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九十章 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

第二百九十章 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

卫雨庭的话,薛鹏听在了耳中,眉头微微皱起。
  
  卫家不过是青山县小小一商人而已,他卫雨庭也算不上权势富贵家的公子,但那些公子哥儿身上的陋习,他却半分不少。
  
  到了军中,定要好好打磨打磨。
  
  姜玄走到薛鹏旁,呵呵笑道,“将好汉培养成将士这个容易,但是若想将纨绔培养成精锐,呆兄,这可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说着姜玄哈哈大笑了一声,“好了,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本殿也该走了,不用送了。”
  
  薛鹏还是送了一段,送走了姜玄,薛鹏也多说什么,给卫雨庭看了一下伤势,帮着修复了一下,随后让众人各自休息去了。
  
  第二天,薛鹏方才宣布,从今以后,家中大小事务皆由薛母打理,薛丙文如愿以偿,成为了薛家的管家,帮着薛母掌管着薛家大大小小的事物。
  
  书房中,薛鹏正在看有关如何晋升大修方面的玉简,这时敲门声响起,薛母走了进来。
  
  薛鹏起身道,“娘,您怎么来了?”
  
  薛母含笑道,“怎么,我来看看我儿子都不行啊。”
  
  “行,娘你坐,我给你冲杯茶。”
  
  “行了,你坐那看你玉简吧,娘给你冲。”
  
  说着薛母拿起了茶壶,加了点茶叶,倒入了开水,烫了一遍茶叶后,薛母将水倒出,又加了点热水。
  
  薛母一边泡茶一边与薛鹏道,“阿呆啊,娘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薛鹏阅读着玉简,缓缓道,“娘,家里事你做主就好,大舅那边,只要不是太无礼的要求,我都没有意见。”
  
  薛母闻言欣慰一笑,“跟你大舅没关,是你的事儿。”
  
  薛鹏含笑道,“我有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你是不是把婉儿给忘了?”
  
  薛鹏目光一闪,随后笑道,“那丫头啊,娘,您今天怎么想着提起她了?”
  
  “不许跟娘嬉皮笑脸,老实跟娘说,你对婉儿到底有没有意思。”
  
  薛鹏站了起来,让薛母坐在了椅子上,给薛母揉着肩道,“娘,舒服吗?”
  
  薛母闭着眼睛享受着儿子的孝顺,含笑道,“舒服,不过你别想扯开话题,阿呆啊,你也不小了,这男欢女爱的,也不用害羞,你跟娘说,你到底对人家有没有感觉,你也成年了,也到了定亲的时候了,如果你对那丫头有好感,娘就再跑一趟,回青阳镇,给你定亲。”
  
  薛鹏好一会没吭声。
  
  薛母则继续道,“阿呆,你不知道,这次我们来王城前,那丫头伤心得都哭了,娘看着都想要落泪,一边骑着马,一边追赶着车队,跟娘喊,让娘告诉你,她一定会来王城找你的,还让娘看着你,不能让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不能让外面的狐狸精给勾走了。”
  
  薛鹏闻言笑道,“这还真像他说的话,这么大胆火辣。”
  
  薛母闻言道,“婉儿虽然刁蛮些,但也是个好姑娘,而且屁股大,将来一定能给娘生个孙子。”
  
  “娘,你这话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哪里离谱了,婉儿可是个好姑娘,你喜欢人家,就快快把亲事定了,如果不喜欢人家,就要快刀斩乱麻,不要耽误了人家。”
  
  “你今天给娘个准信,到底喜不喜欢人家?”
  
  薛鹏手中一顿,片刻后方道,“我,从来只当婉儿是妹妹,就跟小颖一样,从没往男女情那边想过。”
  
  薛母闻言转头看向薛鹏,郑重道,“感情的事,从来都是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现在你不急着给娘回答,但这个问题你要好好想想,若是耽误了人家姑娘一生,娘可不饶你。”
  
  薛鹏闻言道,“娘,你放心,有机会我会跟那丫头说清楚的。”
  
  “嗯,对了,娘今天来还有一件事,你的情况,娘都知道了,现在你急缺军饷。”
  
  说着薛母拿出了五千下品灵石的票据递给了薛鹏道,“阿呆,娘这只有这么多了,你先用着。”
  
  “娘,这”
  
  薛鹏刚要推辞,薛母却道,“阿呆,对于娘跟你爹来说,你跟小颖才是爹娘一生最重要的,其他什么都不重要,本来这灵石给你攒着盖房子娶媳妇用的,不过我的阿呆现在出息了都当大将军了,还有这么大府邸,一千亩的良田,娘的眼皮也不能太浅了,这些灵石,该给你做大事用。”
  
  “而且娘跟你爹商量了一下,准备在王城和王畿城都开一品鲜,在王城这么多人,咱们的生意一定会红火的。”
  
  “你爹已经去王城里面找铺子了,你四叔也去王畿城里看铺子了,这件事我们已经定了。”
  
  薛鹏闻言心中感动,他本想是接母亲来王城享福的,却没想到,母亲又要为自己操劳,“娘,谢谢您。”
  
  “傻孩子,你是娘的阿呆,说什么谢。”
  
  这时,门再度敲响,亲卫薛甲的声音传来,“大人,粮草已装好车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薛鹏又给薛母掐了掐肩,薛母道,“好了,正事要紧。”
  
  说着薛母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铠甲,给薛鹏穿上。
  
  穿戴整齐后,薛母细细打量一番,但见自己的儿子英眉上扬,目光如炬,穿着一身的铠甲,平添了三分英雄气。
  
  薛母不禁道,“有点将军的样,快去吧,别让部下久等了。”
  
  “娘,我走了。”
  
  薛鹏转身离去,薛母送到门口,薛家一家人与卫忠显夫妇也都站在门口,目送着一队车马离去。
  
  “我的雨庭伤还没好,就这么去军中了,若是伤势加重了怎么办?若是吃不饱穿不暖该怎么办?”
  
  杨氏眼角流着泪,随后看向卫忠显恨恨道,“你个当爹的就这么狠心,让自己的儿子带伤进军。”
  
  卫忠显轻哼一声,“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说着卫忠显又笑呵呵与薛母道,“妹妹,外面天气寒凉,早点回去吧。”
  
  薛母也与众人道,“都回去吧。”
  
  众人皆回,在官道上,薛鹏骑着鹿蜀兽带着众人前往大营,卫雨庭跟在车后面小跑着,心中更是怒火万丈,他们都骑马,他还是个百夫长,竟然也要跟在马车屁股后面跑。