
  薛母心里又是骄傲又是高兴,一旁的小丫头不知道从何处窜了出来,跑到魏婴面前兴奋道,“我哥真的当大将军了?那我哥是不是可以天天骑马,是不是有好多人听他的?”
  
  小丫头薛小颖问了一连串不着边际的话,被薛母给拎了过来,随后与魏婴含笑道,“这小丫头无礼,将军勿怪。”
  
  魏婴微微含笑道,“小姐天真活泼,卑职岂敢怪罪,不知夫人何时起行?”
  
  “这”薛母一阵迟疑,一想到要离开生活八年多的地方,心里十分不舍。
  
  魏婴见状,微含笑意道,“夫人先考虑一番,末将就在此等候。”
  
  薛母道,“将军,先吃点东西吧。”
  
  魏婴道,“多谢夫人美意,我们都带干粮了。”
  
  说完,魏婴便站在了大门口,等着。
  
  薛母与薛父商量了一番,觉得这实在是太匆忙了,便与魏婴说,三天后再出发,魏婴则率兵住在了客栈。
  
  在一品鲜隔壁,卫忠显哈哈大笑道,“孩他娘,快收拾东西。”
  
  杨氏道,“终于要搬回县里了,这小地方住着可真不舒服。”
  
  卫忠显哈哈笑道,“什么县里,我们这次去王城。”
  
  “我们为什么也要去王城,我还要在县里做官呢!”薛鹏的表哥卫雨庭道。
  
  卫忠显在自己儿子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你个傻小子,县里的官算什么,现在你表弟可是大将军了,给你随随便便弄个官,还不必在县里强一百倍,快收拾东西,我们跟你姑姑一家一起进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